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香港立法會選舉《十年》兌現 中共完敗 梁振英待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杭州人已經回家了,放了7天假,有人感覺不錯,但無論你感覺什麼樣,自己的家不是你說了算。過去十年里,很多異議人士在敏感日的時候,都被國保押出去旅遊了,杭州人太多,無法讓國保押著,只能把家門口給他們封了,不讓回來。雖然是拿著工資去旅遊,我覺得就是一份侮辱。

大家要明白什麼是尊嚴,就是對人的基本尊重,對人在天地間獨一無二的尊嚴的認知。這份認知在黨的社會環境中,大家已經覺得很吃力了。但在正常的人的環中,尊嚴遭到侵害的時,人會有正常的自然反應,會奮起反抗、拒絕。

在杭州人旅遊的時候,香港人就這麼做了!我相信習近平結束20國峰會後回到北京城,會面臨香港所發生的一切。

堅決拒絕中國共產黨,就是這次香港立法會選舉的結果。取代了20國峰會的位置,成為香港各大媒體的頭條。《蘋果日報》頭版所有的內容都是大選當時的即時情況。香港立法會有70個議席,其中35個由共產黨親定,剩下35個香港人選舉,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傳統的香港泛民主派票數跌落,新生的、真正向共產黨說不的年輕人卻異軍突起。有6個人年齡不到40歲當選,獲得選票最多的叫朱凱迪,成為了「票王」。

「在新界西當選的朱凱迪首次參選,獲逾8萬票,成為地區直選票王。朱凱迪說在香港從政很危險,因為目前香港暴力政治氾濫,希望香港人要站出來,香港才有新希望。『佔中』(雨傘運動)學生領袖羅冠聰代表新政治組織『香港眾志』參選香港立法會選舉,周一(9月5日)開票結果出爐,羅冠聰以香港島區第二高票當選,23歲的他成為史上最年輕立法會議員。」

在投票前的競選時,傳統的泛民主派完全出現了分裂,很多人選前擔心,民主派人士不能在選舉中獲得足夠的選票,得不到立法會中三分之一的否決權。

立法會選舉結束之際,中共就發出聲音,德國之聲報導《中國警告新議員勿支持「港獨」》這就是扯淡的說法,一共70個席位,你佔了35席,都是共產黨的地下黨員,剩下35席位,然後以各種方式來遏制老百姓選舉。在這個背景之下,香港人楞是拿走了30個席位。

立法會的憲法中明確規定,任何決議要想取得立法會的通過必須獲得三分之二議員讚成,而否決一項決議需要三分之一的選票,現在非建制派有30張票,也就足夠了。也就是說,在香港的立法會,非建制派沒有辦法通過任何決議,但他們有絕對的權力拒絕共產黨的一切陰謀和陽謀。

這也是香港人努力的結果,2014年一個姓黃的90多歲老伯一直堅持在「雨傘運動」的現場,這次老伯跪在了一個過街天橋上,希望更多的香港人出來投票,為了香港人的子孫。香港人回應了老人的要求,除去沒有選舉權、年齡不夠的人,從1997年政權移交以來,創紀錄的的220萬人出來投票,出來投票的人越多表現出來的民意越深厚,而這民意的本身卻是堅決向中共說不。

出來的人越多,共產黨被打擊的就越慘敗。是人自然就反對中共,這就是香港人的表現。這裡可不是政治,是維護一個人的基本尊嚴,很多人笨到非得說這是政治。

這個結果成為了很多大媒體有關東亞問題的頭版頭條,紐約時報的報導《香港獨立運動新生代登場》中說:

「這些新議員與更成熟、溫和的親民主派立法者不同,後者在幾十年間,推動擴大直接選舉的同時,一直試圖與北京合作。新議員的成功當選表明了北京所遭受的民意流失,香港的公眾要求更大程度地參與明年的香港領導人普選,而北京一直頑固地拒絕向該要求妥協。」

這次選舉結果有兩個層面,第一,這個結果是「雨傘運動」直接促成的,第二,2014年的「雨傘運動」是中共權力鬥爭直接激化出來的,是江派勢力要吃死習近平。

2014年張德江、劉雲山、梁振英和中聯辦、港澳辦的整體勢力,挑戰雨傘運動,打擊習近平,希望重演「八九·六四」天安門廣場的屠殺。2014年底雨傘運動消失的時候,人們認為運動是失敗的。但這次立法會選舉,人們卻看到了完全不一樣的結果。參選的年輕人幾乎都參加過「雨傘運動」。

