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黃興國死於中紀委「回馬槍」 中共黨官死無歸宿?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我經常思索「自由」二字,每個人對這兩個字有著不同的理解,很多人會理解「自由」就是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想擺脫肉體所在環境的約束和責任,但911紀念日這兩天看到人們面對生死的那份無奈,死亡驟然而至,沒有任何預兆和準備,因為年輕人很少會像老年人那樣思考死亡,但是災難總會不期而遇。

人真正的自由,應該是靈魂的自由。

就是對生命的認識,擺脫紅塵當中種種對自己的誘惑。當你看清這些誘惑實質的時候,你能身在其中卻不被其擾,因為你明晰人的來和去,現實生活中發生的一切就像銀幕上的電影一樣是個過程,沒有人能夠把時間留住,沒人能掌控事情百分百的結果。

有人說,朝鮮的金胖三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你想過沒有?他這種想幹什麼就幹什麼的本身就是對他的約束,就是對他自己靈魂的最大傷害。因為有一天他無法想幹什麼就幹什麼的時候,會氣死自己。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人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今天太多人沉溺於男女的魚水之歡,你看看網路上展現的那些淫穢的東西,你想過沒有,當這些東西充斥網路的時候,人的無能展露無疑。如果人能夠想幹嘛就幹嘛,那麼網路上這些東西就沒有生意做了。人的慾望永遠也得不到滿足。道理其實非常簡單,太多人想得到滿足,結果就死在裡面了。

BBC報導《黃興國命喪中紀委的回馬槍》中說:

「自中紀委巡視組『回馬槍』殺回天津後,至黃興國被查前,已有3名天津官員落馬,包括天津市副市長尹海林、天津市濱海新區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主任張彬(副局級)、天津市紅橋區政協副主席楊茂順。」

在此之前,

「2015年8月,天津濱海新區發生中共建政以來罕有的特大化學品爆炸事故。隨即,當時的中國安監總局局長、曾長期擔任天津副市長的楊棟樑立即落馬。還有包括天津交通委主任、天津港總裁等數名廳局級官員在內的十多名名天津官員和國企高官被查,5名省部級官員遭處分:天津市委常委、濱海新區區委書記宗國英,天津副市長孫文魁,天津副市長何樹山,交通部副部長何建中,海關總署黨組副書記、副署長魯培軍。」

我跟大家講過,天津就是個鐵桶。我出國之前在北京和天津做生意,天津和北京不太一樣,北京比較活泛,意思就是一家和一家不一樣,而天津不是,每家都像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似的。這是我20多年前的感受了,有人說天津是被北京壓迫的。

雖然死氣沉沉,但天津某些地方開放得讓人瞠目結舌,直接開的就是妓院,進去說多少錢。天津官場卻反應出來的非常左,非常共產黨。所以,我讓大家注意天津承攬了迫害709律師,也是迫害法輪功學員事件和活摘器官的源頭。1999年4月23日,天津警察無故抓捕了幾十名法輪功學員,那時候武長順是天津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當時的天津市副市長、市政法委書記、市公安局局長宋平順是夥同中共前政法委書記羅幹,直接參與構陷法輪功包圍中南海事件的策劃者之一,宋平順在2007年突然身亡,據說被滅口。所以我認為,一旦習近平向天津動手的時候,事情就會向縱深的角度發展。

習近平這次抓黃興國是「回馬槍」。因為習近平和王岐山對地方上並不了解。但有一點他們明白,江澤民的官就是花錢買的女人,當利益受到傷害的時候,一定會相互出賣,這是太多中國人的文化概念,為了保住自己,誰都可以出賣。這是很多人的道德概念,習近平和王岐山抓住了這一點,這就是為什麼他們殺「回馬槍」的原因。

天津大爆炸後,他們是摸底,把文件綜合在一起,再干一把,把黃興國就給廢了。他們可以說「張三說你這個了,李四說你那個了,他們被查的時候都說了。」黃興國立刻就會蔫了。我早說了共產黨是高級動物,他們用了高級動物的手法,能玩死今天的共產黨員。為什麼?他們被報應。有人說,石濤你也太不善良了。你記住今天叫斬妖除魔。你看白娘子多漂亮,可法海是一點情面都不講,一下子就給咔嚓了。他如果不咔嚓這條蛇,他這和尚就白做了。他做和尚就有斬妖除魔的責任。

