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成報》劍指梁振英中聯辦 背後勢力死壓曾慶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習近平將在20國峰會上展現國家領導人的風範,對等著去年見馬英九和出訪美國。我相信在20國峰會結束後,他將有很大的動作。他要的是一個名份,今天他依然在塑造這個名份,期間需要經歷很多的打殺,在曾慶紅控制的香港尤其突出。

2014年劉雲山的610香港白皮書,造成香港6月20日到22日變相公投,將近80萬人要求香港2017年雙普選。那是代表著香港的民意;2014年8月30日張德江拿出人大的說法挑起雨傘運動,激怒香港人,習近平根本就控制不了,遭遇了他成為國家最高領導人後最大的一難;9月14日香港200多年歷史古廟的左青龍旗杆,完全在大風中折斷了,而習近平是屬小龍的;到了9月28日梁振英武力鎮壓雨傘運動,釋放了近百顆的催淚彈,最後的三顆扔在了金鐘廣場,當時廣場上有將近10萬人,百分之九十的人在29歲以下。而現場有大批的軍警,他們頭戴面具,沒有人知道他們是誰。打出「如果不離開就開槍」的標語。

令人吃驚的是這麼多的年輕人對警察的暴行如此克制。這就是天意。如果當時有任何年輕人以武力方式襲擊警察的話,就不是今天的場面了。後來消息透露出,張德江、梁振英以及中聯辦的主任要求習近平下令在香港開槍,習近平沒有答應。

這個事件的操手做法就是和土耳其未遂政變的類似做法,凡是強權、獨裁和滅絕民意的都會這一手,你可以叫其「苦肉計」。

共產黨的體系運作的很完善,曾慶紅在香港的整體力量足以讓習近平在2014年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但是就在今年的8月30日香港的《成報》卻頭版頭條的整版登出了文章劍指中聯辦,否定梁振英。

BBC報導《〈成報〉批梁振英文章引發香港親北京報章「掐架」》中說:「香港《成報》刊文批評行政長官梁振英助長『港獨』,與中國中央政府駐香港聯絡辦公室『坐大謀權』一事,演變成香港親北京媒體『掐架』。」

《成報》是中國權力機關在香港的媒體之一。這件事情發生在香港9月4日立法會選舉之前,表明在香港本島出現了中共最上層權力之間發生衝突公開直接對立。所以不僅僅是掐架了。

「《成報》的這篇評論文章星期二(8月30日)見報後,《文匯報》在其網站刊文批評《成報》『不顧傳媒操守』,香港中通社與《大公報》則稱,廣東深圳警方正通緝《成報》主席谷卓恆。」

《成報》選擇這個日期,對等著2014年張德江的人大釋法,該報敢直接批評梁振英,否定中聯辦,背後的勢力是否定曾慶紅,吃死曾慶紅才敢在香港下手。作為親共媒體,《成報》的表現凸顯出中共的搏殺,中共在香港並非是一體的。

這種公開化的對立是習近平、王岐山和曾慶紅與梁振英及劉雲山在香港勢力的直接對壘。在立法會選舉之前直接打擊親中共的建制派人士。等於直接向香港居民挑明了說:中共上層是分裂的。今天中聯辦成為了靶子。這有著劃時代的概念,9月份就開始出事情。

「《成報》星期四(9月1日)刊登全版廣告聲明,聲稱『梁振英、中聯辦利益團伙曝光』,要求停止打壓言論自由;谷卓恆署名聲明稱其一直遭到政治打擊報復。」

谷卓恆是大陸生意人,這就是公開幹了。在中共最上層這種搏殺的背景之下,谷卓恆是生意人進入到政治層面,一定有強悍的勢力和背景,當出現直接抗衡曾慶紅的勢力,我認為只能是習近平。

「深圳市公安局、香港行政長官辦公室與香港中聯辦暫未對任何一方表態作出回應。」

他們誰都不敢表態,上面的來頭太大,

「《成報》創辦於1939年,1960年代前為香港最暢銷報紙。2000年後股權在數位親北京背景商人之間易手。香港《大公報》與香港《文匯報》均為直屬中共香港工作委員會報刊,今年年初合并成『香港大公文匯傳媒集團』,親民主派的《蘋果日報》指出,新報業集團直接向中聯辦負責。」

所以《文匯報》和《大公報》都是向中聯辦負責,是中聯辦的喉舌,《成報》是大陸生意人辦的,公認是親共的,一個大陸生意人竟敢把矛頭指向中聯辦,這就是有來頭。

「香港時事評論員程翔接受BBC中文網電話採訪時說:我感到意外的地方是,《文匯報》、《大公報》代表的是中聯辦,它們的反擊力度很大,但它們並沒有回應《成報》的指控,而是挖《成報》的疤。那是不正常的。大家並不是在討論問題,而是在『斗背景』。」

《成報》是有備而來,在香港承擔著某種「改天換地」的責任,這是《成報》背後真正的政治勢力給予他的一份許諾,《成報》敢這麼做,就是生意人老闆挑戰曾慶紅。

程翔說:「《文》、《大》的反擊有多少根據我不清楚,但肯定的是,要是《成報》沒有更高層的認可,我相信他們不夠膽『炮轟』中聯辦。因此也改變不了『中央有許多人不滿中聯辦』的這個判斷。」

我認為不是中央有許多人不滿中聯辦,而是一級壓一級,級級壓死人,誰敢挑戰曾慶紅?今天在中共體制當中有誰有能力驅使一家報紙去挑戰曾慶紅的勢力?換一個角度來講,曾慶紅已經「死」了,才會有今天的場面。今天的梁振英從某種程度上已經無法尋求自保,只能一條路走到黑了。

