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雪川:無數的楊改蘭正走在絕望而死的路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楊改蘭的事情已經過去幾天了,本來不想再提的,其實最近發生的許多事情我都不願意點開去看。每每看到那些慘烈的場面和事實,心裡總是久久不能平復,無力感在心尖瀰漫!以至於我會懷疑自己現在究竟處於一個什麼樣的時代。

我們的政府,可以因為面子,對外一擲千金;可以因為一己私心,幾天之內動用大量的人力財力物力把偌大一個杭州城,變成一座空城,其行事效率之高,遠非常人所能想像;而一貫叫囂著經濟實力如何強大GDP如何高企國力如何強盛,卻不能為這些掙扎在死亡線上的人提供最基本的生存保障?是無能為?還是無力為?還是不想為?類似的例子和質疑數不勝數,俯首皆是!

楊改蘭的事情,大家可以去翻翻歷史,看看有沒有在任何一個朝代,幾個幼童的親生母親會用這樣慘烈的方式結束自己的孩子和自己的生命?這是要有多大的絕望才能下得了這樣的狠心?正常人不要說死,就是扎自己一刀,很多人都沒有這樣的勇氣做到。所以說楊改蘭是已經絕望透頂了。是因為對生的恐懼大於死的恐懼,所以,她才選擇了死,因為只有在那樣的條件下,死對她來說是比生更容易的事情,死是比生更容易做到的事情,死是她兩害相權取其輕的主動選擇!因為擔憂自己的子女會在這個世上受更大的苦,又選擇讓親生子女一同赴死,這是需要有更加決絕的現世恐懼,那是對於生的恐懼,迫使她尋求向死而生,以另一種方式證明她們曾經努力的生活著。一個社會只要不停地生產這種恐懼,只要這樣的恐懼持續存在並讓楊改蘭們切身的感受到,這樣的人間慘劇肯定不會停止發生!而不幸的是,我們的社會正在無時不刻地提供著這樣的深深的絕望和恐懼!

是的,或許你認為死亡是一種解脫,而我認為死亡更是一種抗爭,是一種對命運不屈的抗爭!既然不能掌握生,那麼就掌握死,她們用死的方式向這個社會提出最強烈的控訴!

黃山月冷,何時泉台魂歸來!人死不能復生,更讓我無語的是,在這樣的慘劇發生以後,許多媒體,以及個人陰險的論調,尤其讓我感到悲哀,我不知道我是生活在人間還是地獄。

魯迅先生說,長歌當哭是必須在痛定以後的,而做為一個看似無關的你,如果這些事情還能觸動你的衷腸,我想,那是因為你還沒有喪失人性,那是因為你已經對這個政權感到絕望、對很多人性的冷漠感到絕望、對許多看客的麻木不仁感到絕望!

幾個鮮活的生命就這樣走了,作為生命的個體,這些人的生命和那些達官顯貴的生命有任何的不同嗎?她們僅僅要求生存,這一點,難道很高嗎?難道有錯嗎?難道很過分嗎?民無食果腹而不察,野有餓殍而不知發,這是個人的錯?還是一國管理者的錯?

我們社會的管理是存在著嚴重的問題!改革開放所贏得的一點執政合法性,現在已經完全喪失殆盡。

月兒高高照九州,幾家歡喜幾家愁。幾家朱門酒肉臭,幾縷亡魂在外頭!

而無數的楊改蘭,正生活在我們無法理解的世界裡,也正走在絕望的路上!

──轉自《微信》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