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洋案生變?律師曝偵查期限延長遭速刪

【新唐人2016年09月09日訊】北京市民雷洋死亡案已過法定偵查期限,案情真相仍雲遮霧罩,曖昧不明。輿論界開始出現懷疑雷洋案可能會被中共當局通過出重金收買死者家屬而最終不了了之。日前,雷洋案的代理律師在微博發帖稱,北京市檢察院的相關案件偵查人員告知律師,該案的偵查期限將延長至本月末,甚至有可能再次延期。該帖文發出不久即遭刪除,令外界質疑是否雷洋案出現新的變數?

2016年9月8日18時24分,雷洋案的代理律師陳有西在微博發帖透露說,北京市檢察院四分院偵查人員在當天下午約見了代理律師,並告知雷洋案的偵查已「基本完成」,但還有一些相關事實證據需要繼續偵查,因此偵查期限將延長到9月30日。「如出現重要情況可能會再次延期」。等案子移送審查起訴後,律師可以閱卷。

陳有西的這條微博訊息發出後不久即遭刪除,原因不明,引起外界的揣測與質疑。有輿論擔心代理律師被「消聲」,可能是雷洋案有變數的徵兆。

此前,陳光武律師9月4深夜曾在自己的微博上發帖,透露雷洋案最新進展稱「離真相僅一步之遙」。該貼表示,陳有西日前就雷洋案最新進展透露了若干有价值的信息,他說家屬和律師一定會頂住壓力,絕不會「被和諧」,相信事實真相一定會大白於天下。

但陳光武律師的這條微博訊息也很快就遭網管刪除。

9月9日,《美國之音》的「時事大家談」欄目邀請兩位嘉賓討論雷洋案給中國社會帶來的衝擊,稱雷洋案是隨時可能引爆的「不定時炸彈」。

美國之音記者龔小夏作為嘉賓表示,雷洋案存在很多疑點,「從頭到尾都有問題」。而雷洋本人是人大碩士畢業生,是一個在北京有很體面的工作的社會中上層人士,他的案件引發了中國的中產階級的「高度不安」。過去警察暴力執法打死人通常也就賠償幾十万了事,農民工在城市裏的遭遇更往往被忽略,而這次中共當局肯向雷洋的家屬提出給予1200万的賠償金,恐怕也有安撫中國中上階層的意味。

嘉賓溫雲超則指出,警方提供的賠償數額超出了任何類似案件的賠償數額,而且使用的是「人道援助金」的名義,其實是在迴避警方的責任,這恰好說明他們「很心虛」,他們不希望事件在社會上繼續發酵,也不希望當事人繼續追究到底。

溫雲超認為,中共當局現在將警察的罪責定義為「玩忽職守罪」,可能也就是三、五年的有期徒刑,甚至更輕。而蓄意傷害致死罪那就是十年以上的徒刑。從現在的情況來看,最後的結果可能是當局允許律師和家屬搞清真相但允許對外公開,對涉事警察也只給予較輕的罪名追究。

他說:「涉案雙方通過金錢達到溝通和解在各個國家都很常見。奇怪的是中國以法律之名向雷洋的家屬提供援助,但實際上是要向整個社會隱瞞真相。」

此前,中國網友「沙子老七」曾在網絡上評論說:「雷洋死了,他就職於那兒我不關心,他持怎樣的政治立場我不關心,我只關心他死了,他在被『抓捕』的過程中死了。而整個抓捕過程中對警方有利的東西全部沒有——執法記錄儀沒戴、拍攝手機『被摔』了、周邊攝像頭全壞了。」

中國網友MIDWAY則發帖分析稱:雷洋案之所以深入人心,以至於根本無法不了了之,除了「人神共怒」的案情在網絡曝光後已家喻戶曉的原因外,也與人大各級校友對此案的深度關切有關。因為這些人中很大一部份人是事業有成的典型中產階級,乃至準資產階級,也有不少大權在握的企業家,在職的體制內高官等等,中共當局對這個群體的憤怒所產生的社會影響更為憂慮。

三個月前,在雷洋案的部份案情曝光之後,人大部份88級校友,以就雷洋的蹊蹺死亡發表了公開聲明。這份聲明開篇就直言:「一名受過良好教育的環保工作者上週六在北京一家足療店外被便衣警察拘留後死亡,這件事觸動了中國人的神經,中國不斷壯大的中產階級想知道:我們在我們自己的警察面前有多安全?」

這份聲明指出,雷洋的死並非意外,而是一場系統性的悲劇,是一次「以普通人、以城市中產階級為對像、隨機狩獵的惡行」,最後聲明強調:「我們要得到最基本可靠的人身安全、公民權利和城市秩序。舍此,在我們未老的未來,我們不會無所謂的。對惡,我們不會忍太久。」

(記者唐迪綜合報導/責任編輯:凱欣)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