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犯曾遇老僧相面」博文詳解雲南特大兇殺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6年10月05日訊】日前,雲南曲靖市會澤縣待補鎮野馬村發生駭人聽聞的9.28特大兇殺案,警方指27歲的楊清培因賭博欠下巨債,向親戚借錢被拒後,憤而連殺同村6戶共19名村民,包括父母等親人。

大陸財新網曾對該案提出質疑,但文章很快被刪。隨後,微博博主沈阿瑟以文言文格式發表一篇網路奇文,詳解這起殺人案的經過,並稱案發前楊清培曾遇老僧相面。

10月3日,博主沈阿瑟再發表一篇文言文《新史記•楊氏斫人記》。文中提到,楊清培早前去過一座寺廟,一位老僧看到楊清培的面相很奇特,就走上前對楊說:「你看起來是威武之相,應當以你的能力聞名於世,身家達到上億啊。」

楊不以為然地說:「如果真如你所說,很容易就能得到上億的財富,我將分一半給你!」然後嘲笑而去。

老僧見楊走了,想了很久,對身邊的弟子說:「我觀察這個年輕人,骨相雖然奇異,但命數不好,可惜是短命之相。」

作者說,他此前針對這起殺人案發表過一篇網文,但很快被刪。這次特以文言格式發表文章,不知該文是否能夠「長存」。

現附原文如下:

《新史記•楊氏斫人記》

阿瑟按:10月1日,我作塗鴉《19人被殺的楊XX案》一文,小文存活5個小時後被不見,甚憾。今天再作一文,立意已經有不同,且以文言出之,庶幾可長存乎?沈阿瑟,2016年10月3日。

文/沈阿瑟

楊氏清培者,曲靖會澤人也。少時家貧,草廬徒四壁,滿室蕭條。未弱冠即輟學,父楊關穩,令其勞作于田塍,清培曰:「吾幼弱,不堪也。」關穩詈之,清培訥然,不復言。母劉氏,唯嘆氣而已。

丙戌(2006)春,清培遠遊,入滇之春城,謀升斗焉。時工坊百業興,勞力者稀,賴己之多膂力,坊主皆喜之,清培晝勞夜作,歲入頗饒,時倍於同儕者。積數載,得美婦,遂結髮,尋誕一女。

乙未(2015)冬,清培欲置車與,索囊計劃之,尚短錢兩萬。揆諸父,父楊關穩曰:「豚兒車與來,將光宗耀祖矣!」遂傾家而襄助焉。

丙申(2016)春,工坊蕭條,百業凋敝,清培遂失業。時有同門裡人某,覬覦清培之小財,誘之曰:「入北門關海堂事博戲,利可百倍。」清培遂入賭館,初稍得利,尋大虧。冀翻盤,旦日復往,罄資投注,復俱失。清培心益熱,質車與於債主,得錢二萬,復投注,奈何終夜盡喪。

清培邑邑不得志,遂返故里。老父見其未駕車與而來,急問其故。清培神色慘淡,言語失次,似有急難者。久之,乃以實告,並求諸父,期得斧資。父大怒,厲聲謾之。清培亦急,惡語以詬。勢急,清培操刀斫其父,血涌如注。偶頃,斃焉。母劉氏啟扉欲遁,清培復橫刀戮之。

時方亥時,清培欲掩屍以藏。忽聞人聲,及戶啟,乃四叔楊關文也。關文駭然,急奔,清培斷其路,迅出利刃刺關文,關文亦歿。鄰人有犬覺之,吠聲起,女主出視,見清培逐犬而斫,大驚曰:「清培何屠吾家愛犬耶?!」清培未發一言,竟徑斫女主,女主亦立踣,血殷滿地……及旦日衙吏來,乃知清培已殺十九人矣。

既已,清培遁逸。

既聞命案,滇曲靖之吏空衙而出,遍而捕之。久之,乃獲清培於春城市中。鞫之,清培作色自若,從容笑曰:「今自度必死,天下人可安枕席矣,吾以單刀斫十九人致名天下,死固其宜也。」

初,清培游於野寺。有老僧見而異之,趨之,曰:「君豹准而獅鼻,鷹視而狼顧,此武威之相也,君當以勇力聞達於世,可身致億金也。」清培哂之,曰:「誠如尊言,取富貴如探囊耳,當與君共之!」勿禮,徑笑而去。老僧見其去,良久,乃言於其弟子曰:「老衲察斯生也,骨相雖奇,命數實乖。惜哉,必不壽。」

東吳野人沈阿瑟曰:殺人償命,國人以為古今之常理也。清培殺十九人,其罪當誅。雖然,豈有以錢財之怨而殺雙親者邪?天下之傾家者莫速於博,天下之敗德者亦莫甚於博,賭博之大害,可謂猛矣!又之,國朝窮鄉僻壤之庶民,其數猶甚眾,其家貧,其業艱,窮鄉之民入城廓謀生者頗不易,其屢遭窘迫之徒,宇內列邦未有如天朝者也。雖同戴青天,而城鄉相視若仇讎,其鋌而走險者幾希!今朝廷復倡偕同富裕之至道,謂之「和諧社會」,良有以也。有司宜恪承上意,務實為民,庶幾楊氏之事,克免於將來。不然,徒為天下發一浩嘆耳!

是為記。

2016年10月3日星期一,於長假旅途中

(記者張莉報導/責任編輯:趙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