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法輪大法弟子:「這樣的好老師真是難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我是一名中學教師。一九九八年元旦,我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一個月後,我的鼻炎、氣管炎、腳氣、神經性頭痛都不治而癒。從那時起,我真正懂得甚麼是無病一身輕,生活中快樂因素成了主旋律。

修煉法輪功更重要的是讓我的心性得到提升,道德品質不斷提高。在平時的待人處事中,我變的寬容、謙和,做事能夠考慮別人。在這裡舉兩個小事例:

寬慰撞人者

我兒子在小學讀書,記得一次班主任給我打電話說,你兒子的頭被別的同學給撞破了,你快過來看看。我馬上趕到學校辦公室,我一看兒子的額角被撞開大約三厘米的口子,還在不停的流血。班主任和辦公室的其他老師都說,找他家長,讓家長趕快帶孩子到人民醫院治療。我沒動心,我和老師們說不要緊,孩子沒事,簡單處理處理就行了。

後來家長來了,看架勢是怕我訛她,在辦公室門外和班主任爭吵起來了,我馬上過去對家長說:不要緊,我們到小區的診所包紮一下就行了。班主任不放心,非讓我們到大醫院,最後在我的要求下還是與家長到診所去了。簡單包紮後,所需費用都是我自己拿的,沒讓家長出一分錢。對此家長很是意外,原本以為我會狠狠訛她一下,結果一分錢沒讓她破費。她很不過意,執意要給我兒子買吃的,我拒絕了,告訴她:「你家孩子也不是故意的,你安慰一下他,別嚇著孩子。」因為她家孩子看到流血嚇得直哭。我對家長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我們師父要求我們做事先考慮別人,所以今天我才這樣做,你不要聽信電視上的造謠,法輪功是好的。

後來該家長又讓其丈夫給我買了百十元的物品,在小區門口等我,非要給我。我問他:「你妻子沒和你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嗎?」他說:「說了,可是我們也得表示一下心意。」我說:「既然你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就不要再給了,我肯定不能要,你拿回去給孩子吃吧。」其實這個家長是下崗職工,平時在小區門口擺個地攤,從哪個角度講,我也不能要啊。最後家長千恩萬謝走了。

免費補課

現在社會上的課外輔導班到處都是,很多在職教師也私下裡給學生補課收費。通常是一小時一百元。我給不少學生補過課,成績都有很大提升,大多都升入了重點中學。但是我沒要家長一分錢,沒吃過家長一頓飯。我的行為讓這些家長很受感動,大多數家長都有這樣一句話:「像你這樣的好老師真是難找。」

是啊,在這個物慾橫流,一切都向錢看的時代。白幹活,不要錢,聽起來都是笑話,別人都說你是傻子,所以這些找我補課的家長表現都是:驚訝、不解。後來他們知道我是因為修煉法輪功,做事先考慮別人,他們才理解了。同時也真正的改變了他們對法輪功的誤解,讓他們真正明白了原來法輪功是這麼好,這麼無私。

記得去年有個外校的學生家長托我們學校的領導找我給孩子補課。那時離中考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我說,太晚了,都快考試了,現在補能行嗎?領導說,死馬當作活馬醫吧。經過一個月的補課,孩子有了很大提高,最後順利考入一中這個重點中學。

家長在最後那次補課的時候過來了,問我:老師,多少錢一節課?我說不要錢,她很驚異,大概認為我只是謙讓一下,又問多少錢,我說:「我真的不要錢,因為我是煉法輪功的,我們師父要求我們做事先考慮別人。現在你家孩子學習有點困難,我只是幫幫忙,這麼點小事還用談錢嗎?」這位家長說:現在的社會還有不要錢白補課的?後來我又給她講了很多,包括天安門自焚偽案等等真相。最後她明白了,很是感謝我。我說:你要感謝的話,就在你的朋友圈裡把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告訴他們。她說:一定一定。

後來她的孩子拿到錄取通知書,她又打電話邀請我到高檔飯店吃飯,還請了北京的朋友,我都謝絕了。

我只是一名普通的法輪功學員。在我們煉功人中,這些所作所為真是太平常了,然而在當今這個社會有幾位教師能真正做到具有高尚的師德?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