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永躍為何要「快殺」聶樹斌?專家析原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6年12月06日訊】聶樹斌案沉冤22年後,中共最高法院日前宣判聶樹斌無罪。對此,輿論界掀起了反思和追責的聲浪。當年究竟是哪些人、甚麼原因製造了這起冤案?為何當時的河北省政法王許永躍膽敢下令「要殺,而且快殺」?輿論認為,在「惡官當道」的背後還有著更深層的原因,那就是中共邪惡的體制滋養了這些視人命如草芥的惡官,如果不從制度上進行徹底改革,類似的悲劇可能還會重演。

12月2日,中共最高法院對聶樹斌故意殺人、強姦婦女再審案公開宣判,宣告撤銷原判,改判聶樹斌無罪。至此,沉冤22年的聶樹斌案有了最終的結果。中共官方媒體在反思聶樹斌案的同時,歡呼平反聶樹斌案是「遲來的正義」、「法治的勝利」。

但是美國之音認為,中共媒體發表的各類反思文章使得這個話題變得更加沈重。為甚麼一個本來無辜的年輕人會被迫做出強姦殺人這種人命關天的口供?為甚麼真凶2005年已經浮出水面,可這起冤案平反昭雪竟然還要走過如此曲折而又漫長之路?

聶樹斌冤案從最初形成到最終平反,其中暴露的種種體制性弊端到底是「法治的勝利」,還是這種制度的失敗?

面對上述種種疑問,12月6日,美國之音《時事大家談》節目展開了討論。

北京歷史學家,獨立時評人士章立凡對此表示,導致聶樹斌冤案的關鍵在於中國司法不獨立。

章立凡說,聶樹斌案不僅是辦案人員的所作所為,更多是上層官員的庇護和體制濫權的惡果。甚至還有媒體加入,中央電視臺便藉助採訪所謂分析人士對聶樹斌做了污蔑性的報導,總之是動用各種力量來陷害無辜的人。而體制是造成這一切不公平現象的根源。

2005年真凶王書金浮出水面後,聶樹斌的冤案不但遲遲得不到平反,反而被當時的河北政法委書記張越等人死死摀住。對此,章立凡認為,張越上面還有人在操控著這個案件。

章立凡說,1995年聶樹斌案案發時,河北公檢法機關曾有人提出異議,認為聶樹斌只有口供沒有其他證據,要求改判。正是時任中共河北政法委書記的許永躍下令「要殺,而且快殺」。

輿論認為,聶樹斌案暴露出的諸多弊端觸目驚心,發人深省,許多人驚呼,在當下中國,你知道得越多,你就越痛苦。清華大學社會學教授孫立平網上發文說,如果把平反說成是「遲來的正義」,這種正義不如去死。

對此,章立凡表示,通過法律的方式對無辜者進行20多年羞辱,現在的平反不過是停止羞辱。正義遲到了21年,沒有反省製造冤案的體制,反而加以歌頌,難以服眾。

最初披露聶樹斌案真相的大陸媒體人馬雲龍此前曾說,有一種力量一直抵禦著聶樹斌案的複查、平反。因為「涉及到的事情太多了,涉及到的背景太黑暗,涉及到的人官兒又太大。」

「司法不獨立是冤假錯案產生的原因。」馬雲龍此前接受陸媒採訪時感嘆,「中國的司法改革如果不進行,中國的冤案還會有很多。」

(記者文瑞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曲銘)

相關鏈接: 聶樹斌案驚心內幕:律師被逼出家 關鍵證人險被滅口
相關鏈接: 章含之換腎內幕恐怖 李莊:聶樹斌器官可能還活著
相關鏈接: 聶樹斌案曝重大隱情 前國安部長批示「快殺」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