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思:李鴻忠出掌津門與遼寧賄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對於官家,咱國約定俗成的規矩是,一旦入局,民眾就不能隨便議論,更不能調侃了。今天仗著酒膽,妄議一下。

想像著昨天宣布李鴻忠同志的新任職務之時,恐怕天津的新書記要把嘴咧得更歪了……擔任京畿重地、津門掌門意味著什麼,已經無需多言了。從電視上也可以看出新書記捨我其誰的心跡外露。更有甚者,昨天鳳凰網發布了新書記任職時主席台上的表情,可惜,今天再找那張照片,找不到了。

奇怪的是,為何是他?

不但深感奇怪,外媒用「網上炸鍋」來形容民間對李同志的履新反應。

對於李書記,印象最深的只有兩件事,首先當然是「搶奪錄音筆」事件,讓我們稍作回顧:

20l0年3月5日,時任總理溫家寶剛剛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創造條件讓人民批評政府、監督政府,同時充分發揮新聞輿論的監督作用,讓權力在陽光下運行」。但在2010年3月7日中午,北京西直門南大街國二招賓館,全國人大會議湖北團新聞發布會即將結束,《人民日報》女記者劉傑對李省長提了最後一個問題:「您對鄧玉嬌案怎麼看?」剛才還興緻勃勃介紹湖北大發展的李省長,頓時臉色大變,甩手而去。兩分鐘後,李省長返回,咄咄逼人地責問劉傑:「你是哪裡的?請問你是哪裡的?」劉傑不解:「啊?《人民日報》的……」李鴻忠打斷,並斥責:「《人民日報》?你怎麼老糾纏這個事情,已經過去了……」接著,李省長一把搶走了劉傑的錄音筆,徑直走進電梯。下午,湖北代表團員工把錄音筆還給劉傑,沒做任何道歉。鄧玉嬌案估計絕大多數網民都不陌生,也只有在法制不健全,不允許媒體自由報導和批評的情況下,才會釀成此類案件;遺憾的是,此類事件一直有「後傳」:雷陽,魏澤西,前幾年浙江錢雲會,甘肅「螻蟻」……層出不窮,已經見怪不怪到麻木了。另外政治人物,必須對自己的一言一行負責,沒有例外與「下不為例」,這是世界通則;可惜,到了基國,規矩就變了。

十分不解的是,作為地方行政首長,不回應也罷,因為「已經過去了」;但是,居然把記者的吃飯家什……錄音筆搶走,而且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勢「責問」記者;這樣的人民公僕,實在讓人心寒哪。

第二件事,是新領導人剛剛就位不久,傳出親自打的「假新聞」;就在這個「假新聞」發生後,又傳出湖北書記微服乘火車的消息,還「碰巧」被記者拍到,只見人群中,書記行色匆匆,貌似很真實。這個不用多說,誰也不會傻到相信一個省委書記可以自己買票把火車當成自己主要的交通方式。

這兩件事所催生出對此人的印象很負面,加上今年武漢投巨資130億而沒有結束汛期看海模式,媒體也反覆炒作渲染,讓人更加對李書記仕途捏把汗。

可是,阿黃的壞事果然就變成了李書記的好事。作為局外人,真看不懂這英明的安排到底是賣的什麼葯。遼寧的賄選事件被央視稱為「史無前例」,可見官家維護風紀的決心之大;央視批評遼寧賄選案是破壞政治規矩,是政治問題,其實到了地方,「賄選」基本上是經濟問題,因為人大代表的桂冠,可以帶來經濟上的收益,大家心知肚明;到農村看看,哪個村的選舉不存在「賄選」?挨家挨戶送油、送面的不是少數!而城中村因為經濟效益客觀,則是直接送錢;但是,在上峰的眼裡,這是政治問題。咱無意妄議,沒有這個資格也沒有這個膽—雖然喝了二兩;從對遼寧賄選的嚴肅處理與對津門新書記的任命二者兩廂對比,得出的結論只有這個:選舉代表的時候不能胡來,而指定的掌門人不用選舉。

人類自從「發明」了選舉這一最不壞的甄別賢人的機制,迄今為止,基本上固定下來,因為還沒有找到比這個更好的有效方式來防止「絕對的權力絕對導致腐敗」。

希望這次遴選津門掌門只是在「下一盤很大的棋」。

──轉自《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