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新書選登之十三:與「絕頂君」交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6年09月23日訊】(編者按:大紀元獲高律師家人授權,節選刊登高智晟新書《2017年,起來中國》的部分內容。這本書首次完整披露了高律師在整個十年被非法關押期間經歷的酷刑、牢獄生活、軍營武警的暴虐、最高層的膽小如鼠等鮮為人知的內幕。高智晟律師承受了地獄般的折磨仍未屈服,他活著走出了監獄,並看清了中共的邪惡、虛弱、腐爛和崩亡。)

大約是武警部隊接管的第二天,中共組成四個人的談話陣容。關於談話,表面上看是這次酷刑的成果。實際上我從不拒絕對話,相反,我非常願意對話,談成與否,只是價值的一個方面,而對話本身就是一個當予肯定的價值。

這次酷刑進入室內後的一個主要話題就是要求繼續與政府談,但操作者愚蠢和蠻橫,加上我針鋒相對情緒化,使酷刑過程又激烈地進行了一個多小時。他們應當清楚,對話在我這裡從來就不是問題,他們的愚蠢使之成了一個問題,那王處長用電擊器對準我的下巴,披頭就問下階段與政府談不是不談?說「丫的要敢說不談,今兒就弄死你。」這種蠻橫在我這裡絕不會受到鼓勵,我咬牙不發一語,招致了一個多小時瘋狂的折磨,這裡面是有些情緒化的東西的,而人格尊嚴豈能被隨意踏在腳下。最後終於同意談也是在他們停止了暴虐,用語言技術地緩和了氣氛後的事,我只說了一句:「它原本就不是個問題。」

這次組成的談話陣容,四人中有兩人系2006年8月15日被捕後,連續三個多月負責審訊我的三人中的兩人(三人的負責人佟中華,因深得于泓源的賞識而得到了拔擢。他深諳昏官心理,每次于泓源一出場,他會立即從衣兜裡掏出小筆記本和筆,神情肅然地「認真記錄」著于的話,從無例外。);一名女性警察。而負責人則是一位五十歲左右,對自己的學識、閱歷蓬勃著溢於言表自負的官員,他若坐在那裡不說話,精明、狡猾和閱歷就在他的眼裡外溢,他身高迫近一米六,頭頂上風光無限呈全然的「不毛之地」,能聽出他讀了些書。第一次談話的開場白頗有趣,我這裡紀念的也只是個大概,我又不反感他,他們從不介紹姓名,所以我賜其雅名為「絕頂君」。

大略是2010年5月2日中午,「絕頂君」率眾登場,開場白若下:「老高,下階段由我們幾位負責跟你談話,說個大白話兒,不願意接手你的事。聽說讓我接手你的事,提前幾天就開始了發愁。這是以前從沒有過的現象,辦了幾十年的案件,還都是大案子,那是些真的犯罪分子,大多數是些殺人放火的主兒,跟他們輕一句重一句都不需要刻意計較,不需要斟字酌句,跟你不一樣,甚至來這兒前三天,就開始為初見你的第一句說甚麼、如何說而深思冥想。是不是不自信、覺得自個兒沒這個能耐?當然不是,我辦過許多高層人士的案件,包括大學教授的案件,資格、能力不成問題,但還是出了提前幾天就發愁的怪怪的這麼一出兒。接下來咱們得打一段時期交道,今天的主要目的就是先見個面,具體要談的咱們慢慢來。

