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香港選舉:民主陣營勝出 梁振英勢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6年09月06日訊】【熱點互動】(1509)香港選舉:民主陣營勝出 梁振英勢危?

備受矚目的香港立法會選舉,結果揭曉,非建制派贏得三分之一的席位,保住了否決權,而親中共的建制派無法主導議會,那麼,這其中新生派、本土派的崛起,尤為引人注目,包括雨傘運動領袖羅冠聰在內的6位新人被選為立法會議員,而此次投票更是創下了香港97回歸後的港人投票新高。那麼為什麼新生力量崛起?這次香港選舉結果對於香港的未來意味著什麼?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備受矚目的香港立法會選舉結果揭曉,非建制派贏得超過1/3的席位,保住了否決權;親中共的建制派無法主導議會。新生力量本土派的崛起尤為引人矚目,包括「雨傘運動」學生領袖羅冠聰在內的6位新人被選為立法會議員。此次投票更是創下1997年香港回歸後,港人投票率的新高。

為什麼新生力量強勢崛起?這一次的選舉結果,對於香港的未來意味著什麼?今晚,請兩位資深時政人士就此熱點事件點評。在現場的是政論家陳破空先生,破空您好。另一位通過Skype連線的是前香港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鄭宇碩先生,鄭宇碩教授您好。

陳破空/鄭宇碩:您好。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參與我們今天的節目。節目開始,請先看一段新聞短片。

香港民眾星期天的晚上徹夜排隊,為的就是投下手中神聖一票,香港立法會選舉投票率創下史上新高,超過200萬人投票。

受訪民眾:「我在這裡把票投給香港的未來。我們現在正處於一個緊張的局面,
所以我要投票給我支持的人。」

不過這次選舉中,還是有學生投訴自己「被投票」,名字顯示已經被劃掉,讓他無法投票;目前已經報警、要求港府給答案。

統計這次70席立法會議員選舉結果,親中的建制派獲得16席,而非建制派則獲得19席,相當於在70席中非建制派已經保住1/3否決權。

香港新的政治勢力進入立法會,香港本土派兩個聯盟,最後也拿下6席直選席位,其中有部分是第一次參選,包括「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23歲的他成為歷屆最年輕議員。羅冠聰這一次還獲得演藝圈名人葉德嫻、何韻詩等人的公開力挺,他說,「雨傘運動」啟發更多港人參與政治。

這一次香港選舉現象也引起外媒關注,特別是之前,5名候選人因為支持香港獨立被取消競選資格,外媒評論,事實證明,港府的鉗制舉措,可能對港人來說,是適得其反。

主持人:觀眾朋友,我們今天討論的議題是,香港立法會的選舉結果。歡迎您在節目中間給我們來電話。我想先請問鄭宇碩教授,我們看到香港的選舉結果似乎跟很多人的預期有所不同,當然,這一次的香港選舉也是非常激烈,請您談一談您現在的感受如何?什麼原因使得非建制派能夠取得這樣好的結果?

鄭宇碩:這是香港人感受到危機,他們覺得,現在不單是爭取民主的問題,我們基本的生活方式、我們基本的核心價值也受到威脅,像「銅鑼灣書店事件」、北京不斷明顯干預、中聯辦明顯擔任領導、指導角色,大家都感到不滿意,都願意透過投票行動表達本身的訴求。

過去,立法會的投票率大概是45%到55%左右,我們估計,這一趟應該是比較高一點點,但是也沒有太大的突破。我原先的估計是56%、57%,現在還比較好一點點,58%。事實上去年年底的區議會選舉、今年年頭的新界東立法會補選,我們也見到了比較高的投票率,所以有這樣的估計。

