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慎坤:中国户口政策能否以人为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这几天,微信朋友圈有个段子在热传,说的是一个澳洲人在上海呆了多年,能讲一口流利的中国普通话,写了一本书介绍中国,澳大利亚广播电台585AM的一个节目主持人请他介绍中国,谈到中国有一个叫户口的东西时,这个中国通老外是这样解释中国户口的。

他说中国户口相当于中国一个县(county)或一个市(prefecture)裡发的护照,在这个县内,你拥有相应的权利与义务,如果你去了其他地区,你就部分地失去了这个权利,你不能享受当地的医疗保险、劳动保险,甚至不能同工同酬,一般报酬比本地人低,不能应聘当地的政府雇员,没有选举权与被选举权,他们的小孩不能与当地小孩一样去受同等的教育,当然,小孩也不能参加当地的高考去上大学,因为他们相当于是非法移民。

这个少见多怪的主持人惊呼:他们是中国公民,难道在自己的国家内,他们成了非法移民?这个中国通老外说:“是的,基本上是这样的。”节目播出后,惊呆了收听节目的所有听众,这个老外的看法,倒是准确而新鲜。

中国人给西方人解释“HUKOU(户口)”,很难讲清楚这个词,说上半天,听者会越听越糊涂。倒是这个老外,一个局外人一下子就讲清楚了。这个黑色段子虽然有几分苦涩的幽默,也真实的反映了中国户口政策的荒谬。

2016年1月22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时提到,除极少数超大城市外,要全面放开高校毕业生、技术工人、留学归国人员等落户限制。除此之外,会议强调要放宽农业转移人口的落户条件,让更多的务工人员享受本地的教育、就业、医疗、法律援助等多项基本公共服务。

去年11月21日,公安部部长郭声琨主持召开公安部党委会议暨部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七次(扩大)会议,会议强调要解决全国无户籍人口的户口登记问题。

根据第六次人口普查,中国约有1300万人口没有户口,成为俗称的“黑户”。根据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研究员万海远等人在2014年七、八月份的调研,这些黑户中60%以上是超生人员,其他还包括没有主动上户口、弃婴、未婚生育、相关证件丢失、户籍办理程式繁琐或基层部门不作为等多种原因导致的无户籍人员。

总量在1300万左右、占总人口1%的中国人没有户口,这已经成为中国人口管理的一个怪现状,不仅成为影响社会公平、和谐的重大问题,更是一个国家的耻辱。因为没有户口,他们大多数人没有社会保障,失去正常的工作、生活和受教育机会,随着“实名制”逐渐普及,他们的生活受影响更大,出行也变得相当困难。

1958年开始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第二条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都应当依照本条例的规定履行户口登记;第七条规定:婴儿出生后一个月以内,由户主、亲属、抚养人或者邻居向婴儿常住地户口登记机关申报出生登记。根据这一条例,对出生的中国公民予以户口登记,没有任何附加条件。

但是,对于各地计生部门来说,急需一个抓手来推进计划生育工作。虽然条例明令不允许给公民登记户口设置任何附加条件,但在具体工作中,又开了一个自相矛盾的口子:公安部门作为各级人口和计划生育兼职委员单位,在新生儿落户时又要履行相关职责,即要求出示其父母《计划生育服务证》,并将有关情况通报给当地计划生育行政管理部门。

正是这个没有人性的做法,使得“超生罚款”与“新生儿入户”捆绑成为地方通行的“土政策”,超生而未缴纳罚款,就不能办理户口。户口登记于是成为计生工作的一个筹码。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全国至少有20个省(市、自治区)有明确的规定或案例,上户口必须出示计划生育相关证明,其中北京、上海、辽宁、四川、河南、湖北等6个省市在省级户籍制度上明文规定,将计生与户籍挂钩。

在全世界范围内,中国是仅剩的几个实行严格的户籍管理制度的国家,这种从苏维埃政权移植过来的畸形户口政策,并没有随着苏联政权的土崩瓦解而终止,倒是越来越形成了所谓的产业化利益化,诸如各地推出的买房送户口,以及所谓的蓝印户口、积分户口、暂住证、居住证等等,无一不是在制造各种不公平的户口歧视政策。

户口管理制度也是中国特有的产物,随着市场经济的到来,这种户口管理制度早就应该改革或取消,一国的公民不能自由的在一个国家迁徒、流动或居住,对于一国的公民来说,是一种羞辱!哪有什么自豪感归属感?

经济学家胡祖六博士也曾严厉抨击这种户口管理制度:“我们的户口制度的延续,尽管人身可以进行衡量流动,你还是二等公民,不能真正享有子女就学,没有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的覆盖,像北京没有户口不能买房子,只能住棚户、住贫民窟。这种制度既不效率也不公平,所以我认为户口制,我只能想像人类只有奴隶制可以相比。”

──轉自《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责任编辑: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