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人事卡位鋒芒已露 评:談十九大為時過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6年09月05日訊】進入2016年以來,中共軍方及多個省份密集進行高層人事大換血。9月4日,港媒分析,這次人事調整是圍繞中共十九大,搭就嶄新人事佈局和構建新的政治路線,其中暴露五大特色,三大難點。不過也有評論認為,中共內部矛盾重重,能不能解決還是問題,現在討論十九大為時過早。

8月底,中共內部新一波人事調整引起各方關注。湖南、雲南、西藏、安徽、內蒙古、新疆6省區的省委書記出現變動,其中,湖南省委書記徐守盛、安徽省委書記王學軍、內蒙古區委書記王君、新疆區委書記張春賢卸任。

令輿論關注的是:這4人尚未到65歲的年齡界限,屬於提前交權。

張春賢調北京出任中央黨建領導小組副組長閑職,另3人仍任原來本省的人大主任外,沒有另外的任用。

6月29日至30日,有江蘇、浙江、江西、新疆、青海、山西、湖北7個省區一二把手調動。其中,江西省委書記強衛、山西省委書記王儒林、江蘇省委書記羅志軍同樣沒有到65歲的年齡界限,而「中途下馬」。

這次人事大調整中,習近平的多名舊部得到重用。

港媒《明報》報導,現年57歲的李強一直在浙江工作,是習近平的浙江舊部。李強取代羅志軍後,被視為習近平人馬在「江蘇幫」地盤再下一棋。

53歲的徐麟,在習近平2007年5月任上海市委書記時,升任中共市委常委。當時習近平介紹徐麟,說「他是領導班子裡面最年輕的一位,他也曾經在西藏工作」。

這兩輪的省委書記調動中,「中途下馬」的張春賢、徐守盛、強衛、王儒林、羅志軍5人都被稱作江派官員。

3月,河南、陝西兩省的省委書記也曾經調換。被接替的郭庚茂66歲、趙正永65歲,屬年齡到了規定的年限。他們卸任後同樣調北京出任閑職。

也就是說,在今年的前8個月內換了12名省委書記。同時,中央和國家機關有教育部、中央網信辦、國務院研究室等部門亦撤換領導高層。

軍隊武警人事有隱憂?

9月4日,明報刊文稱,這幾波省部級人事調整雖然令人眼花撩亂,但從中主要理清3條線:其一,省部級人事調整,是中共十九大前關鍵人事戰役。因為省部級的黨政首腦,包括省委書記和省長、中央部委主官,都屬政治任命,擔負著上貫下連的核心任務。

報導稱,中共5年一屆的全國代表,關鍵是選出中央委員會,再由中央委員會產生最高領導層政治局和書記處,並提出下屆的國家領導人和國務院部委負責人。

其二,省部級人事調整,展現出與過往不同的5大特色:

1是,「會前會後,分批調整」;三波調整分別安排在兩會之後、「七一」前後,及北戴河會議之後,並且由習近平決定,提名、開會、定案,節奏清晰。

2是,「有升有降,標準全新」。習近平上台後,提出人事調整的許多新規,如:「不唯票、不唯分、不唯年齡、不唯GDP」,這一人事要求在三波人事調整有所體現。

3是,「殺雞儆猴,震懾各方」。人事調整強調的是政治規矩,而除了大批江派腐敗高官被清剿外,還特別選中遼寧前省委書記王珉作政治鬧事的典型,加以警誡。

3月4日,中紀委公布:王珉正接受調查。當日,中紀委副書記趙洪祝在福建人大代表團透露王珉的問題,稱其「很成問題,沒停過,到處去鬧事」。

趙洪祝還警告:「王珉事件值得引以為戒,不要越走越遠,自毀一生又給家庭造成危害」。

4是,「關鍵崗位,提前佈子」。省部級官員就是未來的中央委員,人事調整是為了提前佈子。

5是,「先撫後商,消除震盪」。中共的人事安排,雖再無元老定奪之事,但政治元老仍需安撫,如李鵬之子、山西省長李小鵬調任交通運輸部長,是安撫元老的典型個案。

報導分析認為,這3波省部級調整,只是中共十九人事大戰役的3個重要環節。預計年內至少還會有兩次。

但這樣的人事調整仍未能讓習近平放心,因十九大人事戰役還是隱伏的三大難點。

第一是地方「硬骨頭」還沒啃,預定進入政治局的地方諸侯,新疆先行,但北京、上海、天津、重慶及經濟大省廣東未動。這關關未來政治局乃至最高層。為最大人事難點。

第二是最高領導層的調整,一方面要靠地方、中央機關和軍隊調整眾星捧月,另一方面也要靠高層的最終攤牌和協商,但最後還是需要靠體制變動來解決問題。

第三是軍隊,武警將領在中央委員會所佔比例約為五分之一,無論是中共黨代會,還是全國人大,軍隊武警代表團都是最大的代表團。

報導認為,目前軍改有利完成人事調整,但郭伯雄、徐才厚等人控制軍隊多年,加上軍中將領尚未清洗者,軍隊武警的人事佈局,恐怕最難令最高層放心。

不過,中共十八大習近平執掌軍權後,不斷通過對軍隊整編、更換軍隊高層,以及通過反腐整肅清洗了大批腐敗高官,提拔與自己有直接或間接淵源的將領出任要職等方式加強軍權控制。

評:討論十九大為時過早

中國問題專家李天笑分析認為,今年以來,習近平如此大動作的換人,也是符合之前他提出的「能上能下」的說法。他認為,習近平當局加快清理江派官員,是為了抓捕江澤民作準備。

而那些在「十八大」後還公開對抗的江派官員必定會被拿下,張春賢就是一個典型,目前調閑職是一個過渡。

按照慣例,中共明年秋天將舉行十九大。不過有評論認為,中共內部矛盾重重,能不能解決還是問題,現在討論十九大為時過早。

中國問題獨立評論員李善鑒也認為,目前談中共體制變革和十九大換屆等問題,沒有任何意義。

中國問題獨立評論員李善鑒:「因為按照現在的這種慣性的,無論中共它怎麼做,其實它都不能算做改革,它也根本沒有任何出路,其實它現在面臨的應該說整個中共對中國集權的這種制度,它已經沒有存在的理由了,它的倒台是一個時間的問題。」

李善鑒表示,目前中共領導人首先應該考慮的是如何順應潮流,拋棄中共,而不是在中共體制框架裡搞權力分配、變革之類的。

(記者李韻綜合報導/責任編輯:趙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