主要是因為高參與率,把我們基本的席位保住了。在新界很多的選區,我們都是以很少的多數把最後的一席拿下來,主要就是因為比較多的人投票。

另外一個重要原因,這一趟我們的確是候選人太多,參與的組織太多。香港的選舉是多選區、單一投票,這樣的制度底下,你不能把候選人的人數壓縮了,就很容易使選票非常分散,結果取得的席位不多,我們就面對這樣的危機。但是我相信香港的選民、支持我們的選民非常有智慧,他們不單單是投票給支持的候選人;還得考慮怎麼樣用整個運動、整個反對派的民主運動取得更多的議席,他們跟家人、朋友商量:我投給誰,你也投給誰。爭取更多的議席。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取得比預期更好的成績,事實上我相信我們的支持者,一般都沒有這樣的助選,我們能多爭取兩個議席。能保住原先的議席已經很不錯了,悲觀一點說,我們連1/3的否決席位數也可能都保得住。

主持人:謝謝鄭宇碩教授。破空,我想請問您,這一次非建制派拿下的席位,在總席位中剛剛超過1/3,但是很多人認為,對於「民主陣營」來說他們是勝出的。為什麼這麼看?簡單介紹一下。

陳破空:的確,現在叫「民主陣營」。以前叫「泛民主派」,現在叫「非建制派」,因為今年的概念變了。以前兩個派,建制派是親北京的,另一個民主派或是泛民主派是主張民主訴求的,是中國政府所不願意看到的;現在又增加一個派別叫「本土派」,所以是三足鼎立。

在這樣的情況下,今年統稱跟北京不一樣的、對立的叫做「非建制派」。非建制派取得了1/3或超過1/3的多數,意義非常重大!我們知道,香港立法會總共有70個議席,其中一半、35席基本上是指定的,是由北京操控的;還有35席是直選。當然,另外35席也有一定的選舉,但是選舉的範圍據說只有香港6%的人口,參與所謂「功能組別」的選舉。所以北京操控的空間非常大。

直選的只有一半,35席。在回歸19年來看,基本上直選都是民主派或者泛民主派會占上風,超過半數;今年又有新的斬獲。35席中,上一屆得到的是17票,這一次得到19席,甚至可能是20席。在這樣的情況下不僅沒退,而且進步了。

本來今年中共方面提出的目標、梁振英的目標,要讓建制派控制整個議會,70席2/3以上的多數,這樣才可能改變;他們想修法,想改變《選舉法》搞《國安法》等,才行得過。但是,根據《基本法》要2/3的多數才能夠修法。只要非建制派守住1/3的門檻,比1/3多,他們就無法修法。

而且這一次政府方面講什麼呢?立法會民主派動輒拉布條抗議,形成政府決策艱難,很多政策通不過。特區政府也想跨過2/3的門檻,現在看來它失敗了,而民主派是勝出了,勝在相當程度上,比上次更有突出。

這一次有三個關鍵是非建制派勝出的標準,一是「投票率」,一是「年輕人」,一是「本土派」。投票率達到回歸19年來最高峰,今天早上聽到的是58%;今天晚上聽到的另一說法是60%。

主持人:超過220萬人。

陳破空:對。投票人數比上一屆還要高出18萬。

還有一個是年輕人增加了,因為首投族增加了。就跟臺灣這一、兩年的選舉一樣,香港的年輕人走上政治舞臺,首投族就有17萬,第一次達到投票年齡的年輕人。年輕人成了一道新的投票風景線,而且年輕人當選。

還有就是「本土派」。本土派在民主派之外的概念中產生了新的概念,是以香港本土的利益、本土的訴求為中心的派別,站了出來。

在這三個關鍵詞的表現下,這是一場非常不同尋常的選舉,本身以為民主派、泛民主派、非建制派是分裂的,但是合起來他們仍然贏得了勝利,而且打得非常漂亮,比上一屆贏得更好,這是出人意料的地方。

主持人:是,這一次選舉很激烈。我想請問鄭宇碩教授,剛才破空也談到,似乎在雨傘運動之後,香港現在的政治派別有三派,泛民、本土和建制派。能不能請您介紹一下本土派的由來?另外,您怎麼看香港新的政治走向。

鄭宇碩:這一次選舉,所謂反對派民主運動整體還是維持我們54%、55%左右的票數。在任何一個選舉,要是你拿到54%、55%的票數,那是大勝。但是因為我們的立法會選舉制度還是不民主的,所以我們議員只是在70個席位中拿到29個席位。這是選舉制度不公平的地方。

