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林達:武警高層被一鍋端說明瞭一件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六中全會公報,首度證實了中共中央候補委員、原武警部隊副司令員牛志忠中將嚴重違紀,已被開除黨籍。央視新聞聯播播出會議的畫面,中共中央委員、原武警部隊司令員王建平缺席,間接證實王建平落馬的消息。

習近平在軍隊展開反腐風暴,武警部隊是重災區,上屆武警高層幾乎被一鍋端。除了王建平、牛志忠等人落馬,此前曾有報導,武警副司令員戴肅軍中將10月20日被帶走調查,副司令員潘昌傑、副政委姚立功被免職。

十八大以來,武警部隊被密集清洗,已有多名高級軍官落馬,如廣東省公安廳黨委原副書記武警少將蔡廣遼、武警交通指揮部原司令記武警少將劉佔琪、武警交通指揮部原政委記武警少將王信、天津消防總隊原政委武警大校徐豪元、武警交通指揮部原工程師武警大校繆貴榮、新疆公安邊防總隊原總隊長武警大校張根恆、武警交通指揮部原副司令員武警少將翟木田、武警福建總隊原司令員武警少將楊海、武警工程大學原校長武警少將瀋濤、武警江蘇總隊原司令員武警少將於鐵民等。

武警部隊在名義上是接受國務院和中央軍委雙重領導,但其實際掌控權在國務院的公安部之下,其實也就是主要掌控在政法委手中。此前周永康任政法委書記期間,其年維穩經費曾經超過軍費開支,到最後政法委權力做大,成為「第二權力中央」,胡溫「政令難出中南海」,很大原因就是周永康依仗其掌控的武警力量。用中共的話講就是,周永康不僅手握「刀把子」,還握著武警部隊這個「槍桿子」。

江澤民剛上臺的時期,由於被「楊家將」掌控軍權,江不得不轉而倚重武警,並為此花費了巨大精力和金錢。武警在此時期得到迅速發展,一度被海內外呼為「江家軍」。1996年12月,中共中央軍委決定將武警部隊總部由副大軍區級升格為正大軍區級,主官授上將銜,使武警司令員的級別與七大軍區的司令員同級別。1999年新年,時任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視察武警北京市總隊十一支隊,從此中共加大了對武警部隊的扶持。武警此後逐漸發展到同中共陸、海、空三軍以及第二炮兵地位相當,且規模越來越大,裝備越來越精良,官兵待遇亦越來越高。中共武警人數發展迅速,外部估計,中共武警部隊的總兵力估計達150萬,包括超過半數的80萬內衛部隊。

武警成為了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民眾的主要暴力武裝。2006年,武警司令和政委撰文,要求部隊向應付大規模群體事件方向轉變,其實就是要準備應付大規模的民眾請願騷亂﹔同時,武警軍隊化、地方化是此前江澤民及周永康的政法委對抗胡溫中央的戰略之一。

除此之外,被江派所把持中共武警部隊,涉嫌多次參與政變。江澤民、曾慶紅、薄熙來、周永康圖謀十八大後的政變從習近平手中奪權所倚仗的重要武裝力量即是武警,包括王立軍逃館事件中,薄熙來曾動用武警包圍美領館,隨後的3.19政變中,周永康動用的也是武警。

習近平掌權後,武警成為最大的一個威脅。有消息來源說,劉源作為有武警資歷的軍委下轄部門現役高階將領,曾數次放言「武警已不在共產黨手裡」。劉源無疑是要習近平迅速收回武警指揮權。他甚至對習近平直言:「兩會前不管(武警問題),政變或難避免!」

習近平上任後,開始不斷清洗武警部隊,其中僅武警交通指揮部就有4名將軍先後落馬﹔同時對武警總部及多省武警總隊高層人事進行不斷調整,僅2015年,武警總部有4名副大軍區級高級將領轉任新職,多省市武警總隊負責人被調整。

習近平2016年軍改的3大重點之一就是武警部隊改革。1月2日,中共中央軍委印發《關於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的意見》。該意見提到,「武裝警察部隊指揮管理體制和力量結構。加強中央軍委對武裝力量的集中統一領導,調整武警部隊指揮管理體制,優化力量結構和部隊編成」。今年初開始軍改時,習近平調任太子黨、原國防部長秦基偉上將之子、前軍事科學院副院長秦天少將出任武警部隊參謀長。此前的2014年年底,習近平已調任同為太子黨、與之關係密切的副總參謀長王寧出任武警部隊司令員。通過不斷的清洗與高層人事佈局,習近平當局已基本掌控了武警部隊。今年5月底,大陸有31個省動用數十萬武警在北京方向及相關重點方向舉行了一場大規模演練,這是習近平對武警部隊的一次測試和演練,是在為未來展開抓捕江澤民的重大行動做準備。

王建平擔任武警部隊司令員時,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是他的直接上級領導,同時他也是郭伯雄和徐才厚的屬下。習近平當局2014年將王建平調職,主要是為了將他調離武警權力基地。據軍方高層傳達,王建平被抓後,舉報了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令計劃及江澤民的前大秘、現任中共軍委政治工作部副主任賈廷安。

進入2016年,在習近平執政三年多之後,武警高層被一鍋端,說明瞭一件事情,中共這部權力機器的重要部份,從軍隊、武警、政法到宣傳系統、地方勢力等等,之前幾乎全部被江澤民集團所掌控,這也是為何江澤民仍然未被習近平當局公開抓捕的主要原因之一,這也是為甚麼習近平必須成為中共的領導核心的主要原因。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