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慎坤:遲來的審判是正義還是恥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迴法庭對原審被告人聶樹斌故意殺人、強姦婦女再審案公開宣判,宣告撤銷原審判決,改判聶樹斌無罪。這意味著,聶樹斌在被執行死刑21年後,這個家庭乃至整個社會漫長的申冤之路現在才劃上句號,遲來的判決雖然可以告慰死者,但逝去的生命、老去的年華和那些難以安寧的內心提醒著人們:類似的恐懼和不安,如何才能不再重演?

聶樹斌1994年9月莫名其妙被抓,當年10月9日被捕,在一系列嚴刑拷打之後,被警方指訴在玉米地姦殺了婦女康菊花。1995年3月,石家莊市中院判處聶樹斌死刑,4月25日河北省高院維持對他的死刑判決,據說兩天後被執行槍決,時年22歲。然而詭異的是,種種跡象顯示,聶樹斌死亡的時間直今依然扑朔迷離。

聶家從一開始就認定兒子被枉法冤殺,認為聶樹斌被刑訊逼供,遭遇非法證據羅織死罪。或許是天意,十年之後的2005年,聶家的判斷被證實。犯下多條命案的王書金被河南警方抓捕,承認自己才是當年姦殺康菊花的凶手;甚至在不知此案「已破」的前提下,詳細供述了案件細節、指認了現場。一時輿論嘩然,所有人都以為,蒙冤的聶樹斌很快就能洗脫罪名,沒想到此案一拖又是十年。

在21年辯冤白謗的歷程中,聶樹斌的家人遭遇的打擊蒙受的屈辱超出了我們的想像。一個人的生命對整個社會而言或許微不足道,但對他本人乃至一個家庭來說卻是百分之百。

有媒體報導,12月2日庭審現場,聶樹斌的母親張煥枝聽完遲來的判決,先是落淚,然後開始嚎啕大哭,並3次大喊「我那孩子回不來了」,「讓我的孩子回來吧」。

對於一個已經蒙冤死去的年輕人來說,所謂遲來的正義沒有任何意義!因為這一天只是法律在對聶樹斌進行了長達7890天的羞辱後暫停了羞辱,只要當年的作惡者與後來的瀆職者得不到應有的懲罰,只要司法體制不改革,刑訊道供濫殺無辜的案例還會層出不窮。

這場遲來的審判如果不是真正的罪犯王書金最後時刻良心發現,如果不是案發地大批主政官員不慎落馬,聶樹斌21年的冤屈能夠翻案嗎?

沒有真凶王書金的出現,誰來關注這個隻活了21年的聶樹斌?誰來理會呼喊的21年的可憐父母?真凶王書金在2013年二審期間,河北政法委的一個工作組將王書金非法外提,勸王書金「別蹚聶樹斌案的渾水」,如果照辦會給王書金的家人和孩子辦低保。

在遭到王書金的拒絕後,工作組人員使用了殘酷的刑訊逼供手段,「在衛生間用木板抽打王書金的腳心,照死裡打,在訊問室的鐵椅子上讓王書金坐了半個月之久」。而這些,都沒有讓王書金屈服。

他始終堅稱自己才是聶樹斌案的真凶,以至於在2013年6月王書金案二審第二次開庭時,出現了中國司法史乃至世界司法史上絕無僅有的一幕:檢方力證聶樹斌案非王書金所為,而王書金辯護方則力證王書金就是真凶。看到這一幕,誰不覺得荒謬和憤怒!

聶樹斌案的律師陳光武感慨萬千:「今天我一再和媒體說,聶案的昭雪,既不是正能量的勝利,也不是遲到的正義,更不是法制的進步。完全是全社會無數百姓、專家學者、律師們不懈努力的結果。這在中國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隨著網路管制愈加嚴苛,律師發言將受處罰,無數類似冤案只能冤沉海底。」

在這個時代,還有多少類似的冤假錯案被各地嚴嚴的捂著蓋著,還有多少類似的冤假錯案正在各地頻頻發生,還有多少無辜者遭誣陷被栽贓甚至被剝奪了生命?每一起冤錯案件的背後,都存在著一系列令人髮指的刑訊逼供等非法行為,冤錯案件的源頭除了刑訊逼供,最關鍵的是司法失去了公平和正義!

聶樹斌活了21歲,從他執行死刑到平反,也正好過去了21年,這不是甚麼遲來的正義,分明是這個時代的恥辱!因此陳有西律師提議:追責必須徹底,從法、檢、公所有直接責任人倒查,一一鑒別追究。包括內卷中記錄的所有批示官員、合議和審委會討論中主殺的責任法官,一個也不能放過!追查責任不是同誰過不去,而是為了震懾以後繼續會刑訊逼供、違法草菅人命的司法人員。

──轉自《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