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寧:將希特勒逼上法庭盤問的德國律師(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那麼,是甚麼原因讓利騰明知道自己將付出慘痛代價,卻仍義無反顧的將希特勒逼上了法庭?利騰1925年曾在一篇文章中寫道:「沒有負罪感,人就無法活下去,所以,我們必須有勇氣接受負罪感和責任。」他相信,不作為也可以產生負罪感。他的這種思想如何形成的?

家庭背景:貴族加猶太人

漢斯.利騰出生於1903年6月,其祖父是一名猶太商人,靠販賣糧食和木頭髮了大財,後開了一家銀行。其父親弗裡茨.利騰在殷實的家庭中成長,受到了良好教育,獲得博士學位,並成為了一名律師,後來到哥尼斯堡大學任法學教授,其後被任命為大學法律系主任。一戰後,則成為哥尼斯堡大學校長。

有意思的是,在不斷向社會頂層攀爬的過程中,弗裡茨刻意擺脫他的猶太教背景,甚至改信了新教。憑藉著自身的努力,弗裡茨在哥尼斯堡建造了一座豪宅,這座宅子以「利騰庭院」聞名,並成為1920年代末和1930年代初,東普魯士社交界的精英聚會的場所。對於與上層人物打交道,弗裡茨十分熱衷,因此人們常常開玩笑的稱他是「東普魯士的無冕之王」。

宅子的女主人、漢斯.利騰的母親伊姆加德.利騰則來自一個古老的貴族家庭,這個家庭湧現了不少騎士、牧師和大學教授。她與弗裡茨是在哈雷大學相識的。對於丈夫的所為,伊姆加德應該說是厭惡的,雙方緊張的關係導致後來的家庭破碎。

聰慧早現和虔誠信教

漢斯是利騰夫婦的第一個兒子,他還有兩個弟弟。他性格中那些重要的因素,在他幼年時就已經顯現,其中第一項就是漢斯具有驚人的理解力和記憶力。在他4歲時,就可以大段大段背誦格林童話;他還能完整的複述人們的對話,這常常讓他的父母陷入尷尬境地。他還會寫詩。

進入學校後,早慧的漢斯,遠遠領先於與他同齡的學生,是一個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完成學業並取得優異成績的學生。成年後,他幾乎能記住自己讀過的所有東西,能夠在幾小時內不停的背誦自己喜愛的作家的作品。他甚至還學過希伯來語、梵文和中東音樂。

在漢斯很小的時候,他就顯露出了對宗教的虔誠之情。他非常喜歡聽媽媽講述「聖嬰降世」的故事。此外,他還具有平等意識,小小年紀就與街頭清潔工友好相待,而他卻對來到利騰大院的貴客從未表達過類似的敬意。

漢斯亦將承諾看的很重,如果有人輕率的向他許下一個承諾卻沒有兌現,他就會一直待在那個人身邊,帶著一臉責備的表情,不停的重複:「但是,你答應過的。你必須兌現承諾。」

幼時虔誠的信仰、對被壓迫者的同情、正義感、重視承諾,昭示著成年後漢斯為何可以做出驚人的行為:將希特勒逼上法庭並加以盤問。

成為律師

在漢斯.利騰12歲時,即1915年,父親弗裡茨接到命令,參加了一戰。1918年德國戰敗後,他從戰場返回家中。他發現,漢斯無心從事法律職業,反而希望致力於研究文學或藝術,而且對宗教十分虔誠。弗裡茨遂強迫漢斯學習法律,這遭到了漢斯的反抗。漢斯曾在日記中寫道:「天堂中的牛百般無聊時,就創造了法學。」他還在碼頭找了份工作,當起了工人。弗裡茨只好妥協,允許漢斯在學習法律的同時,學習藝術史。

1921年夏天,漢斯進入哥尼斯堡大學學習。作為報復,他會參加父親的講座,同他展開無情的辯論。不過,與父親的不和,並不影響他成為才華橫溢的法學學生。他與生俱來的洞察力和過目不忘的記憶力,使他以驚人的高分通過了兩次司法資格考試。1928年秋天,漢斯正式登記成為一名律師,而他與父親間的衝突,更加磨練了漢斯作為出庭律師所需的技能。

