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植榮:陳光標公司偽造多枚國家機關印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16年8月8日,《中國經營報》曾獨家披露,陳光標公司曝光的170餘枚假公章涉及到商務部、中華慈善總會、江蘇省紅十字會、南京一區法院以及陳光標老家的泗洪縣一中學等單位。知情人稱,其主要用途是為了參加各種工程投標與製作各種榮譽證書。

當天晚上,陳光標通過其新浪微博做了回應。其在回應中稱,涉嫌偽造公章事件系公司原高管所為,經濟糾紛涉及金額達3億多元。事後,該公司原副總經理蔣某被警方刑事拘留,目前蔣某已被被取保候審。

之前陳光標之前在接受《法制晚報》採訪時表示,是他發現發現了其副總辦公室內有多枚涉嫌偽造的公章,遂向公安機關報案。對此說法,陳光標公司兩位前高管還原了當時報案過程。

假公章時間發生在3月21日。一位高管張某接受《中國經營報》採訪說:3月21日出事當天,陳光標懷疑時任黃浦公司法人、總經理的張某私刻公章,於是報警。隨後,南京市江甯區開發區派出所民警來到黃浦公司。陳光標要求搜查總經理張某的辦公室,遭到張某的拒絕,陳光標便叫來了專業開鎖人撬開了張某的辦公室進行了強行搜查。

在經過搜查後,警方並未在張某辦公室內發現有偽造的公章。另一位高管則透露說,在總經理張某的辦公室對面,是另一名副總(即陳光標回應中提到的蔣某)的辦公室,而這位副總自2009年就已來到了黃浦公司,2014年離開。

「2015年8月,陳光標將法人變更總經理張某後,張某又把這位已離開的副總招了回來。因此陳光標一直視其是總經理張某的人。」上述高管張某說,這位副總曾在2013年前後,經陳光標的授意私刻一些假公章,因此,陳光標懷疑這位副總有可能也為總經理張某刻了假公章,於是告訴警察,這位副總辦公室里也有假章。

上述高管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就在警方搜查這位副總辦公室時,該副總主動將存放在其辦公室里的170餘枚假公章全拿了出來,交給了警方。「陳光標估計就沒想到,這批假公章基本都是在陳的授意下私刻的,包括多枚國家機關的假印章。」

上述高管透露說:據他了解,被帶走的副總在公安機關詢問時如數交代了相關內容。

「假公章」爆光的8月8日當天,記者就「公司是否在3月21日被搜出假公章」採訪陳光標時,他矢口否認並以「很忙」掛斷了電話。在南京市公安局江寧分局確認「假公章」後不久,陳光標卻主動給該記者打來電話,改口說假公章時他發現並自己報的警。

更讓陳光標沒想到的是,上述被帶走的副總不僅如數交代了為陳光標刻了那些公章,還向警方交代了兩年前為刻假公章而購買的一台制章機。

就在3月21日假公章事件發生的五天後,警方根據上述副總的交代,從陳光標公司的地下室內帶走了這台購置價4千元的制章機。

「買進這台制章機是一位副總提議的。因為每次需要假章都很急,經常出去做即麻煩也有風險。在陳光標的同意後,黃浦公司購進了這台制章機。」一位高管告訴記者,當時好像是以辦公用品的名義報銷的。

「這台制章機究竟做了多少假章,我也不知道,但是這制章機是有記憶功能的,警方已經將這台機器帶走了,警方想知道其實並不難。」上述高管表示。

據《法制晚報》報導,前來搜查的是南京市江甯區公安局開發區派出所的民警,後來,該案被南京市公安局刑偵局牽頭辦理,並成立專案組。據黃埔公司內部人員透露,目前警方已成立「3.21私刻國家機關印章專案組」,由南京市公安局刑偵局一位副局長牽頭,江甯區公安局一位副局長及其轄區開發區派出所等人員組成。

《中國經營報》曾多次致電並前往南京市公安局採訪,南京警方始終拒絕回應。根據業內人士介紹,篆刻公章和具有法律效力的個人名章,均需要到公安機關備案,並獲得公安機關頒發的特種經營許可證。

