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茹:陸媒再提香河老人 24年肉身不腐傳信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繼去年底央視四臺通過介紹佛教知識的節目,並借由北大教授樓宇烈之口,正面承認了佛家講的因果的存在,以及在今年9月央視一臺《撒貝南時間》首次播出了吉林省公安廳長白山市公安局刑事警察依靠當事人的姐姐的一次神奇夢境,成功破獲了一起殺人大案後,近日北京電視臺生活頻道再次報導了曾經轟動全國的河北香河老人肉身不腐之事,迄今為止,業已去世24年的她,肉身仍沒有腐敗,而且一頭白髮沒有脫落。

這位香河老人指的就是河北香河縣淑陽鎮胡莊子村的周鳳臣,她生前死後都給世人留下了難解之謎。當年國內眾多媒體都進行了翔實的報導。

做一件轟動全國的大事

而此次北京電視臺則先是報導了周鳳臣老人去世前的反常之舉。1992年農曆新年過後,在北京長子楊守德家居住了16年之久的周鳳臣老人多次要求返回香河,兒孫百般勸阻。直到8月,實在拗不過老人,才將其接回老家安居。

11月初,老人曾短暫住過醫院,後強行要求回家。之後,老人似乎開始有意識地為自己以後身體不腐做了充分的生理和心理準備,從喝涼水、吃晾飯、禁食、嘔吐、排泄、咳痰到淨口、淨身,整個過程有條不紊,歷時20餘天。之後又回到了北京。

11月24日夜,老人在神智非常清醒的狀態下自己拔掉氧氣管後說:「我要睡覺了,不需要它了。」隨後安祥的合上雙眼,停止了呼吸和心跳,享年88歲。

而據老人的孫子楊學強回憶,17日,老人跟他說「我的事大著呢,不但要讓香河知道,還讓全中國知道,最後讓全世界都知道」。當時楊學強並不明白老人說話的含義,直到老人去世後發生的奇異事情。

去世後的神異

據早期媒體和北京電視臺披露,周鳳臣老人去世後,她的身體並沒有像常人一樣很快冰涼僵硬,而是像平時睡覺一樣,神態安詳。正常情況下,人死之後體溫會在兩小時左右下降,屍體會出現屍僵和腐敗綠斑等現象,然而,這些情況並沒有在老人身上出現。從25號開始,老人的指尖在變紅,血液並沒有凝固;七天後,她的胳膊還能動,身體開始出現充氣現象,一天後,全身呈氣囊狀。此後,身體表皮部分破損,有大量無異味的紅色液體排出體外,此後隨著液體不斷排出,身體充氣逐漸減少,及至12月25日,液體基本排完,身體恢復原狀。12月30日晚,家人為老人換下了浸透液體的衣褲。

在老人去世後一個月左右的時候,老人的女兒和楊學強的兩位同事無意中用手觸摸了老人的身體,手上就沾上了一股香味。有的是左手觸到,有的是右手觸到,左手觸到的左手香,右手觸到的右手香,另外一隻手卻不香。這種香不是一般化妝品的香,而是一種說不出的幽幽清香。香是一直延續了一個月,洗都洗不掉。

1993年元旦後,老人身體開始排出油性分泌物,6個月後分泌量開始逐漸減少。當時間走入2016年,周鳳臣老人身體仍沒有出現腐敗現象。而這一切都是當今的科學所無法解釋的。正如其所預言的那樣,她轟動了整個中國,也引起了世界的注意。

預知身後事

由此可見,周鳳臣老人還具備預知功能,包括自己的身後事。

據當年的知情人士透露,周鳳臣老人的一位親屬就是其原先單位的同事,其父親跟那位同事去看過老人的屍首,但是沒讓進屋,從窗戶外面看了一眼。當時老人已逝去三年,聽他兒子說,「母親臨終時留下了話,讓家人把自己的衣服脫光,用竹蓆捲上放在炕上,說是自己成仙了,死後肉身不會腐、不許入殮,說了些神神鬼鬼的事情……」