這是中共最高層政治勢力之間的對壘。香港是他們對壘的平台,都是以共產黨本身的權力和名義進行你死我活的搏殺。利用香港人,甚至在某種程度上故意激怒香港人和玩弄香港人,但無論怎麼操手去做這件事情,最終的結果,我講過所有的人看到的是共產黨的邪惡,2016年是命運和靈魂的一年,這一次就表現的淋漓盡致。

歐美媒體對香港立法會選舉都有自己的解讀,BBC翻譯《金融時報》的文章《香港分離思潮是由中國製造的運動》,西方媒體把共產黨控制的地方統稱為中國了,中國這個詞是共產黨利用的激起愛國主義的詞彙。這個詞彙混淆了中共本身這個政黨的邪惡,與中國國體之間的關係。我個人認為香港分離思潮是中共製造的運動。它的邪惡造成正常人都會遠離它,出現了今天香港的局面。

「社評說,香港學生們率領的『雨傘運動』大約兩年前爆發,示威人士走上街頭要求投票選舉他們的行政長官。

「佔領香港中環部分地方的行動持續了大約三個月,但是最後示威者空手離開,北京拒絕妥協。即便是當時,最激進的示威者也沒有提出從中國獨立的主張。今天,主要因為中國方面的固執態度和在抗議發生後對香港採取的『懲罰』,對香港獨立的支持已經進入政治的主流。周日,2014年抗議後首次舉行的選舉中,六名公開支持自治的候選人當選立法會議員。」」

所謂的「港獨」是梁振英、中聯辦和港澳辦以及張德江、劉雲山等所有的勢力,為了在香港營造愛國主義的情操和勢力,來打擊香港人正常的尊嚴,用拒絕一些香港年輕人參選反過來激怒香港年輕人。香港人就用選票來表達自己的憤怒,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也看到了不同的輿論,包括中共控制的香港諸多媒體。但到了一人一票的投票的時候,香港人能把中共踹死在香港。

「《金融時報》社論提到北京方面在選舉之前對宣傳獨立自決人士的打壓,『如果沒有這些干預,支持更大自治的候選人可能會在立法會議員直選席位中拿到三分之一的議席。』

該社論認為,香港越來越大的分離主義問題主要還是中國自己造成的。根據香港基本法,立法會和特首都應該通過普選產生,但是2014年北京排除了這一可能,引發了雨傘運動。」

所以一手都是共產黨造成的,它不是人,而是要吃人。用的是愛國主義。愛國是天經地義的,加上主義就是極端邪惡的,這就是共產黨邪惡的表現。所以,只要是個人,不離開共產黨就是對自己的侮辱。

所有有關香港大選的問題在北京完全是被封殺的,共產黨祭起的旗幟只能是愛國主義,在它們挑起愛國主義的本身,讓人想起的是做人的尊嚴。

無論習近平和王岐山在反腐過程中內心有著什麼樣的目的,無論他們想不想保著共產黨,保著自己的命才是第一位的。而張德江、劉雲山、曾慶紅和江澤民同樣為了保住自己的命,動用整體的勢力來跟對方抗衡。

2014年雨傘運動,曾慶紅動用了國安、公安和黑社會等所有的勢力,為了挑起事端挑戰習近平。

從610香港白皮書激怒香港人到6月22日變相的香港公投接近80萬人拒絕中共,一直到年底雨傘運動,那個時候的習近平整個都是處於被動,一聲都不出。因為他知道,這是他的劫難。今天就是這個劫難所帶來的結果,這也是習近平不幹掉江澤民和曾慶紅的直接結果,我還是那句話,人從來沒有說了算過,生死不由己,要懂得欣賞生命的過程,要懂得生命的過程。

我在節目中一直跟大家講,過了這個村,沒有這個店。很多事情都要講時辰,如果去年這個時候,習近平把江澤民掛出來,這件事情就不存在,就會完全發生改變。誰都覺得自己本事大,很多人想把世界踩在自己腳下,就像哪個男人都想娶個心目中最漂亮的公主,結果公主坐著別人的驢都走了。

香港出現對中共抗衡的本身揭示出了共產黨的邪惡,讓所有的人看到,只有拒絕中共自己才是個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嚴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