黃興國出事,天津市委不知道,白天還和他參觀視察,嘴裡也許還「黃老闆」、「黃老闆」的叫,結果一到晚上,老闆就黃了。黃老闆面前得低著頭,老闆黃了,立刻就踹出去。所以共產黨的官很難干,但只能這麼干。這就是共產黨整人的方法,如果在共產黨的統治下,誰非得當官的話,那就是對自己較勁,對不起自己。因為共產黨不整死你,對不起你,它能讓你還人性尚存,就不叫共產黨了。

「黃興國深夜遭到調查,天津黨政連夜開會,表態服從中央。」

他們為什麼表態?就是老闆已經「黃了」,得跟老闆劃清界限。七大姑八大姨都得賣出去,你說這些天津市委的成員白天說人話,還是晚上說人話?我說他們說的既不是人話,也不是鬼話,他們遭到了「虐待」。誰讓他們不擇手段當官呢?很多人認為擁有權力就擁有一切,什麼都會有,唯一失去的就是「自己」。什麼叫滅絕人性,就是沒了「自己」。

黨政為什麼必須連夜開會?他們連夜開會討論出來的,習近平和王岐山能信嗎?他們又不能不開會。這也說明,習近平和王岐山對地方根本就沒有信任而言。事前才能把信息封鎖的這麼嚴密。這種不信任的本身就是黨分裂的標誌。拿下黃興國沒人知道,就是黨分裂的最大表現。

人是猴子變的,是黨說的。黨把人都當成猴子耍了。我反復說,你要尊重自己是個人,只能跟共產黨說不。很多人在探討共產黨的未來,共產黨創下的政體沒有未來。在過程中,只是給人一個醒悟的機會。

世界新聞網對於黃興國為什麼被秒殺總結了幾條疑點:

「疑點之一,中紀委『打虎』緣何如此突然?就在9月5日至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還在天津調研,當時黃興國仍然陪同在左右,當時尚無徵兆,證明黃落馬消息之突然。」

幹掉黃興國,俞振聲到底知道不知道?如果知道,他為什麼還讓黃興國陪著?俞正聲是替鄧小平家裡說話的,他是一個萬金油,是政治局常委中不參與政治的人。這樣說來,習近平和王岐山要抓天津市委書記,不用跟政治局常委打招呼,這個現象很有趣。

「疑點之二,黃興國的落馬意味此前外界猜測他將『扶正入局』的猜測落空,他在『代理書記』位置上蹉跎兩年是否證明高層早已對其進行『暗中調查』?」

說黃興國「扶正入局」就是那些所謂中南海有「內線」的媒體說的,非說黃興國是習近平的人,這就是居心叵測了。

「疑點之三,經過此輪動盪,天津市委書記位置應不會繼續懸空,接任者如無意外仍將可能會在中共19大入中央政治局,誰來『接棒』?」

其實誰接任不是重點,重點是把江家體系在地方的大員都挖空了,掛出江澤民,還用什麼19大接班?疑點之四,我覺得都不值得評了。

「疑點之五,閩浙官員仕途一定看好?黃興國出身閩浙,也是外界一度看好其仕途的重要原因,此番落馬也再度證明『打虎不分親疏』。」

我在另一期節目中講了,黃興國在浙江的老闆是張德江,和習近平就是一個錯肩,所謂的「外界」非說和他有關係,

「疑點之六,曾經的政壇『潛規則』真的一一被打破?在以往的政壇規則中,『代理』官員如無意外通常能夠上位,而黃興國也成為了近年來中國政壇罕見的在代理職務上落馬的地方大員。」

習近平三中全會打得就是「潛規則」,所以替共產黨玩命的最終就會玩掉自己的命。現實人的生命是自己來的嗎?不是。爹媽愛情的結晶給予了我們肉身,我們生命的本來就是給予而不是得到。當人感悟不到這一點的時候,就會玩命的努力想得到,一直到自己死亡的那一天。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就像我開篇講的,人真正的價值和自由是靈魂本身的解脫。怎麼解脫?就是真正的信仰。我認為自己很幸運,能夠跟隨自己的師父,將近20年,跟隨師父修煉的過程中,自己體悟到修在自己,功在師父。當你的德行夠了,師父就給予你一切。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嚴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