漢斯在成為律師後,起初從事的是離婚、遺囑等民事業務,也賺到了一些錢,但其幼時形成的對被壓迫者的同情和正義感,使其慢慢將重心轉到了政治案件上,他常常為柏林共產黨和左翼人士辯護。弗裡茨擔心這將累及家人,要求漢斯改變姓氏,但普魯士司法部卻不予批准。

有人說利騰是社會主義者,但事實上他是無黨派的,且對德國共產黨領導人並無甚麼尊敬之情,甚至拒絕與德共合作,不過,他卻願意捍衛德國工人們的權益,向權勢人物宣戰,並為此與「紅色救助會」合作。

成年後的律師漢斯.利騰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不妨聽聽認識他的一些人的印象:「最為無私,最樂於助人……是一位天生的真正的基督徒,同時也是一位信仰虔誠的基督徒。」「(他)有一種複雜的世界觀,首要的就是『原始的基督教教義和無政府主義』。」「這位如水晶般透明的辯論高手,渾身洋溢著的那種熾熱的中世紀聖母崇拜,已經遠遠超過了『宗教情感』的程度。」

而在利騰筆下,我們讀到了對上帝的責任,對上帝創造同類的責任;堅定效忠於一種理念,全身心的投入;「內在需要」;殉難。這些都決定了他身為律師後的所為。

由於利騰作為政治律師的名聲越來越響,找他辦案的人也越來越多,他辦理其他民事案件的時間也越來越少,錢也掙的很少,不得不求助於父母,但利騰樂在其中,也因此成為了客戶們的英雄。在利騰代理埃登舞蹈宮案前,他的所作所為已使他受到了柏林警方長期的敵視。

不過,也正是這樣的利騰,才敢在埃登舞蹈宮案中,將希特勒逼上了法庭並加以盤問。

付出高昂代價

盤問希特勒後,納粹黨大肆炒作弗裡茨在外國銀行隱藏資金並逃稅的醜聞,這使得漢斯.利騰與父親徹底走向決裂,弗裡茨切斷了對長子的一切經濟支持和聯繫。

利騰家族的其他成員,也受到了影響。漢斯的兄弟海因茨和賴納被逐出了前途一片光明的戲劇界乃至德國,母親伊姆加德也過早的衰老了。而利騰本人在執業過程中也遇到了更多的困難,但他依然勇敢的與納粹黨在法庭上交鋒。

利騰之死

此時的德國政治風向開始發生變化,在1932年7月舉行的國會選舉中,納粹黨獲得了37.3%的選票,獲得230個議席,一躍成為國會中最大的黨派。1932年8月,總統興登堡召見希特勒並試圖說服他與佛朗茨.馮.巴本共同組成聯合政府,但希特勒予以拒絕,聲言作為最大政黨的領袖,要得到「包括一切方面的整個國家權力」,隨即興登堡也發表聲明加以拒絕。就在這時,巴本和施萊歇爾為了一己私利,互相拆臺,推舉希特勒上臺當了總理。在1933年1月希特勒登上總理寶座那一刻起,魏瑪共和國正式死亡,第三帝國誕生。希特勒很快攫取了全部的權力,並走向獨裁,德國律師界也受到清洗。

這對漢斯.利騰來說當然不是件好事。1933年2月底,利騰被捕,並被送到了條件惡劣的松嫩堡監獄,監獄中的許多看守,正是「暴風33隊」的隊員。在監獄中,利騰被暴打,「他的眼鏡被打碎了,牙齒被敲掉了,鬍子也被剪掉了」。其一同被關押的人透露,利騰被打的無法走路,還曾經差點被掐死。4月初,利騰試圖割腕自殺,但沒有成功。

在利騰被關進監獄後,他的好友,尤其是他的母親伊姆加德,利用自己曾經的納粹上層關係,四處奔走營救。雖然被允許去監獄探望,甚至將利騰轉到了條件稍好的監獄,但沒有人敢釋放利騰。在關押期間,利騰還被逐出了律師界。

有納粹高官曾說:「沒有人能夠為利騰做任何事情。當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希特勒的臉都紫了。」毫無疑問,希特勒絕不會忘記自己在埃登舞蹈宮案中所受到的羞辱。

後來,利騰在監獄中不堪忍受,再度自殺,但仍然未遂。他的朋友們曾試圖安排越獄,也沒有成功。1937年,利騰被送到了臭名昭著的達豪集中營。1938年2月5日,利騰在集中營的廁所裡上吊自殺,結束了5年的痛苦折磨生活,終年34歲。

