陸媒罕見披露黃萬里反三門峽工程「真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6年08月31日訊】日前,中國大陸有媒體發表了一篇歷史題材的報導,罕見披露了中國著名水利工程學專家黃萬里當年不懼政治壓力,堅決反對建造三門峽工程的內情,讚許他敢講真話的精神。此報導很快就引起許多網友的關注,有網友開始擔心此文有可能因觸碰到中共的敏感神經而遭「消音」處理。

陸媒澎湃新聞網8月29日發表題爲《黃萬里:我確實是學水利的,更要講真話》的文章,回顧了黃萬里當年頂着巨大的政治壓力,不屈不撓講真話,孤身反對三門峽工程上馬而遭政治迫害被打為「大右派」遭批鬥的往事。

據介紹,1955年時任中共國務院總理的周恩來在北京主持討論蘇聯專家關於黃河的規劃。會上一眾所謂的「專家」們對蘇聯人的規劃都「交口奉承」,唯獨黃萬里一人不同意該規劃,堅決反對三門峽工程上馬。

1956年5月,黃萬里在黃河流域規劃委員會上,又提交了一份《對於黃河三門峽水庫現行規劃方法的意見》,從水利工程專業的角度批評當局「有壩万事足,無泥一河清」的設計思想是違背科學精神的,指出執意建造三門峽工程將會造成的惡果。

文章並引述黃萬里當時說的話——「如果我不懂水利,我可以對一些錯誤的做法不作任何評論,別人對我無可指責。但我確實是學這一行的,而且搞了一輩子水利,我不說真話,就是犯罪。治理江河涉及的可都是人命關天、子孫万代的大事!」

然而,黃萬裏的反對未能改變當局的決策。 1957年6月,黃萬里在北京水利部召開的三門峽水利樞紐討論會上再次力陳不能建壩的理由,結果在7天后就被中共喉舌《人民日報》點名爲「大右派」進行批判。

最終,三門峽水利工程於1960年9月開始蓄水發電,但該工程運行不久,庫區上游就出現了大量泥沙淤積的現象,導致渭河平原「岌岌可危」。此後三門峽大壩不得不兩次改建,浪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

外界注意到, 大陸媒體去年7月21日曾推出有關三峽的系列報導,但因文章觸及到一些中共敏感的內容,在上線不久即遭刪除。

因此,這次有關黃萬裏反對上馬三門峽工程的這篇報導發表後,有網友對該文會否也遭遇被刪除的厄運而表示擔憂。

眾所周知,「三峽大壩之爭」在海內外輿論界早已沸沸揚揚了很長一段時間。該工程在方案討論之初反對之聲就很強烈,其中最突出的自然就是水利工程專家黃萬裏。

黃萬裏曾經多次公開指出,在長江上游修築大壩攔截水沙流,會阻礙江口蘇北的造陸運動;淤塞重慶以上河槽,阻斷航道,毁壞四川壩田,而且還會對周邊自然造成一系列破壞,從而勢必導致或加重諸多難以避免的自然災害。

黃萬里指出了三峽大壩上馬必然帶來的十二種災難性後果:1、長江下游幹堤崩岸;2、阻礙航運;3、移民問題;4、積淤問題;5、水質惡化;6、發電量不足;7、氣候異常;8、地震頻發;9、血吸蟲病蔓延;10、生態惡化;11、上游水患嚴重;12、當各種災難性惡果全面爆發後,這項工程終將被迫炸掉。

此外,從國防安全角度考慮,將來三峽大壩一旦遭到軍事攻擊,下游廣大區域將爲此遭受巨大傷害。因此他認為,長江三峽大壩「永不可修」。

黃萬里為此數次給中共高層領導人寫信,痛述三峽工程的危害。要求中央決策層給他半個小時的時間,陳述爲什麼三峽工程永不可建的原因。但時任中共總書記的江澤民好大喜功,一心上馬三峽工程,根本不予答覆。

資料顯示,黃萬里是中國近代著名教育家、革命家黃炎培的第三子,早年畢業於唐山交通大學(現西南交通大學),後獲得美國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工程博士學位。他一生主要反對過兩項水利工程,就是三門峽工程和三峽工程

2001年8月27日黃萬里病逝於北京。曾有媒體報導稱黃萬里晚年病重昏迷時,還常常喃喃呼出:「三峽!三峽,三峽千万不能上!」

(記者唐迪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