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中紀委新舉動 外交部有人要出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0月25日,中共中紀委監察網站登載了這樣一則消息:近日,中央紀委駐外交部紀檢組制定並印發了《中央紀委駐外交部紀檢組與外交部部內部屬單位及駐外使領館領導幹部談話工作辦法》,要求外交部各有關單位認真遵照執行。

《辦法》進一步規範了駐部紀檢組對外交部部內部屬單位及駐外使領館領導幹部開展任職談話、駐外使領館館長和紀檢委員回國述職述廉談話、提醒談話和誡勉談話的相關工作,分別針對談話物件、談話內容和談話形式作出了詳細規定。對無故不接受相關談話或不如實報告有關情況的黨員領導幹部,駐部紀檢組將視情予以通報批評或追究紀律責任。

在筆者的印象中,中紀委派駐各中央單位的紀檢組出臺這樣的《辦法》尚屬首次,而其的出臺除了傳遞紀檢組約談的人員範圍外,更是在暗示紀檢組在外交部的監察似乎遇到了某種阻力,因此才以此對有關人員進行約束,並告知如果「無故不接受談話」或「不如實報告有關情況」,將受到處分。

而就在10月12日,中央巡視組剛剛向外交部黨委回饋了專項巡視情況。其發現的主要問題除了「黨委領導核心作用有待加強」外,還有「選人用人工作不夠規範,存在違規提拔、違規兼職等問題。資金資產監管不到位,工程項目和物資採購存在違規問題」﹔巡視組還收到了反映一些領導幹部的問題線索。應是追尋著這些問題,中紀委駐外交部紀檢組加大了監管的力度。

為甚麼中紀委此番要以此新舉動來針對外交部呢?當然是反腐並清剿外交系統江派馬仔、使外交部向習近平看齊的需要。

早在江澤民掌政後期,就設立了中央外交工作領導小組暨國家安全領導小組。除國家主席、國家副主席擔任正、副組長外,成員一般包括負責涉外事務的國務院副總理或國務委員,外交部、國防部、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商務部、港澳辦、僑辦、新聞辦的負責人,以及中宣部、中聯部的部長,總參謀部的高級將領等。

當年江通過這一架構,不僅使其在卸任前的三年實現了對外交及國安的全面掌控,而且即便在其卸任後,江依靠曾經安插的人馬在黨控外事與國安領域仍有一定的權重。中共從1993年至2013年的四任外交部長錢其琛、唐家璇、李肇星、楊潔篪都隸屬於江派,尤其是李肇星,更是因為善於拍江馬屁並追隨江詆譭、迫害法輪功而被提拔。

據美國副總統切尼回憶錄披露,2002年春天美國邀請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國家副主席胡錦濤訪美,當時美方是以准國家主席身份接待他的。在此期間,切尼希望通過一對一的談話瞭解胡的真實想法。於是,在午宴後將胡單獨請進書房,不料陪同其出訪的中共外交部副部長的李肇星硬闖了進來。不想被江抓到把柄的胡又變成了溫吞水。

2004年初,江還位居軍委主席時,切尼訪問北京時受總統布希委託傳達一項敏感資訊給胡錦濤。因為事涉敏感,所以布希要求切尼在一對一的情況下傳達,但是並沒有成功,因為房間裡早已被曾慶紅安上了竊聽器。此時的李肇星也早已是外交部部長。

2007年,江系人馬製造輿論稱,十七大中央準備讓67歲的李肇星再上一層樓,進入政治局。沒想到,胡突然行動,宣佈免去李肇星的外交部部長職務,任命楊潔篪接替。這是胡故意敲打江而為之。

李肇星下臺後,出任人大外事委員會委員。在2012年3月14日溫家寶召開的記者招待會上,擔任主持人的李肇星為避免談到王立軍事件,多次與溫耳語,問其是否可以結束,都被溫拒絕,其中的原委不說也可想而知。因為王立軍的背後牽涉的是薄熙來、周永康乃至江澤民。

而接替李肇星的楊潔篪,曾於2001年被江任命為中國駐美大使。在任期間,他秉承江的旨意,不遺餘力在海外散播關於法輪功的謠言。2002年溫家寶訪美時,楊潔篪還處心積慮不想讓其看到法輪功歡迎和請願的橫幅,甚至還僭越,代替溫家寶接受華人歡迎。當時有分析認為,楊潔篪是想讓溫以為法輪功「反華」,從而將反對鎮壓的溫和江綁在一起。

2011年,楊潔篪在陪同胡錦濤訪美期間,參加了歐巴馬舉辦的「三加三」私人聚會。之後,他將會談中胡承諾不再鎮壓法輪功的資訊傳遞給了江,這才出現了胡訪美未歸而國內出現再提「天安門自焚事件」的怪事。

2012年盲人維權律師陳游標被迫逃入美國駐北京大使館後,外交部高調「反美」,稱對美國「干涉」中國內政表示強烈不滿,並要求美方道歉,反思自己的政策和做法。而彼時的胡錦濤的調門與外交部並不相同,反而是稱「 要通過對話解決分歧」,希望雙方「抓住機遇,排除干擾,共同努力」。楊潔篪的所為使其在習近平上臺後一年多,其職位就被王毅取代。2014年香港《爭鳴》雜誌1月號亦透露,楊潔篪向中共中央作了檢查,承認任期內放任腐敗,違規事件不斷髮生,部門政紀渙散、作風墮落等。

王毅上任後的外交部,尤其是駐外使領館的江派馬仔並未被清除,習近平等出訪,駐外使領館的一再攪局就是例證。

江派掌控的外交部除了追隨江、掣肘胡錦濤,攪局習近平,並借由海外各使領館詆譭法輪功,協助主導迫害的中央「610辦公室」向海外輸出仇恨外,自身也是充滿了腐敗。比如其在北京的工程,其駐外使領館的場館建設工程、採購物品等,都存在不小的問題。

2014年1月《南方週末》的一篇報導稱,外交部數百名離退休官員組成的顧問團,最近十年以來,在回扣和高額利息的誘惑下,協助綠源公司從外交部人員中吸納了1.5億元鉅資,顧問團當中不乏為司級以上的官員,有外交部前部長助理、前聯合國副秘書長、前禮賓司司長、前駐牙買加大使等等。他們究竟是誰?

此外,近年來,中共駐外使領館都在投資開辦「中國簽證申請服務中心」,這個有著官方背景的機構,以代辦外國人前往中國簽證費以及海外大陸移民回國探親辦理簽證的名義,攫取巨額利益。有人估計,年收益在數十億美金。這些錢又去了哪裏?

中央紀委駐外交部紀檢組制定並印發的《辦法》中,約談物件包括外交部部屬單位領導和駐外使領館館長和紀檢委員,除了要監察腐敗問題外,更是藉此要他們在政治上向習近平看齊,同時進一步清除外交部的「兩面派」。

或許是李肇星已經預感了危機的迫近,10月21日,李肇星在山東論壇上發表主旨演講時,非常蹊蹺的反覆強調人民的重要性,而「人民」一詞是習近平近幾年來頻繁提及的。顯然,這折射了李肇星內心的惶恐不安,以及他希望以此示好習近平,擺脫厄運。然而,無論是李肇星,還是外交部其他追隨江澤民的官員,都需記住的是:天理昭昭,疏而不漏。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