覺得老人死後不穿衣、竹蓆捲著不合孝道,加之臨終時滿屋香氣,兒女們不敢違,就給這麼擱著了……很多人都知道這件事情。

此外,老人在醫院醫療期間,曾對她的小女兒脫口說出:「你大哥他們一會兒就來。」此話說了五分鐘之後,老人的長子楊守德真的從北京趕回來了。而當家人為安慰老人,說她的小孫子一會兒就回來時,老人搖搖頭說:「他明天才能回來呢!」果然第二天上午,她小孫子才從徐州匆匆趕來。老人臨終前五天的深夜,從香河回北京的路上,老人蒙著被子在車裡躺著,可是車走到那兒她都知道,說的完全對。

而在肉身保留上,老人仍顯示了其的預知功能。楊學強說,在老人停止呼吸的時候,他們根本還不知道甚麼叫肉身。直到老人往生的第十五天,他上班後到一個同事家去聊天,看到桌上有一大摞報紙,順手拿起一張,就看到一則報導九華山大興和尚肉身的報導。他一看報導所載和他奶奶的情況很相似,就趕快拿回家裡給家人看,於是才知道老人可能變成肉身了。他們就想把老人的身體保存下來。

楊學強去找了中國人體科學研究院,人科院派了一位修佛的一級教授帶隊前往。這位教授說,老人家是靠自己的修持,達到了一個很高的層次。在二十世紀的末期我們中國能出現這樣一位老人,是我們中華民族的驕傲。之後,人科院就下達了保護老人肉身的通知。楊學強在當天早晨做了個夢,夢中奶奶對他說,從今天開始,你們辦我的事就不用再偷偷摸摸了。

顯而易見,周鳳臣老人已經預見到自己如果還呆在農村,按照農村的風俗,兩三天後就得埋葬,而在北京,則通過這種方式身體得以保存。在一些科研部門及地方政府關照下,楊家沒有將老人遺體火化,並於1993年7月5日晚運回香河故居安置。

除了預知功能,老人生前還有著感應功能,比如說她到北京住以後,農村家裡發生了甚麼事她都知道,而且有時家裡人或鄉親們中的哪一個人要到北京來看她,她早晨就知道了,說要留飯,今天中午有誰來,一定來,這一天就真有人來,分毫不差。

科學無法解釋

周鳳臣老人肉身不腐之事在當年引起了社會廣泛的關注,包括當年研究人體科學的錢學森。然而,按照常人手段的研究結果,人們始終無法解開謎團。

據武警後勤總部衛生部原部長李深透露:1993年11月16日該院醫務人員為老人進行心電圖測試時發現,其心電圖波形並不像人屍一樣呈一條直線,而是在記錄紙上呈現一連串、有規律的細微曲線,並每隔一段時間即有一段密集的小波。專家用同樣儀器和方法分別在不導電的木頭及導電的金屬重複上述測試,結果都顯示出一條直線,而檢查其全身皮膚時,其皮膚完整,上身及四肢呈透明的深紫色蠟狀且略有彈性,下腹部皮膚呈淡黃色,額頭印堂穴仍有微小的油脂狀滲出物。雲南中醫學院專家考察後認為:「老人的生物場還在頻頻活動。有力地證明了中醫關於形神一體化的理論,即得氣則生,氣失則死的觀點,這對人體科學的進一步研究有不可估量的價值。」

1997年11月15日,武警後勤部衛生部和武警總醫院醫務部科訓處有關專家再次聯合對周鳳臣老人遺體進行了檢測,其所提供的報告摘抄如下:

