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聶樹斌無罪冤案 背後兩高官應被追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2月2日,令人矚目的聶樹斌故意殺人、強姦婦女案有了最終的結果:最高法院第二巡迴法庭宣告撤銷原審判決,改判聶樹斌無罪。聽到判決,聶樹斌的父親和姐姐失聲痛哭,所有觀之者亦是淚水在眼眶中打轉。21年了,聶樹斌含冤而死已經21年了。正義等的實在是太久太久了!

毋庸置疑的是,姍姍來遲的正義背後是中共官場的黑暗,看看最高院給出的判決的主要理由就可以明白,在聶樹斌案中,有多少人參與了這一駭人聽聞的罪惡。判決書稱:綜觀全案,缺乏能夠鎖定原審被告人聶樹斌作案的客觀證據,聶樹斌作案時間不能確認,作案工具花上衣來源不能確認,被害人死亡時間和死亡原因不能確認;聶樹斌被抓獲之後前5天訊問筆錄缺失,案發之後前50天內多名重要證人詢問筆錄缺失,重要原始書證考勤表缺失;聶樹斌有罪供述的真實性、合法性存疑,有罪供述與在卷其他證據供證一致的真實性、可靠性存疑,是否另有他人作案存疑;原判據以定案的證據沒有形成完整鎖鏈,沒有達到證據確實、充分的證明標準,也沒有達到基本事實清楚、基本證據確鑿的定罪要求。

是誰在聶樹斌案作案時間不具備、筆錄缺失、供述存疑等情況下,依然將其處死?無疑,聶樹斌案背後的推手必須被追責。

首個應該被追責的就是下令速判聶樹斌死刑的時任河北省委副書記、後任國家安全部部長的許永躍。據大陸媒體今年6月披露,1995年,聶樹斌案「4月20日省高院立案,22號提審他,25號就出了判決書,26號出了死刑命令,27號就殺了」,如此快速,是因為「有省領導批示快殺」。

另據去年外媒體援引山東省法院系統的知情人士稱:「聶樹斌案可以說是許永躍一手造成的。他當時剛任河北省委副書記不久,急於出政績,未調查清楚即批示對聶案從重從快。結果,聶樹斌從刑拘到槍斃不到7個月,而哪個死刑案不是兩三年才有終審結果?」

顯然,陸媒披露的「省領導」正是許永躍。彼時的他剛剛升任河北省委副書記,並兼任河北省政法委書記。而此前他在十年間一直擔任中共某元老的秘書、辦公室負責人,1988年還兼任中顧委副秘書長。這一職位,使他成為1989年「六四」前夕突然被上調進京的江澤民的接機人。

當時江不知上調的真實意圖,心煩意亂,是許在機場為江吃了定心丸。為了報答許永躍,江澤民在鄧小平離世並掌握大權後,在1998年將其提拔為國安部部長。1999年後,許秉承江和曾慶紅的旨意,將國安部變成了江、曾監視打壓政治異己的有效武器,尤其在海外為延伸江迫害法輪功的政策不遺餘力。去年落馬的國安部副部長馬建就曾是其得力助手。

一個問題是,許永躍為何要如此快速殺掉聶樹斌?為了出政績?恐怕沒有那麼簡單。早前的報導稱,槍決聶樹斌是為了將其器官移植給中共某外交系統高官。如果這個情況屬實,那麼能給許永躍下命令或要求其「幫忙」的應來自北京高層。而這個高層應該既與那個外交系統高官有關,又與許永躍交情不錯。儘管現在這個人物沒有浮出水面,但真相總有大白的那一天。

伴隨著製造聶樹斌冤案的許永躍的高升,河北高院在真凶落網後選擇了視而不見,而繼續掩蓋冤情的正是時任河北政法委書記、現已落馬的張越。有消息稱,張越曾在邯鄲連住三天,並親自指揮「真凶」翻供,讓聶樹斌繼續揹黑鍋。

要知道,這個張越不僅與許永躍、馬建有非常深厚的私人關係,而且還攀附上了周永康,並與背景神秘的盤古公司的郭文貴交情不錯。張越能從北京市公安局調到河北,據說許永躍起了關鍵作用。這就可以解釋為何張越不能讓聶樹斌案翻案,為何最高院要異地審理。

如今,張越已經落馬,而許永躍2007年因陷入「公共情婦門」被胡錦濤提前撤換,2008年任中共人大內務司法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在其馬仔馬建被抓後,據說許永躍也被限制了活動範圍,不允許出京。今日聶樹斌的昭雪,或許正昭示著許永躍被追責的日子也在迫近。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