「老高,接手你的事以後,我接觸了很多人,有一個絕對的規律,就是所有體制內的接觸你的處級以上幹部在私下都說你是個好人,這是極少有的現象。我為甚麼對你說這些,老高,很多人想挽救你, 你應該能懂這裡面的意思,挽救你,真的,把眼光放遠一些,拋開所有的東西,回去過自個兒正常人的日子去,你現在這種處境,無論背景有多複雜,你應該清楚,很多關心你的人希望你能儘快地擺脫目前的這種處境,回到你家人的身邊,讓你的所有親人都安心下來。甚麼社會不公、社會黑暗、酷刑虐待?關你甚麼事?咱管不了,想管,結果如何,把自個兒管到這兒來啦,多麼不划算,我希望下階段能跟你聊明白了,和政府達成個諒解,回去過自個兒的日子去吧,現在一天有多少人在圍著你轉,錢都花得海了去了,省心點,自個兒作個好人就很不容易了,誰有能力管天下的不平事?我聽說政府領導非常關心你,只要放棄一些東西,願意就任何話題和你溝通,遺憾的是機會一個一個就這樣被你給弄丟了,不能再糊塗了,老高,都奔五十歲的人了,五十都知天命啦,趕緊回頭還來得及⋯⋯」

他一口氣說了一個多小時,如果不是一種伎倆的話,還包含了不少人情、人性因素。但從後來幾個月的長談中大略上可以得出,這是一種伎倆。因為核心目的卻與此前所有的談話目的歸於一途,即與政府合作,否則頭破身死,只不過這次很巧妙地揉進了人情因素。就在這一天的繼續談話中,即可看出由他出面也不會有樂觀結果,我們之間的根本衝突是無法靠「伎」來抹平的。

當他頗得意地侃侃而談一個多小時後,我問他,「你不會說你不清楚這幾天針對我發生了甚麼吧?」他脫口而出:「老高,這就是你的不聰明,其一,君子當與人分享快樂,而不是把自己的不愉快扯出來與別人分享;其二,已發生了的事實覆水難收,再回過頭來反芻它沒有任何現實意義。」我說:「依著你的邏輯,你作了幾十年的毫無意義的事。因為你前幾十年裡所辦理的刑事案件,有哪一個不是事情已發生以後你才介入的?」「老高,咱談點有用的,往前看,」他說。

「你沒來之前,這裡發生了針對我的極其野蠻的暴行,是政府派人幹的,現在你來主持談話,也是政府派來的,你們好像兩副面孔,究竟前後兩副面孔我該信誰的?至少應當面對這個問題」,我揪住了這個問題。而「絕頂君」的一番答話讓人刮目相看:「嗨,老高,趕緊感恩呀,趕緊感恩,道理很簡單,如果你看到你兒子面臨車禍,你的舉動絕對只會是猛地一把將他推開,哪怕他被推得跌傷,而不會是慢聲細語地站下來給他講道理。不發狠心採取斷然措施,一把把他推離危險,難道要看著他被撞死撞殘嗎?你已經很危險啦,不用點緊急手段都是害你。」他越說越得意,眼睛爍爍放光。我不再說話,第一次談話就這樣結束。

「絕頂君」的談話究竟有多少次,我沒有確記,總的時間跨度約八個月,終於還是將目的歸到與政府合作,至少應當完全放棄與政府的對抗而獲得政府給予的幫助。

到8月份的一次談話中,他們主動地提到一個被我關注了幾年的具體利益,即我的表哥承包了南水北調工程的一個標段,工程於2007年即驗收合格,一千二百萬元的工程款被當局扣住不給,其中有近千萬元屬於農民工工資,表哥貸款墊付了民工工資,致他自己幾近破產。就我與表哥的個人感情而言,這個具體利益的最終實現非常重要。而只要願意,我們可以獲得更巨大的利益,但這一次他們沒有談到其它具體的利益。因為我有數年來一直絕不逾越的底線,表面上給他們的印象是一種軟堅持,大致上他們已完全明白,這是一個數年來一直軟堅持著的硬底線,不是利益範圍內能夠撼得動的。

這一波次,他們的所有目的是圍繞著實現使我完全放棄,回歸他們所謂的一個正常人的生活。這對我不是沒有吸引力,因為那種酷刑屢屢臨到,實在太殘酷,而囚禁更加的殘酷,他們設計的那種囚禁方式,足以在生理角度徹底摧毀一個人,人畢竟有著實在的物質性的一面。

附:高智晟新書訂購鏈接

https://www.amazon.com/dp/B01JTGUFU0/ (電子版)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19455(精裝)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19448(平裝)

(大紀元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版權歸高智晟及其家人。)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