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房被拆妻改嫁 賈敬龍被「逼上樑山」杀村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6年10月26日訊】河北省石家莊村民賈敬龍抗強拆殺人而被判處死刑,日前,被中共最高法院核準死刑,在中國民間引起極大反彈,中國各界人士紛紛聯署簽名,呼籲最高法院刀下留人。成都知名作家譚作人說,賈敬龍案是一起典型的「逼上樑山」的案件,但民眾和官員在判決上同法不同罪引起公憤。

賈敬龍是石家莊市郊區村民,3年前在他準備舉辦婚禮時,他的私人別墅被村長兼書記何建華帶人暴力強拆,在強拆的同時他們父子和親戚們,被一群手裡拿著砍刀、片斧、各種棍棒的強拆人員毆打,對此,當地警方不執行法律責任。之後,他多次上訪無果,不但村委並沒有合法的發放回遷房,未婚妻也離他而去。

去年初,他用射釘槍射殺了村長何建華之後自首認罪,但仍被判處死刑。10月19日被中共最高法院核準死刑。

隨後,中國著名的司法專家包括: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何海波、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張千帆以及賀衛方等學者撰文呼籲中國最高法院,撤銷對賈敬龍的死刑核准裁定。

中國民間也有多位學者及維權人士在網上發起聯署行動,呼籲全國人大常委會赦免賈敬龍死刑﹔北京維權人士李蔚在網上發起聯署行動僅十餘小時,就有300多人參與簽名。

重慶學者薛仁義在發起的聯署行動,19號晚已98位中國各界公民簽名,呼籲最高法:刀下留人﹔24日賈敬龍死刑核准裁定期限最後一天,中國維權人士哎烏等人,通過電子郵件等形式,收集到了745人聯署簽名,呼籲最高法,撤銷對賈敬龍的死刑核准裁定。

25日,賈敬龍的姐姐賈敬媛向媒體表示,由於大量網民的聯署,尤其是大陸司法專家及學者們的呼籲支持,北京司法當局表示已收到律師發出的停止執行死刑的申請書。賈敬媛表示,賈敬龍被處以死刑的判決可能會改判。

賈敬龍案的辯護律師魏汝久認為,本案一審、二審的裁判,在事實認定和法律適用方面都存在明顯錯誤﹔本案不應核準死刑,應該撤銷原判,發回重新審判。魏律師表示,他給出律師意見書之後,目前仍然在等待最高法院的回覆。

魏汝久:「25日上午我又提出一個重要的法律文件給最高法院。那麼,這個案子它體現出我們這個國家在轉型和發展過程當中很多問題。比如說,農村土地得不到明確和平等的保護﹔還有,農民其權力在村委會這個體制下得不到保障。這些矛盾的出現才導致了案子的發生。不能單純看一個結果,還得考慮到產生這個結果的客觀原因。就是,不是賈敬龍本身的意願,賈敬龍對這個社會體制是無法抗拒的,要追求裡面的證據。」

撰文呼籲「刀下留人」、「罪不致死」的知名北京法學教授賀衛方分析,設身處地的站在賈敬龍的角度上可以體會,他內心的滿腔怒火、生不如死的那種絕望的感覺。

賀衛方:「對這樣子的年輕人來說,真正是非常大的一場災難。到底農民們自己的權力怎麼去保障,這是一個中國面臨非常嚴峻的問題。我認為,從中國現在減少死刑判決的司法政策的角度,不判他立即執行死刑,按照我們的體制,死刑緩期2年執行,這更加合理的。」

另一方面,賀衛方教授指出,當時對薄谷古開來的判決,法院方也僅找到他的兒子生命受到威脅,包括谷開來有所謂的「精神上的障礙」。既然薄谷開來可以被判死緩,為甚麼賈敬龍就必須死刑並且立即執行?

賀衛方:「總體感覺,如果法院想判一個人不死的話,他們總是會採納某些特別的,某些看起來非常的關照的那些理由。那麼,這個案件其實也提出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最高法院進行死刑覆核的時候,在程序方面是否能夠更加審慎。」

比如,死刑覆核的法官是否能夠親自面見被判死刑的人,聽取事情發生前後,他的心理狀態以及案件本身原委的一些更具體、更真確的看法。

賀衛方:「讓死刑的判決更加嚴謹、更加合理﹔程序更加公正一些。讓律師能夠真正的參與到死刑覆核的過程之中,律師的辯護一定能得到採納。這些方面,可能還需要我們今後,通過這個案件能夠反思,能夠做出一些制度上的改進。」

賈敬龍案是「逼上樑山」案件

成都知名作家譚作人說,賈敬龍案是一起典型的「逼上樑山」的案件,但民眾和官員在判決上同法不同罪引起公憤。

成都知名作家譚作人:「像落馬的大大小小官員,貪污上千萬、幾億、甚至幾百個億都沒有執行死刑,像那個內蒙的政法委書記冤殺呼格﹔還有內蒙古原副主席、公安廳長趙黎平,槍殺情婦並焚屍拋屍沒有死刑,薄谷開來的謀殺案也不是死刑立即執行。」