程翔還認為:

「習近平上台四年以來,港澳政策最大的敗筆就是出現了『港獨』思潮,那總得有人背黑鍋,而又總不可能讓頭頭來背,因此就先由多維來發炮。那是多維獲得相當高層(官員)的首肯才能這樣做。這是中國的政治常識。《成報》也一樣得獲得高層授權。但是中聯辦大概覺得,《成報》有問題在身還攻擊中聯辦,中聯辦就給惹怒了,也就把《成報》的『臭史』都翻出來。」

「港獨」思潮,正是曾慶紅和梁振英以及中聯辦和劉雲山用「以夷制夷」的方法,用愛國主義的概念,吃死習近平,從2014年張德江人大釋法延續到今天。「把《成報》的『臭史』都翻出來」是中聯辦具體官員的反撲,但這種反撲卻惹不起《成報》提出的問題,因為作為中聯辦的具體官員,他們當然會忌諱習近平的看法。他們也知道自己只是使喚丫頭,如果習近平的勢力委託《成報》進行這樣的打擊,打的就是曾慶紅,作為中聯辦具體的官員,他們也犯不上給曾慶紅背黑鍋。但中聯辦主任、梁振英死定了。

「中聯辦為何那麼恨《成報》?大陸投資者要來香港收購媒體,沒有中聯辦首肯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說,中聯辦當初讓姓谷的買《成報》,現在《成報》竟然『背叛恩人』,打擊力度就特別大了。」

其實這種討論的級別還是低了,8月底六個省部級一把手被換掉,特別是張春賢,在這個過程中,現職上將王建平被砍掉,緊接著出現了《成報》敢於打擊梁振英和中聯辦,其實就是打擊港澳辦,這是三條線同時開仗,真是入秋了,該收穫了。這是習近平、王岐山在兌現2016年中紀委六中全會的目標。挖出黨內的野心家和陰謀家。

與此同時,《成報》的做法會分裂香港今天的建制派,而建制派受控於中聯辦,受控於港澳辦和梁振英。但是梁振英和建制派之間有著非常多的摩擦,建制派的很多人不買梁振英的賬,但是又無可奈何,在《成報》的這種打擊下,勢必把梁振英扔掉,有種拋屍的概念。而拋屍梁振英、否定中聯辦就是再次肯定曾慶紅死定了。

我認為共產黨也是必死無疑,無論什麼原因,習近平的所有操手做法正在實際走向這一步。

2015年8月底習近平在為大閱兵做準備,當時大家對大閱兵有很多的評論,特別是習近平對大閱兵日子的選擇,不是十一而是9月3日,這個日子是當年中華民國確定的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那個時候,共產黨所謂的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還在不知道在哪裡呢。大閱兵後,習近平以國家主席的身份出訪美國,回來的時候竟然會見了馬英九,這些都是以國家憲政平台。實際是和黨的系統脫離。

接下來召開了五中全會,是延續了一年的對軍隊整體「革命式」的整肅,從系統上否定了中共從1949年建政以來的整個軍隊編制,中共傳統的軍隊的脈絡被他切斷了。

這種整肅造成了原來軍隊體系中的高級軍官被連「根」拔起,失去了原來的基地,原來的人馬。無論一個將軍在一個部門里呆了多長時間,如李繼耐在很多重要部門都呆過,但機構一改變,他們的過去就像逝去的王朝一樣,已經沒有了。改天換地了,這是習近平對軍隊整體的整肅帶來的結果。

而當黨存在的時候,軍隊是絕對的、不可動搖的支柱。有軍隊就有權力,沒有軍隊就沒有權力。習近平從他去年的大閱兵走到現在,同樣遵循這一點,只要共產黨存在,這一點就不會改變。但他能否吃下軍隊呢?還很難說,如果他吃得下軍隊就不用到現在還在殺像王建平這樣的上將。砍殺這樣的上將,說明沒有吃下軍隊。但軍隊的高級將領同樣對他無可奈何,

這個過程中,習近平始終強調堅持黨的領導和堅持核心的概念。但如果真的是這樣,他為什麼在三中全會成立國家機構?國家安全委員會和全國深化改革小組,但卻不能把這樣的機構下放的省部一級以及地方?不像黨的組織那樣滲透到田頭和車間?他現在還做不到。而且他的最大敵人在黨中央,而不是地方。地方就是聽取命令的。他的機構進不了地方,而這些地方勢力就是江澤民掌控的黨的體系中的一部分。習近平成立了十幾個小組,自己擔任組長,但這些小組在省部級層面根本就沒有,是空中樓閣。他成立小組打擊的是與這些小組同級別的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

有人提到政變的說法,從習近平上台那天起,這個說法就存在,根本就不是什麼特別的話題,他上台成立的國家機構就是跟黨作對的。很多人都想廢了他,這樣一直走到了今天。

我在節目中講過了,軍隊中被他斬殺的上將加起來有七個,如果在2013年,這些人能把習近平殺好幾回。用各種理由都可以殺掉他,為什麼就沒做成?當時他在軍隊中一點根基都沒有,為什麼這些將軍就吃不死他?很多人說憑藉實力做事,而我說是天意,順天意而為之的人怎麼做都可以,而逆天意而為之的人怎麼都做不成。天意是什麼?就是江澤民、曾慶紅、共產黨必將繩之於法。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嚴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