伊姆加德在監獄認屍時,並不認可自殺的說法。她後來寫道:「我知道,我和殺害我兒子的凶手一起站在我兒子的屍體旁邊。」

漢斯.利騰在慕尼黑火化後,骨灰被送回了柏林,安葬在公墓中,伊姆加德是利騰家唯一出席葬禮的人。她選擇了最簡單的安葬儀式,「結束這樣的一生後,用任何壯麗的儀式來安葬我的兒子,對我似乎都是一種諷刺。」她還拒絕牧師主持葬禮,因為害怕自己會「落入(納粹)德國基督教之手」。她唯一的要求是要有音樂,由風琴師演奏巴赫的《聖馬修受難曲》。

當時很多人都認為利騰殉難的原因是「他衝撞了希特勒」。倫敦的《泰晤士報》1940年介紹了伊姆加德在英國出版的回憶錄,文章寫道:利騰讓坐在證人席上的「希特勒坐立難安」,它的結論是:「似乎不會再有任何疑問,對於利騰,並沒有提起任何指控,無情的仇恨,慢慢逼死了他。」

關於利騰的回憶錄也傳到了美國羅斯福夫人埃莉諾手中。她在專欄文章中寫道:「當有人看到,為了維護正義,為了維護對法律和依法享有的自由的尊重,漢斯.利騰才投身於這樣一場苦戰。如果漢斯.利騰所對抗的這樣一種政權,一想到這個世界上其他地方也可能發生這樣的事情時,這個人肯定會感到戰慄不已。」

重生的利騰

漢斯.利騰死後不久,伊姆加德帶著兒子海因茨去了英國,並為盟國工作,直至戰爭結束。期間撰寫了關於漢斯的回憶錄。弗裡茨後前往北愛爾蘭,1940年去世。

戰爭結束後,伊姆加德回到德國,最初住在西德的巴伐利亞,因飽受德國人對為盟國工作之人的敵意,她前往東德,東德政府給了她公認的「法西斯受害者」的身份,併發放了撫恤金,海因茨陪伴在她身邊。1953年6月,伊姆加德病逝,遭受沉重打擊的海因茨也在兩年後自殺。

利騰家的另一個孩子賴納1934年被迫離開德國後,四處流浪,最後在瑞士度過了餘生。1972年去世。

在很長一段時間,曾經幫助過不少左翼和共產黨員的漢斯.利騰,更為東德所接受,因為他的不少客戶和同行都在東德工作。1951年,東柏林政府將東柏林最重要的法院所在地新弗雷德里克大街改名為漢斯.利騰大街,法院中也立有利騰的半身像。不過,東德出版的利騰傳記中,悄悄刪除了他對共產黨厭惡的表述。

1970年代末,西德律師發起了「刑事辯護的復興」運動。魏瑪時期政治案件中的刑辯律師利騰進入了他們的視野。此後,關於利騰的文章,開始出現,在法律的、專業性的雜誌和工具書上。律師利騰被視為德國律師協會的一位「英雄和殉道者」,他「寧願犧牲自己的性命,也要保護在自己的辦公室裡接受委託時獲知的秘密」。

1988年,在加入歐洲民主和世界人權律師協會後,民主律師協會和共和律師協會開始每年兩次向致力於人權事業的律師們頒發漢斯.利騰獎。漢斯.利騰被定位為「法律的辯護人」。

兩德統一後,漢斯.利騰大街的名稱,在各方努力下被保留下來,德國律師協會也保留了「漢斯.利騰大廈」的名字。在新的漢斯.利騰大廈在1999年奠基時,德國律師協會會長寫道:利騰是一位全身心投入的律師,是為自由和正義而戰的永不疲倦的戰士。

啟示

當年,在面對納粹政權時,德國有眾多的法官與律師拋棄了法律與職業的尊嚴,而漢斯.利騰卻憑著堅定的信念,以自己風骨,捍衛了法律和律師的尊嚴。類似的情形,身為中國人的我們何嘗陌生?

就在當下的中國,就有這樣一批律師,不畏強權,勇敢的為受迫害者發聲,捍衛著律師的尊嚴,哪怕遭受肉體和精神上的折磨,比如高智晟律師等。沒有人否認,當歷史走過這一頁,這些在這個時期昂起頭顱的律師們,會像漢斯.利騰一樣,不僅贏得業界崇高的敬意,更將成為中國律師的代名詞。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