「陳宣稱有4000多份榮譽證書,相當一部分是用私刻的公章自己製作的。3月21號出事後,黃浦公司網站上懸掛的榮譽證書基本都被摘掉了。」上述高管表示,被取保候審的副總其實挺冤枉,也只是參與了一部分,且基本都是在陳的授意下私刻的。

陳光標因為曬榮譽證書曾經還鬧出大笑話。2014年7月6日晚,陳光標宣稱,自己因為在美國免費宴請流浪漢被聯合國授予「世界首善」的稱號,之後網友從陳光標曬出的證書上發現了「聯合國」的英文書寫錯誤,聯合國官方微博也出面澄清:「『聯合國』的英文名稱應該是『United Nations』,而不是『United Nation』。」陳光標對此事的回應是「我可能被騙了」。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八十條:偽造、變造、買賣或者盜竊、搶奪、毀滅國家機關的公文、證件、印章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並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新京報》報導稱,陳光標的22個頭銜僅一個可以查實。

「政事兒」注意到,媒體上述「大起底」報導發出24小時後,陳光標於9月21日15點58分,通過微博作出回應,稱「兩篇稿件道聼塗說、惡意誹謗、顛倒黑白」,要在9月23日召開發布會「展示有關批駁證據」。

在中國商界,生於1968年7月現年48歲的陳光標,素來高調任性,常有驚人之舉,他曾用人民幣砌牆;戴雷鋒帽、穿軍大衣旁聽全國兩會;請美國窮人吃飯並給每人發300美金;宣揚收購紐約時報;賣空氣……幾乎每一次任性亮相,都引來了輿論關注,也常令他陷入質疑風波。

在最新一輪質疑風波中,媒體「揭底」陳光標的政商圈,曝稱陳與幾位落馬高官以及丁書苗等人有牽連,且陳自稱捐款總額達20億元,可實際上是兩三千萬元。那麼真相到底如何?陳光標身上有些什麼頭銜呢?

「江蘇黃埔」網站上的22個頭銜

「政事兒」注意到,在江蘇黃埔再生資源利用有限公司網站上,陳光標有22個頭銜,除了人大、政協系統,他在十幾個群團機構和社會組織任職,包括中國光彩事業促進會副會長、中國紅十字會常務理事長、中華慈善總會副會長、中國國際商會副會長、海峽兩岸基金會副會長等,還是十屆全國工商聯常委。

上述頭銜中,可以查實的是中國光彩事業促進會副會長。

「政事兒」自中國光彩事業促進會官網中查詢到,該官網2012年轉載的一篇報導里,稱陳光標系中國光彩事業促進會副會長。不過,中國光彩事業促進會去年換屆,官網顯示,其現任會領導中沒有陳光標。

中國紅十字會常務理事長、中華慈善總會副會長、中國國際商會副會長、海峽兩岸基金會副會長、十屆全國工商聯常委這五個頭銜,根據官網資訊尚無法查實。

中國紅十字會、中國國際商會、中華慈善總會的官網中,都沒有陳光標擔任該機構理事長、副會長的資訊。光明日報發自2010年3月的一篇報導顯示,陳光標是中國紅十字會常務理事,而非理事長。

江蘇黃埔再生資源利用有限公司網站僅稱,陳光標是海峽兩岸基金會副會長。

「政事兒」發現,與海峽兩岸交流有關的基金會,既有創辦於2012年的海峽兩岸中國傳統文化交流基金會,也有創辦於2007年的海峽兩岸和諧發展基金會。那麼陳光標是哪一個基金會的副會長呢?這兩個基金會網站都沒有相關資訊。

據中華全國工商業聯合會官網顯示,陳光標是第十屆執行委員會委員,但不是常委。

16年全國兩會「旁聽哥」

「政事兒」注意到,2009年2月,陳光標被增選為江蘇省政協常委,2013年卸任,不過仍然是江蘇省政協委員。

來自當地媒體的報導顯示,2014年之前,江蘇省政協委員陳光標的履職熱情很高,曾提出多個有關注度的提案和建議。

他曾建議人民幣改版,在人民幣上印上《道德經》、《弟子規》、《論語》等名篇名言,以弘揚傳統文化;公開中國富人財產及國籍資訊,以此規避「隱形富豪」;希望江蘇制定「好人保護法」,並成立「好人基金會」,讓「好人」在幫助別人時沒有後顧之憂。