在反對派的政營在民主運動政營是清楚分出來了傳統的、主流的民主派,這是過去所謂泛民主派跟本土派。從候選人得票的比例來看,傳統泛民大概是36%,本土派是18%,加起來是54%多一點。所以反對派的政營是占了1/3以上。

所謂本土派的力量是募集得很快的,4、5年以前根本是沒有什麼所謂本土派,這個崛起主要是反映了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一代對梁振英政府、對北京對香港政策不夠滿意,所以他們這次叫出了獨立,要公投決定香港前途這樣的議題。事實上香港人都知道獨立的現實上的可能性是非常低的,但是年輕人還是支持這個,相當一部分年長的人,像我這樣年紀的人,也表示同情,願意支持他們,投票給他們。主要是反映這樣的生態,就是對梁振英政府、對北京對香港的政策表示不滿意,我願意搞獨立去了。

但事實上這些組織、這些有關的候選人等等,你們問他們對香港獨立有沒有一個遠景的認識?是沒有的。怎麼去取得這個獨立?怎麼樣的行動綱領去爭取獨立?他們也沒有的。那你問他獨立以後跟美國的關係、跟國際社會的關係怎麼樣?他們也答不出來的。我們也都承認這只是個口號。但是主要就是反對,就是感到不滿。

這種想法也有它的危險的,比方說它跟我們這樣子老一輩的民主運動的人士,他們就是說我們不用關心中國了,中國太大了,中國跟我們沒關係了。你看看在紀念「六四」運動這樣的議題上,我們這些傳統的老一輩的民運人士還是非常關心平反「六四」這樣的議題的,但是年輕一代就說我們不是中國人,我們是香港人,中國的事情我們不關心,中國太大了,跟我們沒關係。這個也跟臺灣所謂新力政營的立場有一定的類似。

主持人:好,謝謝鄭教授。我們現在線上已經有一位觀眾了,我們就很快接一下觀眾的電話,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方菲主播好,鄭教授好,陳破空教授好。相關類似的話題在我第一次向方菲主播call in的時候我就說了,有講了一個原因,如果英國人回來,事情就解決了,方菲當時笑了一下。我這邊再加一個,如果當年唐英年贏了選舉的話,這個問題就不會存在,梁振英根本就是個小人,一切都為自己的私利著想,不是為國家民族,不是為香港市民。他是香港市民之禍,應該把梁振英罷免掉,要選一個真正為香港老百姓著想的人出來。

主持人:好,謝謝丁先生來電話。破空,還是同一個話題,確實這次包括羅冠聰、朱凱迪這些本土派年輕人強勢當選有6個人,很多基本上都是在「雨傘運動」之後出現的,所以請您跟我們談一談那些新生力量強勢崛起的大背景及原因在哪裡?

陳破空:這次香港立法會選舉最大的一個亮點就是年輕人參選和年輕人的當選,總共有5到6個年輕人當選,比如香港眾志的羅冠聰,而且他創造了一個記錄,只有23歲,成為立法會最年輕的議員;另外,青年新政的兩位,一個叫梁頌恆、一個叫游蕙禎,也當選;還有一個就是「占中運動」在街邊做民主宣傳的,她成立了一個「小麗民主」,叫劉小麗,她也當選。

還有一個叫朱凱迪,他主張「民主自決」,是獨立參選,他也高票當選,據說是票王,8萬多票。羅冠聰是他那個區排第二,5萬多票,也非常高票,他甚至於認為他處於邊緣,可能當選不了,但是他確實也高票當選。所以這個年輕人參與、年輕人當選、年輕人出現在香港政壇,這是一個重大的發展。

這是一個收獲的季節,這是一個金色的秋天,這就是兩年前「雨傘運動」和「占中運動」的收獲,是延燒。就跟我們前兩年談臺灣,臺灣「太陽花學運」之後,臺灣隨後的立法院選舉、隨後的總統大選都受「太陽花學運」的影響和延燒和成果,就是一個收獲。

