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中共模式」滲透西方 瞎掰 花錢能買靈魂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大家知道東西方文化之間存在衝突,但西方社會中很多人對中國傳統文化又很崇拜,所以這種衝突是生命理念的衝突,過去歷史和今天現實的衝突。

有關文化的衝突,德國之聲的報導《西方如何抵制「中國模式」》中說:「有評論認為,『中國製造』造成中歐雙輸,『中國模式』正在入侵西方媒體市場。西方及港台如何才能有效地對抗中共?」

中國模式」實際上是「中共模式」,我說過就是「大屁股撅起」的模式。否則能出影星媳婦騙自己的事嗎?能出黨員帶頭生兩個不許生三個的事嗎?這就是毫無節制的糟蹋人但是還樂在其中。是西方想要抵制的東西。

這裡提到非常嚴肅的問題,我認為共產黨就是魔鬼,魔鬼的能力超越於人,內心是邪惡的,所以在正常的社會環境中,當一個人在利益和誘惑中的時候,想抵制「中共模式」是有難度的,為什麼?因為這個人要錢。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人性內在的一面就知道,中共是魔鬼。

前蘇聯共產黨,古巴共產黨雖然也摧殘人,但從來沒有像中國共產黨那樣徹底的摧毀人靈魂所依附的信仰,從來沒有要求共產黨員必須信仰馬克思,出賣祖宗、出賣文化和出賣中華民族,但是共產黨做出這些卻是以中華民族代表者的身份,要求中國共產黨出賣自己的靈魂,而又說自己是無神論,是猴子變的,這就是生命最邪惡的地方,表現出共產黨最魔鬼的地方。

「中共模式」就是一開始用錢去買,就像我形容的,人們都有七情六慾,成功的男人都是四五十歲了,有的要經常出門做生意,來一個十八九的小姑娘主動送上門,扛得住嗎?當失去信仰,人們生活在現實中的時候是無力可抗的。

今天中共倡導的一切價值觀叫做「土豪」,「我是爺,我有錢」,我跟大家描述過,「貴族」和「土豪」的區別,就在於對生命的認識,「土豪」有著無法彌補的缺陷。用錢買,男人都知道用錢買來的女人不能當媳婦。在中共熏陶下,中國人都認錢的時候,那就是缺失的、邪惡的和扼殺自己人性的環境。但一開始用錢買是非常好使的,所以在西方社會就出現了這樣的場面。

「中國依靠大量出口消耗過剩產能,因此遭到有關傾銷的抗議絕非鮮見,但是對於歐盟來說,中國製造的廉宜貨品卻在政治上有更大的連鎖效應:來自中國的廉價產品──比如鋼鐵──不單直接影響到歐洲工人的生計,更暴露及間接加深了歐盟結構性的經濟和政治失調。」

共產黨用廉價的產品把中國人當豬對待,養著你是為了殺你,要求共產黨員要生兩個,就是當成種豬一樣的對待,而兩年前,共產黨員只能生一個,否則就是破壞黨、破壞中央政策。但是在圈裡的人已經麻木了。

這裡就是一個字,「錢」。把中國人不當成人,然後以廉價的方式把商品大批出口到海外,打擊國外市場,和正常人的環境。獲取的金錢被養豬者拿到了。所以,你看到大批的錢往外國走,中國人自己跑不出來,為什麼?護照不好使。這就叫邪惡。中共大面積扼殺普通中國人的尊嚴,讓極少數人得到了金錢,變成了財主和土豪,到巴黎說「我是爺,我是姑奶奶。」其實就是一個「錢」,什麼都沒有。

「當西方疲於應對民主程序的短處之際,中國正抓緊機會宣揚自身的體制。文章說,在大約每年100億美元預算的支持下,中國媒體機構在擴大全球存在感,響應習近平提出的媒體機構講好「中國故事」的號召。」

