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人民是考官 祖國母親的說法休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這幾天,大陸諸多媒體、網路和朋友圈又開始充斥什麼「祖國母親67歲生日快樂」、「祖國母親輝煌成就」、「與祖國母親同慶生日」等言語,言外之意就是中國人都是中共國母親的孩子。而在中國大陸,經過中共常年的洗腦,很多人在將國家當作母親的同時,已將整個中共獨裁政府與之等同,君不見諸位所慶祝的不是綿延五千年文明的中華古國的誕生日,而恰恰是中共確立獨裁統治的那一天。

頗具諷刺意味的是,與此同時,澎湃新聞網於10月1日刊發了題為《習近平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這場考試,考官是人民群眾》的報導。報導稱,中共從延安進入北京,是「進京趕考」,習近平表示這是一場「歷史性考試」,「考試仍在繼續」;而在不久前召開的學習《胡錦濤文選》報告會上,他再次強調:「這場考試還沒有結束」。

按照習近平的說法,這場考試的考題是如何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考生是中共黨人,考官則是人民。換言之,中國人與中共政府的關係是考官和考生的關係。自然,孩子當考官去考母親,有悖常理,那麼結果只能是「祖國母親」的說法是錯的了。

其實,中共早在毛澤東時代就已經給自己明確定位,那就是中共「是人民的公僕」,不僅中南海的大門口寫著「為人民服務」的大字,就連中共高官題詞、閱兵時寫的喊的也都是「為人民服務」。試問,這個世界上有父母會自稱為子女服務的嗎?這又一次說明了「祖國母親」的說法是錯誤的。

眾所周知,自1789年法國大革命,現代社會就逐步確立了一個根本的政治原則,即「主權在民」,這個根本的政治原則確立了政府和人民的契約:人民是「權力的所有者」,為了方便治理社會,促進整個社會的福祉,成立政府,把權力委託給政府,讓其為社會、為人民服務,政府因此是人民權力的「代理人」。也就是說,人民是主人,通過納稅養活政府,政府要切實為人民服務。在西方,政府做不好就會被轟下台,由其他政黨上台執政。

然而,在中國,由於長期是中共一黨執政,雖然口口聲聲在說「為人民服務」,但60多年來乾的卻是禍害人民的惡事,中國人既沒有言論、出版、集會自由,也沒有信仰自由,更不可能成立什麼黨,選舉一個真正為老百姓服務的政權。

內心深知缺乏人民的同意和授予的中共政權,深知因為殘酷迫害百姓、貪污腐敗,早已民心盡失的中共政權,出於擔心政權垮台,遂在口口聲聲通過媒體向中國人描繪所謂社會主義民主的大餅的同時,還炮製了「祖國母親」的說辭,不斷強化,將家、國、政府混為一談,其目地就是讓中國人將愛國與愛中共等同,並通過幾十年如一日的洗腦宣傳,讓中國人牢固的認為,祖國母親就是中共政權,反中共就是不愛國,就是背叛自己的國家。

於是,我們看到了洗腦後的中國人愚昧到家、國、政府不分,聽到有人批評中共就認為是反中國,任何反政府的事情都被扣上反黨、反社會的大帽子,完全忘記了自己的主人身份。我們還聽聞了人民的代表在人大會議期間發出「百姓是教好的,不是養好的,就像溺愛的孩子不可能是孝子,溺愛的百姓也可能比較刁民」的荒謬言論;甚至有人在被中共殘酷迫害後,還沒有絲毫怨言,認為這只是「媽媽打錯了孩子」。

這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上個世紀80年代家喻戶曉的電影《牧馬人》的原型曲嘯。他曾在中共官員陪同下前往美國給中國留學生進行愛國主義教育。據閻潤濤先生撰文,曲嘯演講談完自己冤案昭雪即將結束之際,做了這樣的總結:「黨就是媽媽,媽媽打錯了孩子,孩子是不會也不應該記仇的!」瞬間,在座的留學生們明白了曲嘯演講的真實用意。

然而,一件出乎意料的事情突然發生了。來自台灣的汪榮祖教授發言道:「我過去只知道蔣介石國民黨是如何獨裁,如何玩政治、不誠實、專門欺騙台灣人說共產黨毛主席是多麼獨裁、多麼血腥、多麼殘酷地對待不同政見者。對國民黨的宣傳我從來都反著讀,絕不相信國民黨的騙子把戲,而真心相信大陸共產黨的報紙,因為那些報導都是跟國民黨的說法相反的。可是今天,曲嘯教授的演講,當真是血淚的控訴,句句血,聲聲淚!一個青年學者平白無故就坐牢22年!而這些,我在台灣時也看到過類似的報導,但報導的事件沒有這麼邪乎,沒有這麼真切,沒有這麼令人憤怒。」

「什麼黨是親娘,可如此長期的打自己的孩子,那還是親娘嗎?比後娘都殘忍,還有什麼資格要求被虐待的孩子忠誠於她?母親這樣對待自己的孩子,在任何文明國家都是非法的,都要受到法律的制裁的。」

汪榮祖的憤怒不僅讓閻潤濤等人震驚,也讓曲嘯如同遭受晴天霹靂。就此,曲嘯中止了在美國的巡迴演講,並提前回國,而曲嘯回國後基本上不再參加活動了,後來中風,卧床不起,十幾年後去世。

而在中國,類似曲嘯這樣大度「媽媽打錯了孩子,孩子是不會也不應該記仇的」中國人還有多少?

是時候該清醒了,我們目前雖無法真正當上考官,但我們至少要學會從內心唾棄中共,不去以孩子的身份慶祝中共國的生日。當我們內心唾棄中共的聲音匯成滾滾江河水,上天也會為之提供助力的,終有一天,我們會做回主人。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