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人民幣貶值阻止資金外流 反腐乃救命之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前天人民幣對美金的匯價出現混亂,現在幾家媒體都有報導,紐約時報認為是誤報,但這個說法沒有得到谷歌和XE網站的確認。如果是誤報,為甚麼持續了那麼長時間?谷歌和XE都不是小公司,到底是甚麼原因,我認為這不是簡單的技術問題。

因為同時間,彭博通訊社和路透社的資料庫並不是XE的價格,彭博、路透、XE和雅虎都是一等一的世界大公司,很多公司在原來報價系統當中用的都是路透的數據,彭博的資料庫很多公司也在用,XE是世界知名的外匯交易網站,能簡單的說一句誤報了,而且持續了7、8個小時中間還有高達10%的不同點嗎?

我看國內微信傳出來的消息說,這種做法可能真正的是在試水。這個說法和紐約時報誤報對立,紐約時報說是誤報因為他們認為中國央行不可能允許這麼大幅度的下跌。沒錯,1994年1月1日當時的總理朱鎔基把人民幣對美金的外匯從1比5.8,一步下跌到1比8.7,中國出現過。

在今天中國的環境中,習近平、王岐山和李克強已經無法完全控制外匯市場了,就在外匯市場波動的同一天,私募一哥徐翔出庭受審承認自己操控市場。我認為這是一個相當詭異的事件,背後一定有著習近平和王岐山吃不下的力量在這個市場中與他們對立。有一篇報導中說今天中國正在以一種強硬的手段阻止資本外流,阻止美金外流。

大家要知道故意讓人民幣貶值是阻止資金外流的相當有效的方式,當習近平和王岐山控制不了人民幣匯率的時候,可以把人民幣故意貶值,現在6.88元,可以一跟頭貶值到8元,下跌百分之15到20。意味著甚麼?你是北京市民,以前換1萬美金,需要6萬8人民幣,貶值後需要8萬人民幣。費用在一夜之間增長了18%,你一定會算計還換不換美金,這是故意讓本國貨幣貶值,阻止貨幣流失的相當有效的方式。行政方式當然也管用,但沒有人遵守。

人民幣貶值會讓中國的民生經濟出現崩盤,但可以阻止資本流失,保住相對數量的外匯,經過陣痛之後,有可能維持這個國家的社會穩定,如果他們不這麼做,資本繼續流失的話,就會帶來整個社會的坍塌。因為他們越明碼標價的控制資本,那就等於控制經濟。例如一個人有錢想買外國企業,萬事具備了,但你現在不讓他買了。他的一切努力都泡湯了。去年據說籤了10億以上的海外購買合同,有30多筆。據說真正交易完的只有三筆。剩下的都被停滯了,可能涉及到數千億美金的生意往來,牽扯到了很多工人以及家庭和他們的日常生活。這是外匯行政管制之後直接帶來的傷害,這種傷害沒有人知道甚麼時候能夠結束,會促成企業本身經營的停滯。而今天的中國現在就是這個狀況,我認為中國在現實環境中遇到了巨大的問題,這是習近平和王岐山不得不面對的狀況。

有人說了甚麼時候把江澤民抓出來?我說當他們失控的時候,已經控制不了的時候,一定會把他們掛出來,來緩解整個經濟層面帶來的衝擊。國內有一篇文章說,人民幣很可能在12月份會貶值到7.5到8元,會不會這樣,我們不知道,但我們知道中共黨內鬥爭是所有外在表現的根源。

日本媒體的報導《習近平反腐十九大才剛開始》中說:


「東京時間12月6日,日媒diamond online在題為《習近平與王岐山領導的反腐鬥爭將持續到甚麼時候?》的文章中稱,如果王岐山連任中紀委書記的話,反腐鬥爭將不會在十九大後告一段落,至少會維持現狀,甚至還有可能進一步加強。假如真是這樣的話,將會對中國的政治、經濟、社會、教育、軍事以及與日本息息相關的外交等所有領域都產生切實的影響。」

十八大習近平和王岐山上臺到六中全會,是他們奪取實權的過程,也可以說他們奪取黨的權力的過程。十八大上臺的時候,習近平就是傀儡,隨時都會被人碾死。今天他利用了順天意而為之的做法,切實的把江澤民和曾慶紅的爪牙斬得七零八落。被他們打殺的官都是上層的,而六中全會前後剛剛開始觸及中間層的官員,省部級官員。

全黨的官員都是以江澤民為核心的黨中央給提拔上去的,所以他才有必要在六中全會強調自己是習核心,對壘江核心。只不過是對江派官員的一個巨大的威懾作用,但解決不了根本問題。而他全面反腐的說法,與全黨作對,這是我一再跟大家講的,他最後這盤棋沒下完,最後將軍在哪裏,不知道。就是他必須解開他與全黨官員們對壘的這個扣。日本媒體也看出來,他反腐與整個中共體系出現對立,自然會產生重大影響。