同樣道理,香港今天立法會選舉的結果是對「占中運動」、「雨傘運動」的一個總結,儘管「占中運動」和「雨傘運動」當時提出的訴求沒有得到北京的響應,沒有實現他們的訴求。香港這邊為什麼這麼高的投票率?漏夜排隊,繞了一圈又一圈,龍頭不見龍尾,而且延遲了好幾個小時,超過時間了還有人在排隊,本來是記票暫停了還在排隊,要延長到星期一。香港人都說沒有見過這現象。

香港人深深感覺到危機感,再不出來救香港就沒得救了。香港自己人救香港,因為對北京已經沒法指望了,對特區政府沒法指望,對梁振英沒法指望,所以他們自己救自己。而且還有一些主張獨立的候選人被取消資格的情況下,反而刺激了民眾的投票。

這次羅冠聰有個主張叫「民主自決」,這個主張它比港獨,就香港獨立,表述得更好一些。因為港獨就一個選擇,就是獨立;但是「民主自決」就以香港人民意志來選擇。香港人民意志如果將來選擇是跟中國內地統合,那就可以選擇;選擇獨立也可以選擇獨立;選擇「一國兩制」也可以選擇「一國兩制」。他這個「民主自決」論述相當的平衡,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覺得他高票當選也是理所當然的。

主持人:那我想問一下鄭宇碩教授,剛才破空也談到了,在這次選舉之前有5個人因為他支持獨立被取消了競選資格。這次港獨似乎也成為選舉中的焦點。那您怎麼看這樣的事件?您認為這個事件對這次立法會的選舉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鄭宇碩:是,首先對取消資格的問題,不管你支持不支持獨立等等,大家都是不滿意的。我是不支持獨立的,但是我也提出了反對的意見。我的意見是這樣子的,這個選舉管理委員會本來大家覺得它只是事務性安排這個選舉,大家都不認為它有這麼一個權力可以來把候選人的資格取消。

而且還有更嚴重的問題就是我們所謂程序的問題,這個選舉管理委員會你承擔的角色又是警察、又是法官,你說你去研究調查這些候選人的言行,然後決定他們的言行,支持港獨就把他候選人的資格取消了,那這樣,你真的又是警察、又是法官。大家不覺得你有這樣的權力。所以覺得非常之不公平。

而且在程序上來說,還有一個嚴重不合理的地方,這一次你取消了他的資格,理論上他可以循司法途徑上訴,但是他的上訴特急,這樣選舉就過去了,那怎麼樣補償他呢?所以大家覺得整個程序不合理。

香港是非常講究法治的地方,人家覺得你這樣執行法律、完全不顧全法治的精神,所以大家不管同情不同情、支持不支持港獨,就覺得這樣子就越來越破壞了我剛才所說的「香港的核心價值、香港人的生活方式」,就覺得你是倒行逆施,就覺得現在香港越來越跟中國帶路了。

就是這樣的危機感底下,比較多的人出來投票,也願意像我剛才所說的,是策略性的投票:不是一定要支持我本來要支持的人,我願意調整我的投票選擇,儘量為整體反對派、整體的民主運動爭取更多的席位。所以你看到很多本來領先的候選人,後來得票都嚴重下滑,因為他的選票都去了其他候選人那。

比方說,這時候全港性的選擇,香港整體的選舉,本來大家都說民主黨的資深議員涂謹申應該會得到很多票,事實上,結果大家還是希望給同是民主黨、一個非常年輕的、沒有當過立法會議員的候選人,希望多給他一個機會,為我們民主運動多爭取一席,結果他成為得票最多的人;涂謹申還是勉勉強強贏了。所以你也看到策略性的投票,也看到了選民的智慧跟他們的想法。

主持人:是,所以取消候選人選舉資格,可能效果適得其反。我們先接聽觀眾朋友的電話,加州的何先生,何先生您好!

