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川普當選是宇宙的選擇?美共和黨提「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蘋果日報今天最新的報導《共和黨議員促制裁打壓港自由官員凍結資產禁入境》中說:

兩名美國參議員會見訪問美國的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後,宣佈在國會提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要求美國政府對壓制香港自由的中國及香港官員實施制裁,包括凍結在美國資產及禁止入境美國。

今天美國是共和黨的天下,參眾兩院都是共和黨,總統也是共和黨。共和黨議員有這樣的表態對中共高官,如梁振英和張曉明這一類人,最有制約力的。爲甚麽?他們生活在利益之上,他們永遠會考慮到自己的利益,利益受到傷害對他們的傷害是最大的。他們缺乏靈魂的思考,所以利益的一切成爲他們生命的全部,他們爲甚麽在美國有資產?那是留後路,別看在香港這麽折騰,他們想利用美國政府和社會滿足自己的後半生。

提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是共和黨參議員柯頓(Tom Cotton)及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聯合主席魯比奧(Marco Rubio),魯比奧曾與特朗普競逐共和黨總統侯選人提名,今年初宣佈退選。

法案其中一項要點是要求美國總統對侵害香港自由的中國及香港官員實施制裁,包括負責策劃銅鑼灣書店事件的人,及其他監視和拘禁香港記者與壓制香港自由的人。美國會凍結這些人在美國的資產及禁止他們入境。美國政府亦應表明,所有因參與爭取普選非暴力示威活動而被拘捕的港人,不會因此被拒發美國旅遊簽證。參議員柯頓在聲明中指,法案將向中國政府官員發出清楚訊息,損害香港自由及違背香港保持高求自治的承諾,不會沒有代價。

這個針對性就極強了,香港青年學子黃之鋒在西方媒體的採訪中說過,他要從最前綫退出來,他要到海外求學。他現在的社會經歷和政治取向遠遠比現在的大學生成熟。我們知道黃之鋒有自己的信仰,所以能夠表現出那種內在的平和自然,但決不是軟弱。

成熟的人知道自己應該走甚麽樣的路,他們知道甚麽東西可以碰,甚麽東西不能碰,他們走的路很理智而不是單純砍殺的過程。中共的體制就會教人砍殺,勝者王侯,敗者寇。說句難聽話,就是累死自己。每個人都在奮鬥當中,在奮鬥著去佔有的過程就是殺死自己的過程,損害人本身品質的過程。人們缺失靈魂的認知,只想著肉體去佔有。

盧比奧說:「黃之鋒和其他的活動人士代表香港的未來。一個不會重走北京失敗的獨裁和一黨制的未來。未來,美國對香港人的民主抱負很感興趣,也會將其列為外交政策的優先項。」

盧比奧是共和黨中的重量級人物,他這樣的表態代表著美國政府未來的態度。

與此同時,紐約時報的報導中說,

「美國國會的一個委員會週三發佈一份報告說,國會應該對美中之間的貿易和投資進行更嚴格的審查,以防止中國在兩國經濟關係上佔便宜。該委員會提出了許多建議,包括建議國會成立一個政府小組,專門審查外國的收購交易,以阻止中國國有企業收購美國公司,或獲得美國公司的『有效控制權』。該委員會還說,國會應該要求一家政府監督機構,就製造業大規模外包到中國『是否導致國防工業基地被掏空』的問題起草一份報告。」

其實希拉裏就被揭示出來故意向中國洩露一些工業和經濟秘密,美國國會的這份報告和川普在競選中的說法是完全吻合的,說中共購買美國公司,竊取相當大的資源。

今天中美關係走到這一步就是時間到了,不是人能說得算的事。

今天無意中看到一篇報導,講的是一位在香港居住的美國人,他在美國大選前兩天在臉書上寫一篇東西,說自己知道川普會獲勝。

他說,三年前得了重病,在做手術的時候,自己的靈魂離體了。其實我們所說的人死了就是靈魂出去了,我們會聽見人說,「這個人完了,已經脫相了。」其實靈魂一出去,這個人就脫相了。我們形容一個東西沉,會說「死沉,死沉的。」大家知道死人會很沉,其實就是身體裏沒有魂魄了,現在科技叫做心臟停止跳動了,甚麽腦死亡?其實就是人的靈魂出去了,回不來就死了。這個人說自己靈魂出去之後,進入了時間隧道,看到了自己的未來。其中最關鍵的是三年之後的美國大選,說是一個與現實環境截然不同的一個人會獲勝,一個生意人會當選總統。他說川普當選是神的旨意。

川普當選是大家公認的打破了精英主義,打破了很多不成文的規矩。英法德等國家的一些傳統勢力都不接受川普,他也不在乎。川普利用了美國選舉體制,他成功了。

想想王岐山和習近平2012年上臺的時候,意識到整個黨的體系是他們的對手的時候,他們也是不在乎別人怎麽看。很多人說,他打破了集體領導,在那裏搞獨裁,這些人還停留在舊思維當中,習近平的出現也是同樣擊碎了共產黨體系中的所有規矩。他可以以黨的手段把共產黨弄死。

中共體制最邪惡的是摧毀了人們對道德根源的認知,道德是不歸屬於人的肉體的,是和靈魂連帶的。但中共把人說成猴子變的,要人遵守道德,怎麽遵守?沒有根源。就玩命整這塊肉了。

就像林丹的「傳奇」稱號成爲了他胡來的本錢,這是社會推動的。據說他在老婆懷著孕和剛生完孩子就外面找小三了,當把利益當成絕對的時候,這個世界就成了買肉、賣肉的了,男的要吃新鮮的,女人要找有錢的。

他在微薄上說,自己對不起家人。大家批他,但說實話,那樣一個社會中,有多少男人和女人一生只堅守一個伴侶?

如果那位朋友三年前看到了川普當選的話,時間是個神,一切都是定數。所以我說,「努力」是愚蠢的,「盡力和欣賞」是生命的體驗。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嚴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