頭面部:頭髮灰白稀疏,面色較灰黑,前額正中可見一片油狀物,直徑3厘米,在燈光照射下有點發亮,用棉花擦之有油膩粘稠(據瞭解,此為老人小孫子楊學順在其逝後第6天為其擦臉時,不慎將額頭皮膚碰破所致)。雙眼瞼下陷,硬,無彈性,雙眼球塌陷,眉毛和睫毛清晰可見。

頸部:皮膚變硬無明顯彈性,頸椎關節無活動性,頸部呈棕黃色。……觸摸身體各部位包括背部均有油膩感。

氣味:沒有腐敗氣味,僅有油膩氣味。

檢測報告中還有對遺體胸部、腹部、雙上肢、雙下肢、關節部位的詳細檢測記錄。

2006年,新的檢測發現,老人的細胞在去世前就已經凝固了,而常人一般是在死後細胞才停止分裂,並走向衰敗。

然而,這些檢測依然無法給出老人為何肉身不腐的答案。

肉身不腐與老人修行

其實修煉人都明白,周鳳臣老人肉身不腐與其平時的修行密切相關。

周鳳臣的父親是清朝的一名官員。周鳳臣從小虔誠信佛,在她出嫁的陪嫁物中就有一個佛龕。出嫁後,她每天在佛像前燒香端水供飯,虔敬始終如一。38歲時開始斷葷茹素,五十年始終如一。

這樣的周鳳臣自然是心地非常善良。據說她從小就發願長大後要給人治病。雖然沒有經過甚麼醫學培訓,但她後來的確在鄉里給大家看病,而且往往手到病除,曾治好許多連醫院也治不好的疑難雜症。特別難得的是,她給誰治好了病,從來都不跟家裡人講,且從不圖報酬,這都是鄉親們後來自己談起,否則家中人還不知道。

文革期間,周鳳臣也被抄家,並被禁止看並,但還是堅持給人醫治,白天不准看就叫鄉親們晚上來。她曾說哪怕讓她第二天就活不成,別人有病,她也得給人治。

周鳳臣在生前給兒孫們留下了五條遺訓:一、走到天邊說話都要口對著心。二、遇事要多為別人著想,不要光想著自已。三、受人滴水之恩要湧泉以報。四、錢財是身外之物,生不能帶來死不能帶去,對化緣修廟的和討飯的人,要給錢。五、做一件好事會有人知道,做一件壞事也會有人知道,要多做一件好事,少做一件壞事。而這正是她一生秉持的信條,其中透出的正是她對神佛堅定的信仰。

周鳳臣曾經對不信神佛的孫子楊學強說:「我現在也說不服你,總會教你明白的。其實,我閉著著眼睛都比你們睜著眼明白!」而事實也讓楊學強從無神論中擺脫出來,走上了信佛的道路。

事實上,在中華歷史上,肉身不腐敗並非罕見,而這多發生在修行人身上。比如九華山的肉身神像,最早始於唐代。就是那位出生新羅國雞林州(今韓國慶州市)的新羅國王室金氏近屬子弟金喬覺。他二十四歲辭榮就苦,落髮出家,攜白犬諦聽(獨角獸)涉海西渡,入唐求法,歷盡艱辛,訪道名山。後在貞元十年在岩洞中清修時圓寂。三年後,打開石函,僧徒們驚奇的發現金僧肉身,「竟顏狀如生,兜羅手軟,骨節有聲,如憾金鎖」。

顯而易見,這些不朽的肉身正是因為沒有了新陳代謝,所以才沒有消亡反而長存不壞。宇宙最高的佛法亦告訴真機,那就是當肉身被另外空間的高能量物質所代替後,就不受這個物質空間的時間場所制約,所以經久不腐。這就是香河老人24年身體不腐的真因。

而大陸央視、北京電視臺在習近平推動宗教自由前後,播放神異現象,不能僅僅認為是巧合,而這些科學無法解釋的現象,包括香河老人24年肉身不腐的真實現象,或許會衝擊那些大腦早已充斥著無神論的國人,讓他們切實思考:神佛真的存在嗎?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