中國什麼故事?你的官員欺騙你,你在反腐當中斬殺你的官員。社會中,很多男人為媳婦的去處提心吊膽,很多女人生了孩子不知道是誰的。這就是中國故事。作為中國主政者不知道自己的土地上到底有多少現金,因為不知道多少錢被偷出去了。現在還得拼了命的把弄到海外的錢弄回來,因為海外貪官轉移出去的錢,一旦披露出來,足以把「中國大廈」的屋頂壓塌。這就是中國的故事,否則講什麼?中華5千年的精髓?共產黨就是賣肉的,而中華民族的精髓是神佛道,生活在自己的靈魂中。共產黨的靈魂是猴子,還有什麼「中國故事」?所以跟著共產黨走是愚蠢的。

每年「100億美元」宣傳中國,包括在紐約時代廣場購買時段用大屏幕播放新華社的東西,你只要給錢,人家就會賣給你,但是要記住,這是一票貨,一筆錢,一個價,能買了一個人的肉體,卻買不來一個人的靈魂。所以當以文化的方式講共產黨的故事的時候,就是非常愚蠢的。

正常的人剛開始的時候,為了你這個錢,會委曲求全,過不了兩天,他會說,那是他人生中的污點。而一個出賣靈魂,沒有靈魂的人,而用錢買來的故事,無論是寫的文章還是寫的小說,還是拍的電影。在良知尚存的人,擁有自己信仰的人,一看這樣的作品就知道這是沒有靈魂的作品。

如果,它沒有說共產黨員必須帶頭生兩個,我們還不能這麼說,這麼說了,就說明在黨權力擁有者看來,黨員就是種豬。種豬能創造什麼文化呢?所以,我認為「中共模式」輸出絕對不會長久的,就像我說的,花錢可以買來女人,但她絕對不能做你的媳婦。

《華爾街日報》和《華盛頓郵報》都報導了一個內容,萬達集團聯合索尼要在中國創造奇跡,超過好萊塢,

「與萬達集團影業展開戰略合作的是索尼影視旗下的影業集團(Sony Pictures Motion Picture Group)。該集團是美國好萊塢六大製片商(福克斯、環球、華納兄弟、索尼哥倫比亞、迪士尼、派拉蒙)之一,在過去20多年時間內相繼收購了哥倫比亞電影和米高梅電影等多家美國大型影片公司。今年年初擲35億美元重金買下好萊塢大片工廠傳奇娛樂(Legendary Entertainment)的萬達集團來說,和索尼影業集團達成合作夥伴關係則是其布局全球電影業的又一步棋。」

我看到另外一篇報導說,萬達想以這樣合作的方式來突破中共本身對海外電影的限制,因為萬達擁有這家公司,拍出來的東西不能說是國外的,所以好萊塢的影片可以直接進入大陸市場。據說,萬達還有一個想法就是要把中國的電影拿出去,目前萬達所能達到的就是電影中有中國人的面孔,在具體的電影當中露臉,而現在就是想要傳達中國的含義,我不知道萬達是否是為共產黨賣命,這事也不好說。萬達想通過電影的方式向海外表達中國的因素。

但一個曾經拍出《老井》的人後來只能賣肉了,在中國文化傳統的西子湖上去跳《天鵝湖》,北京有句不好聽的話,叫做雜種。為什麼會這樣?曾經一個人遭受過苦難,沒有受到金錢和慾望無休止的誘惑的時候,他還能保持自己做人的純淨,有這一份純淨,他就能拍出《老井》,但當他成功之後,要依附於這個政權的時候,拍出來的東西就不那麼純淨了。

我認為純潔和單一是至高的境界,一個男人一定要有男人的氣節,一個女人應該擁有女人內在的賢惠,一種內在的品質。現在男的是女的,女的是男的,男的如果是女的,就是李蓮英,女的是男的,那誰也不會娶。這是一個陰陽混亂的環境,一個沒有文化的,扼殺文化的魔鬼的世界,不是要提供什麼模式或文化,而是摧毀人的文化,摧毀之後就什麼都沒有了。在我的眼睛裡,這是摧毀的過程。

《美國之音》報導《萬達索尼聯手美國人懷憂反諷》中說:「最近中國萬達集團和索尼影視娛樂公司的影業集團宣布戰略合作協議。這是萬達集團進軍美國影業的又一筆大交易。幾天前美國16位議員致函有關當局,要求加強審查萬達併購之類的外國投資。而中國環球時報對美國人的這種擔憂反唇相譏。」