不過,2014年的江蘇省兩會,陳光標突然從「高調」轉向「低調」。

「對提案隻字不提。而以往,他會把自己的提案複印多份,給媒體分發傳閱」,當地媒體報導稱,陳光標當時表示:以後不再參加任何中國慈善評獎活動。

「讓給其他人,今年要『降溫』,少上『頭條』。」

與擔任江蘇省政協委員的履職表現相比,陳光標參與全國兩會的熱情更高。

雖然既不是全國人大代表也不是全國政協委員,可陳光標從2000年開始一直旁聽全國兩會,連續旁聽16年,被媒體稱為最執著的「旁聽者」。

2012年全國兩會,陳光標頭戴雷鋒帽、身穿軍大衣亮相。第二年的全國兩會,他換上了一身綠色西裝和一頂綠色帽子。自此,一身綠色成為他的兩會「標配」。

陳光標接受採訪時表示,2000年他還是「草根農民」,但有很多想法。聽說人大政協可以聽取來自民間的建議,任何一個人都可以建言獻策,他上下申請,終於拿到了全國兩會「旁聽證」,「參加兩會,是我自己湊上去的,從沒人主動邀請過我。」

他還稱,因為沒有提案資格,他就想了個招,把自己寫的建議印上「陳光標建議」五個,塞到一個環保袋裡,再把袋子擱在全國兩會的大會資料取閱台上,希望拿材料的代表、委員也能順手取一份。每場會議結束後,如果取閱台上還有剩下的袋子,他就拿到會場裡,「塞給」代表委員,或者送給記者們。

「政事兒」發現,旁聽全國兩會期間,陳光標也常有其他高調行動。

2014年3月3日,他就來到北京金融街的一個社區,發放環保袋,宣傳環保,還獻唱自己根據《萬里長城永不倒》改編的歌曲《立法治霧霾》。

「我不會遺臭萬年」

2014年7月,陳光標曾接受新京報專訪,回應了「官商勾結」、「偽善」等質疑。

對於「有說法稱你官商勾結,做慈善另有所圖」的說法,陳光標當時表示:我敢肯定地說,現在沒有一個政府官員幫助過我,一個都沒有,他們知道我高調,往往躲著我。和我合作,撈不到油水,這麼多年,我沒有給官員送過一分錢,也不會送美女,但凡是我的項目,往往被PASS掉。現在十個業務九個都是二手。我希望政府部門能公平公正,支援我,沒有政府支持企業做不好,我真的不想接二手活了。企業效益好了,才能反哺更多人。

對於「偽善、圖名圖利」的質疑,陳光標當時稱:多少年都有這種話嘛,我聽到就裝沒聽到一樣,你不要忘記一個手指指向陳光標的時候,下面3個手指指向自己,首先問你做了哪些好事,你沒做你沒有資格指陳光標。我覺得我做的好事大家是看得見的,我用我的身體力行,真金白銀地去做,不是嘴巴在叫。

專訪中,陳光標還談到了自己的家庭,「我22歲時,跟我夫人談戀愛,不到兩個禮拜,她父親要見我。我就到他家,他請我吃飯,喝個小酒,我吃過飯以後出去散步,他跟他女兒說,你找這個男朋友啊,以後要麼名垂青史,要麼遺臭萬年。我知道後,我說你告訴你爸我只會名垂青史不會遺臭萬年。因為我對我自己的終生目標要求,只做好事,不做壞事。」

新京報追問:你要名垂千古?

陳光標回應:肯定名垂千古啊,反正不會遺臭萬年的。我沒有做壞事嘛。做壞事才遺臭萬年啊。你現在讓我講做壞事,我肯定講不出來。

──轉自《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