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情偶記:小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6年10月24日訊】 三年前,我曾經寫過一個中篇《小艾》。編輯給出的評語是:文字可以,但故事單薄了些。被打發回來改寫潤色。結果改去改來的,最後被我自己扔進了垃圾桶。

小艾的原型是一個精明能幹的上海小姑娘,畢業於某外語學院,在一家外企做HR。她的中文名很少有人知道,她喜歡別人叫她的英文名:艾米麗。我嫌叫著拗口,熟悉了以後,就直呼小艾了。



我是跟著楊姐認識小艾的,她們是遠房親戚。楊姐曾留學美國,再嫁的先生又是日本人,她的圈內好友以國際友人居多。聽楊姐說,小艾三天兩頭的託她介紹對像。我曾仔細觀察過小艾,她有張很耐看的瓜子臉。只是那眼睛一瞄一瞄的,透露出她很有心計,與她的實際年齡不太相稱。用楊姐的話說:鬼頭鬼腦的,一看就是棚戶區長大的。



最後一次見到小艾,是在楊姐臨去日本的前夕,她看起來很憔悴,臉上新添了不少斑紋。楊姐把我叫到一邊,悄悄告訴我:艾米麗又懷孕了,是一個英國農夫留下的,這次她堅持要生下來,誰勸都不聽。

以上就是我認識的那個真實的小艾。其實,在我們的周圍,小艾現象並不孤立,她代表的是一批人的價值觀。在我不幸夭折的小說裡,小艾這個人物,是整篇小說裡的一根線。我寫東西,喜歡寫那些看不見的秘密,或者,那些被追逐潮流和熱鬧的眼睛忽略的陰暗面。我一直試圖努力去寫人性中明暗交錯的東西,去碰觸複雜的內心圖景,以及被神秘力量暗中推動的種種命運…….

小說沒寫成功。可小艾這個人物還在心裡擱著。於是就有了這篇小文。

——本文經《紀元心語》授權發布

責任編輯:李丹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