那意思就是,「我是爺,我有錢,讓你認識認識誰是爺。」美國人擔憂的是中共文化的侵入,

「9月23日,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發表社評,反駁『中國擁有美國』論。社評反唇相譏道,粗略看看美國的影響在中國有多麼深入,大概也應該辦個網站,名字叫「美國吞併中國」了。」

「美國吞併中國」是中共設立的所有防火墻擋住了人的視野,中國人拿的中國護照是賊不好使,這些都擋住了中國人,你自己把中國人像豬一樣的圈起來,但西方社會民主的一面是自然滲透的,而中共進入美國的是什麼東西?利用人家人性的一面來進行邪惡的宣傳。

就像在台灣101大廈前舉著紅旗喊愛國,你拿著中華民國的國旗在天安門廣場喊喊試試?

肯定很多人會說這個人瘋了,為什麼?因為你在一個瘋的社會中,一個正常的人進入瘋人院,他就是瘋子。看不到自己被侮辱,竟然寫出這樣的東西,你知道人的靈魂被摧毀之後,變成了自己都說不清的東西的時候,他的可憐之處。所以表現出來就是,「我是姑奶奶,我是爺」,不知道自己是豬的姑奶奶,豬的爺,也就是說,已經好幾代的豬了,不能再這麼豬下去了。

美國斯坦福大學現在最熱門的課程是兩位終身教授講的《設計人生》或《人生設計》,兩位教授一位是學哲學的,一位是學電腦的,59歲的伯內特還有一位是63歲的埃文斯,他們在學習蘋果公司設計理論的時候,發現其非常慎密,所以他們就想用蘋果公司的設計理論去設計人生,這門課在斯坦福引起了轟動。斯坦福的高材生,包括許多任教的老師都去聽他們的課。

他們課程的中心思想是「物我兩忘」,當然這是翻譯過來的,他們在蘋果公司工作過,他們從今天最物質化的東西轉化成對人的設計,從這一點來說,我相信有他們的局限性。蘋果公司的產品無論設計的多麼慎密,都是為了滿足人的慾望的,這就限制了他們課程的邊界。人的慾望和肉身是相匹配的,我們的肉身生出來是有男有女,他們可以從有形的身體上體悟到生命有形的境界,「無」和放棄物質以及「我」,把物質和「我」這兩樣東西放棄之後,人的境界就會提升。他們無外乎從人生活的角度上升到哲學的層面,如果再往上走,就是生命的升華了。

哲學就是能被人接受的生命的概念,但這種生命的概念受限於人。如果一個人真的能夠放棄自我的時候,一個人能夠生活在靈魂的角度,有形物質的一切在他眼睛裡就沒有任何障礙了。靈魂是無形的,而現實的生命是有形的,站在有形的角度,這個生命產生的形式都會被自己無形的生命的那部分所包容。就像肉眼看不全自己的手,但手被空氣包圍著的意思是一樣的。

所以我說,他們能夠體會到「物我兩忘」是人生真正的概念,當這個人能夠達到這個境界的時候,他就無所不知,無所不曉。但是絕對不會被誘惑,他是一個真正自由的人。

紐約時報這篇介紹文章非常長,我看完之後覺得挺欣慰的,中華民族傳統的文化太博大高深了,中國人的精髓早已存在,中國人講「悟」,師父講了,這是修煉的詞彙,用心體會自我,這是我個人能夠理解到的。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而不是去揣摩別人,去揣摩他人的思想,而是去淨化自己的生命,他人的想法就會非常簡單的在你的面前展現了。

不是用人的道理去研究對方,這麼做其實是為了自己,害怕自己會吃虧。一切站在自我的角度,無論你研究得多麼的透徹,你看到的不是手心,就是手背,因為有另外一種力量與你抗衡,手心和手背並生才是這個環境中生命的形式。你擺脫不了這個生命的形式,但一個升華自我的人,無形生命的一面能看透其他生命,所以根本不用看,不用計劃,一切都在自在和自然當中。這才是真正自由的,這就是我對自由的理解,其實就是生命靈魂的自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嚴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