加州何先生:大家好,有一個問題請教破空先生。臺灣的蔡英文上臺到現在,最近連續發生了一些事情,就是反對民進黨的大陸政策。從這一次香港這麼多人投票和投票的結果,能不能說明香港人民覺醒的程度比臺灣人民要高?謝謝。

主持人:謝謝何先生。

陳破空:本來這是題外之話,不過回答兩句。臺灣有人起來抗議蔡英文,像軍、公、教抗議蔡英文,是因為蔡英文觸動了他們的利益,因為軍、公、教是臺灣的既得利益者,是國民黨時期留下來的既得利益階層;有些人出來抗議由於陸客減少,觀光業受到衝擊。這很自然,因為臺灣是民主社會,任何行業有不滿的聲音總要表現出來,但這並不代表主流的聲音。

回到香港話題,我們知道香港的報紙《成報》是親北京的,突然發表長篇文章猛烈抨擊梁振英和中聯辦,說他們是「坐大謀權」、「處心積慮助長『港獨』」。這篇文章非常有背景,後來受到《大公報》、《文彙報》的反擊,但《大公報》和《文彙報》本身是中聯辦支持的。所以這不奇怪!反映了中共高層的權力鬥爭。

《成報》說這話不會是空穴來風,不會沒有中央的承應。《成報》這幾年的業主轉來轉去都在親中的人士身上轉,大陸的親中人士,所以都是有背景的。現在《成報》的指控說明幾個問題,「港獨」、香港獨立的概念,首先香港人民有他們的選擇權,但是「港獨」這個概念在4年前幾乎是沒有的,我們沒有聽說過的。

主持人:對,在2年前都沒有!

陳破空:就是梁振英上任這4年產生的概念,強化的概念。

第二,梁振英利用「港獨」概念為自己謀取,要脅中央:你看,香港出現「要獨立」了,不是像我這樣的人壓住,你就根本壓不住。

再一個,「香港獨立」噴發到了什麼地步呢?跟「占中運動」、「雨傘運動」沒有得到解決有關,中共當時權力傲慢,以為「老神在在」、以為當時梁振英發了87顆催淚彈;一下子遍地開花,整個香港人反了,結果中央政府無動於衷。最後的結果就是「港獨」迅速發展,就這幾年。

現在大學裡的年輕人調查,40%的人支持香港獨立的訴求,還可以上升。將來的情況是什麼?香港跟中國大陸可以獨、可以分、可以合,就看中國會不會民主化,有多快的速度民主化?如果中國大陸民主化,香港跟中國成為民主的一體,沒問題!但是也可以分,或者在理論上分、精神上分,中共如果繼續堅持一黨專制、獨栽,就可以分。所以這個球踢到了中共方面,亡羊補牢,為時未晚;如果中共現在還不懸崖勒馬、審時度勢,如果一拖再拖,那就是咎由自取。

主持人:這一次選舉前、後有不少訊號都讓大家解讀為對梁振英不利,您認為選舉結果是不是有可能真的造成梁振英在明年3月不能連任!?

陳破空:從《成報》這篇文章來解讀,再從北京上層的一些微妙的態度來看,梁振英沒有資格再連任,他任期5年,到明年一定要下去;如果他再連任,那說明北京太笨了、中央政府太笨了,我認為中央政府一定是可以把他拉下來的。因為要選的人還很多,比如財政司長曾俊華最近在G20上的表態就很曖昧,他並沒有表態支持梁振英,而且他表示尊重香港人民的選擇,說這些人都投出了自己心裡的票,體現了民意。

這些語言都證明北京可能正在考慮換馬,當然現在決定還沒有出來,但是我相信在習近平進一步鞏固權力之後,他會在「十九大」之前,就是明年,會做出安排。

主持人:鄭宇碩教授,請您簡單談一談,您認為這一次的選舉結果對於香港的未來意味著什麼?

鄭宇碩:主要這一次選舉反應了香港人的不滿意,也跟破空兄所說的一樣,中共要是還不尊重香港人的基本權利、還不給香港人民主的話,香港人特別是年輕的一代,不但是對中共政權而且很可能對中國大陸離心愈來愈嚴重。

梁振英是不是連任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議題,要是他連任的話,香港人的不滿情緒當然是大大的高漲,意思就是說,香港這麼不支持、這麼反對這個行政長官,你還是要讓他在港,香港人當然是覺得你絕對不尊重香港的民意。

主持人:鄭宇碩教授很抱歉,我們因為時間已經到了,知道您的意思了。非常感謝您跟我們連線,謝謝破空先生參與我們的節目。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