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女富豪助朝核武海關高官難逃干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這兩日,涉嫌協助朝鮮發展核項目的公司——遼寧鴻翔實業發展公司以及其董事長馬曉紅被警方調查的消息,成為了又一個熱點。根據韓國媒體最新披露的消息,馬曉紅涉嫌把聯合國制裁協議禁止的軍需物資與設備裝在蘋果箱子中走私到朝鮮。在其被抓後,業已供出了丹東市政府機關的幾十名官員。相信很多人都在猜測:這些官員都是哪些人呢?

雖然目前當局沒有透露詳情,但可以肯定的一點是,必定有丹東海關的高官被波及。根據美國和韓國智庫發布的聯合報告,鴻翔在2011年間到2015年間,與朝鮮的貿易額達5.32億美元,其中從朝鮮進口了價值3600萬美元的貨物。此外,公司在去年9月,也是最近一次,向朝鮮出口了價值達25萬多美元的氧化鋁。該物質可用來製造濃縮鈾所需的離心機。馬曉紅是如何將違禁物品通過海關的呢?

一般來說,進出口貨物必須經過海關申報、查驗、徵稅、放行等手續後,才能被放行。換言之,貨物在結關期間,不論是進口、出口或轉運,都是處在海關監管之下,不準自由流通。因此,沒有海關人員的協助,馬曉紅出口給朝鮮的違禁物品是無法通關的。而且對於這樣敏感物資的出口,海關予以協助的也必定來自高層。

目前丹東海關黨組書記、關長是張道虎。他曾長期在大連海關工作,曾先後擔任過大連海關調查局辦公室主任、海關綜合統計處處長、海關關稅處處長,2010年初他出任丹東海關一把手,負責丹東海關全面工作。

丹東海關的副關長一個是楊旭,亦曾長期在大連海關工作,2009年調任丹東,同時兼任丹東海關緝私局局長。另一個叫黃心航,長期在丹東海關工作,2009年升任副關長,分管辦公室、政工辦、通關業務科、數據放行組、技術科、旅檢科、駐郵局辦事處、稽查科。

這三個關長一個負責全面工作,一個負責緝私,一個負責通關業務,無疑他們對有著如此交易額的鴻祥公司並不陌生,而鴻祥若想順利通關,必然要打點這三個人。

值得注意的是,鴻祥公司與朝鮮正是在張道虎調任丹東海關任職後的5年中,貿易額達到了5.32億美元。而在此前的2009年,丹東海關曾在對出口朝鮮的商品進行檢查時,發現了偽裝成水果箱的六箱金屬釩。金屬釩是製造飛機和導彈不可缺少的原材料。中共當局將釩列為戰略金屬,對出口進行嚴格監管。很可能被查的這家公司就是鴻祥,一個問題是,為何在2010年後,也就是張道虎任關長後,海關沒有查獲鴻祥出口的違禁品?至少不見海內外媒體公開報導。

據丹東媒體報導,2013年,在中共開展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中,丹東海關為解決「通關難、效率低」問題,先後深入天富貿易、鴻祥貿易、丹東愛思開等30多家進出口企業,了解企業在申報納稅、轉關運輸、查驗放行等環節存在的困難,並採取了一系列措施。鴻祥列入其重點深入詢問的對象,足見其在丹東海關的分量。

另據韓媒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賺了大錢的馬曉紅,把豐田車、進口車等作為禮物送給一些朝鮮幹部和中國商人等,那麼在遍地腐敗的中國,包括海關在內的眾多官員能潔身自好?答案顯然是否定的,丹東海關的高官們同樣收取賄賂,否則也無法解釋的通為何2010年後鴻祥與朝鮮的貿易額如此之巨。

同樣在鴻祥案中難逃干係的還包括其他相關部門。根據2015年6月丹東公示的丹東市打擊走私綜合治理領導小組成員名單,除了丹東海關,涉及的單位還包括丹東公安邊防支隊、丹東國家安全局、丹東海關緝私分局、丹東出入境檢驗檢疫局、政法委綜治辦、丹東軍分區、丹東邊防檢查站等。不知擔任組長的丹東市副市長潘爽、任副組長的市政府副秘書長唐亮、大東港海關關長的邵鋒、丹東公安邊防支隊支隊長的吳祖功、丹東國家安全局局長的孫宏丹等,是否也在馬曉紅吐露的官員名單中。

筆者曾撰文推斷,以馬曉紅民營企業的能力,沒有強大的官方背景,是不可能與朝鮮官方、軍方發生關聯的,也不可能購買並出售政府禁止的材料的。要知道,海關緝私局同時也是公安部的一個局,業務上接受公安部的指導和管理,而且海關與駐地武警關係也通常十分緊密。曾任武警最高指揮官和公安部部長、政法委書記的江派大馬仔周永康,一貫支持朝鮮金家勢力,並通過為其輸血讓其在國際上攪局,為習近平設置困局。是以,周永康和其在遼寧、丹東的馬仔,極有可能正是鴻祥對朝出售違禁物品背後的推手,這自然也包括丹東海關的官員們。可以想見,本就震蕩連連的遼寧官場,將因為鴻祥大案,再度波濤洶湧,丹東首當其衝。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