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沙洲:遼寧賄選只是個縮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期被曝光的遼寧賄選案,其嚴重程度令人吃驚,成為各大媒體的頭條。據大紀元日前報導,9月13日臨時特別召開的中共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三次會議透露出駭人聽聞消息:由2013年1月遼寧省選舉產生的102名全國人大代表,45人涉拉票賄選;而當時投票的619名遼寧省第十二屆人大代表,有523人涉及賄選。這意味著,48%的中共全國人大代表涉違法當選;遼寧省619名本屆人大代表,有84%涉及賄選。外界不禁驚嘆,作為中共省一級的人大常委會,如何會如此大面積的涉及賄選?

實際上,這對中共來說真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自從習近平中共十八大上位總書記以後,隨著習近平反腐「打虎」的不斷深入,外界看到,中共不斷曝出各級官員貪腐的金額令人咂舌,即便是一個小小的科長,也能貪腐到數億元的巨額財富;至於高官,貪腐數十億元、數百億元,甚至近千億元,都不在話下。歸咎其原因,不外乎中共制度腐敗使然。不論受賄、行賄,還是買官、賣官,或是賄選,它們都有一個共同的原因,那就是制度腐敗。由於中共制度腐敗,所以什麼奇事怪事都有可能發生。比如:多女共伺一夫,多男共一情婦;還如:巨賈設人奶宴招待高官,高官太太強姦嫩男,等等等等。由此來看,地方人大常委會搞賄選,實在不值得大驚小怪。

說到賄選,絕非遼寧省人大常委會獨此一家。早在周永康東窗事發那一年的中共兩會,據當時許多媒體報導,周永康居然在新疆「高票當選」人大代表。當時許多海外媒體共同將話鋒指向了周永康在新疆任自治區書記的馬仔張春賢。張春賢正是在周永康的力薦之下,於2009年在王樂泉之後做起了新疆自治區的封疆大吏。無疑,沒有張春賢染指新疆人大常委會,周永康不可能在東窗事發之初「高票當選」新疆的人大代表。

如果說周永康是新疆人大常委會一個人的賄選舞弊案,那麼,2013年湖南省人大常委會的賄選舞弊案,同當今遼寧省人大常委會的賄選舞弊案一樣,都屬群體賄選舞弊案。據中共公開的資料顯示:湖南人大代表賄選事件是指發生在2012年底至2013年初的湖南衡陽市人大代表收受賄賂、選舉舞弊的醜聞,涉及湖南衡陽市512名人大代表,涉案金額人民幣1.1億餘元。56名省人大代表因涉及金額超過1.1億元人民幣的送錢拉票行為而當選無效,512名收受錢物的衡陽市人大代表辭職。經湖南省紀委研究並報湖南省委批准,決定對衡陽破壞選舉案進行立案調查;對涉案的431名黨員和國家工作人員進行黨紀政紀立案;對在調查中發現涉嫌犯罪的人員,移送司法機關審查。

上述賄選案是已經被暴露出來了的,還有沒被暴露的。筆者以為,沒有暴露不等於沒有,賄選跟中共官員貪腐錢財、買官賣官、嫖娼、養二奶、找小三一樣,是個十分普遍的事情。其實,在中共治下,還有比賄選更離奇的事情。早在江澤民掌權的上世紀90年代,就經常出現過巨賈出錢直接買人大代表這樣的事情。在中共江澤民利益集團掌權的那些年中,一切向錢看,一切事情都可以用錢擺平,花錢直接買人大代表,用錢選舉人大代表,這些對中共而言算個什麼?

有報導稱,高層對遼寧省人大常委會的群體賄選案表示十分震怒。這或許意味著習王下一步要對遼寧大動手術。

實際上,遼寧賄選案對當局而言是一個拿下新舊江派常委的極好契機。從領導責任看,張德江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的這幾年間,地方人大常委會出現這樣的醜聞,絕非偶然,張德江負有不可推卸的領導責任;然而,從遼寧是中共江派的一大窩點來看,江派李長春、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王瑉、陳政高等高官都先後盤踞在遼寧,並培植了大批的親信,形成一個「遼寧幫」。拿下江派新舊常委及「遼寧幫」,應該已經水到渠成。

再者,據報導,遼寧大連最早實施活摘器官,在薄熙來擔任大連市長和遼寧省長期間,大連最先發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惡。遼寧省瀋陽市馬三家勞教所被稱作「人間地獄」。有報導稱,當年馬三家被江澤民及時任政法委書記羅干作為迫害法輪功的「集中營樣板」。遼寧各地勞教所曾大規模強迫抽取法輪功學員血樣。知情者指此舉是為建立活體器官移植庫而做的準備。2006年3月以來,多位證人指證中共在遼寧省瀋陽市蘇家屯設立秘密集中營,關押數千法輪功學員,大量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腎臟、肝臟和眼角膜等器官牟利,並私設焚屍爐焚屍滅跡的駭人罪惡。著手拿下江派新舊常委和「遼寧幫」,對於習當局收復遼寧,對於下一步公開和清算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活摘器官的反人類罪行,都能起到鋪墊作用。

中共這些年來出現的買官賣官和賄選案表明,中共的腐敗無處不在。歸根到底,賄選的目的是謀權,而謀權的目的是謀錢,有權就自然有錢。在權力至上、金錢至上的利益驅使下,一切制度都是擺設。遼寧賄選,它只是個縮影。早日公開抓捕江澤民,早日解體中共,才能根治一切醜惡,才能結束黑暗,使中國重見光明。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