聯署發起人薛仁義說,賈敬龍的殺人是自己在受到巨大的無辜傷害的情況下發生的,卻不給他留一條生路,造成的負面影響將是巨大的。

薛仁義:「這個案子給民眾造成的印象就是,你官家不按章程辦事,前面有很多高官,有很殘酷的殺人手段,都沒有判處死刑。在這個案子中被殺者有極大過失、甚至犯罪嫌疑的情況下,人家忍無可忍的情況下殺了人,一點生機都不給人家留,老百姓會對法律會失望。」

知名網友秀才江湖說:該死的人共產黨不殺,不該死的人卻被遭共產黨虐殺讓人們無法接受。

知名網友秀才江湖:「山東濰坊村民丁漢忠等人在強拆案子中殺死那些擅闖民宅的人,還有小販夏峻峰殺死暴力城管,那些官府都判了死刑了,這個是很讓人氣憤的,雖然廢除死刑在目前大陸有這個趨勢,但是廢除死刑,不應該從貪官開始,不應該從衙役開始,應該從我們的底層開始。」

秀才江湖說,在沒廢除死刑之前,應該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犯了死罪的人就該判死刑,不能因為他是官府的人,就避重就輕放他一馬。

秀才江湖質問,賈敬龍,怒殺村霸,未傷無辜,自首卻被判死刑,難道法律只是給老百姓定的嗎?

譚作人:「這個判決下來的話,中國可能老百姓處於一個沒有法律公正,沒有社會的救急,司法的救助,這麼一個條件下,完全依靠自己起來抗爭,今後這樣的案例會越來越多,那麼整個社會就處於一種強烈對抗的一個狀態。」

薛仁義說,在今天這個社會矛盾日益尖銳的情況下,憤怒的、絕望的、懷著忍無可忍的人太多了,他們從法律層面上看不見希望的話,這後果是非常嚴重的。留下賈敬龍一命,對這個社會的和諧,對人們看到未來的希望是有積極作用的。

著名學者張耀傑說,如果賈敬龍被執行死刑,留給遭受壓迫卻投訴無門者的唯一選擇,只能是復仇中免除後患的斬草除根、一網打盡,甚至於是欺軟怕硬、恃強凌弱的玉石俱焚、濫殺無辜。而賈敬龍復仇中所表現出的人性底線和善良意願,將從此絕跡……」

賈敬龍自己說:凡有一步可退,給老百姓留條生路,我不會走上這條不歸之路﹔是這個世道把我逼得無以為繼、逼上樑山。

三億巨貪免死 變相特赦貪官

就是中國民間各界人士呼籲最高法院刀下留人,赦免賈敬龍的死刑之際。中共官媒報導,前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受賄1.1億元,上月底被判無期徒刑。10月14日,山西省前人大副主任金道銘受賄1.2億元,被判無期徒刑。

10月9日,前雲南省委書記白恩培受賄近2.5億元,被判處死刑,並終身監禁。10月17日,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前副司長魏鵬遠受賄超2億被判死緩,終身監禁。黑龍江龍煤集團物資供應分公司原副總於鐵義受賄超3億元。10月22日被判死緩,終身監禁。

中共最高法院4月18日出臺的最新司法解釋,對貪污罪、受賄罪的死刑適用作出原則性規定,其中死刑立即執行適用於犯罪數額特別巨大,犯罪情節特別嚴重的,可以判處死緩。

同時還將可判處死刑金額的「數額特別巨大」的標準,由10萬元提至300百萬元以上。

但最近貪官判決,犯罪「數額特別巨大」標準,已被法院由300百萬元以上,變成3億元以上。網民認為,這意味無數貪官可確保「生命安全」,這無疑就是變相特赦貪污死罪而成為貪官的「免死金牌」。

對此,網民紛紛質問,官員貪腐金額沒有最高,只有更高,為甚麼不判刑?

秀才江湖:「不判他們死刑不是為了保護個人,而是保護它們的體制,保護它們的面子,如果殺掉他們的話,在無官不貪的中共官場,巨貪太多,都被追責的話,許多巨貪都要被判死刑了,這樣的它的政權就會不穩,就會影響它的統治基礎。」

網友「飛駿侃春秋」發文說:近幾年不斷有良心人士呼籲在中國廢除死刑,結果招來一片反對聲,反對最多的居然是無權無勢的普通平民,因為平民企圖用死刑來威懾貪贓枉法的大貪官。

但是近幾年查處的一長串大貪官,貪腐資產動輒幾百、幾千億,家藏贓款也都是論噸計珍寶卡車拖,一個小科長贓款就燒壞了幾十臺點鈔機,可有哪一個給判了死刑的?而自衛抗暴的小販夏俊峰給判了死刑,賈敬龍被覆核死刑立即執行。

他表示,哪些對「廢除死刑」說不的小民百姓是不是該醒了?別忘了「廢除死刑」受益最大的群體可是無權無勢的平民百姓。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趙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