「此前《前哨》雜誌曾援引消息人士說,習近平為『反腐大計』,必令王岐山延任下一屆中共常委;並指出,習近平王岐山欲迅即化解『兩軍對陣』的『膠著狀態』,從『法外打虎』到『法治反貪』的過渡,三年時間跑步完成反貪總局獨扛肅貪大旗的機率接近零。」

日文翻譯過來的比較繞口,意思就是中紀委法外打虎,就是高於法律,摧毀依法治國,依憲治國的東西。打弱、消弱中紀委,剷除政法委,才叫做法治反貪。這才是關鍵所在,而不是王岐山是否在下屆任常委。

今天習近平的做法在打散和弱化政治局常委,在建立新的國家機構,來取代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所代表的黨領導一切。很多人不接受這一切。

「王岐山幾乎可以肯定延任下一屆常委,因為習近平反貪大戰不能沒有王,無人可以替代。因為他身為『准紅二代』,『敢拚』,又能指揮得動紀、公、檢、法系統一眾驕橫官員。

習近平當局近日出臺的監察體制改革試點方案,紀委、監察委將合署辦公。有報導稱,未來監察委『監督權』極有可能是獨立於人大立法權、國務院行政權、法院和檢察院司法權外的『第四權力』。」

監察委相當於香港的廉政公署,獨立於人大但產生於人大,是為了依法治國和依憲治國,方向是打官的,是在國家權力的背景之下,獨立的監查機構,這也是王岐山未來的職位,他現在已經是監查委員會小組的組長。

習近平作為國家主席和國家軍委主席,王岐山作為監查委員會的頭兒,形成整個監查體系,廢掉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在國家體系中的職位。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還存在,但只是屬於黨內系統中的,甚麼黨派都可以有這個。

美國之音的報導《「打鐵還靠自身硬」,習近平如何整高官待遇?》,這是政治局定的規定,其實整的就是政治局。這是從2015年底就開始的操手做法,2015年12月28日到30日三天政治局擴大會議,奠定了2016年整治高官的基礎,而在此之前是個人反腐。

「打鐵還靠自身硬」,我跟大家反覆講他是老炮兒,這句話一點毛病都沒有。但自身沒有一塊是硬的,打完了就全沒了,鐵鋪都沒有了。

「其實中共中央早在1979年就公佈了高級幹部生活待遇規定,為何到後來根本名存實亡?胡平說,這是莫大諷刺。官場腐敗有個過程。80年代初,當時商務部有官員在飯店吃飯後支付不足,引發軒然大波,可見當時人們對腐敗的容忍度很低。到89年之後,腐敗嚴重起來,中共退休官員們也開始享受非常高的物質待遇;江澤民上臺後更是讓官員們悶聲發大財,用利益收買和回饋官員的支持。」

江澤民就是反貪反腐的終極目標,不抓江澤民,反貪就不會結束,江澤民和曾慶紅被掛出來,反貪就結束了,為甚麼?沒得反了,因為共產黨完蛋了。

「胡平說,公佈官員財產並不是制度上的難題,而是涉及到政權和統治的合法性;」

當公示財產的時候,共產黨的合法性就不存在了,

「中共前總書記江澤民2004年卸去中央軍委主席職務後,繼續保留他在中央軍委的辦公室,直到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前後才『騰退』。習近平的新指示,是不是要特別敲打江澤民?胡平說,習的規定出臺時,江的辦公室早已撤出。規定的確有約束前任退休者的意圖,但是從方案的提出到公佈和執行,存在巨大的時間差,所以其執行性很有限,更多是一種政治風向。」

江澤民當時退出是在胡錦濤裸退的背景之下,所以是他們三個,胡錦濤、江澤民和習近平對壘的過程,習近平用胡錦濤的裸退逼迫江澤民退掉辦公室。習近平的習八條就是在江澤民退出的時候拿出來的,但2013年和2014年根本就聽不到習八條的聲音。在薄熙來、周永康和徐才厚被打下來的時候,沒有提習八條的事情,違反習八條被打下來的官是在2015年後半年到2016年。

江澤民的辦公室被拿下並不等於說奢華的待遇已經不存在了,所以我不認同胡平先生所說的,他是把時間看死了。薄熙來早就被打下去了,為甚麼在後面的文章中一再提到他有政治腐敗?他已經都「死了」為甚麼還提他?都是有目的的。

「陳奎德表示,習近平對老人干政當然反感。但是四年過去以後,隨著對手黨羽的修剪,江的壓力已經大不如從前。所以習現在提出整治高官待遇更多是一種政治姿態和信號。」

為甚麼會有這樣的看法和觀點?因為在他們內心中共產黨是被打倒不了的,他們內心中希望共產黨能夠改革,把事情侷限在共產黨黨內鬥爭。他沒有能力想到這事天意的變化。如果江澤民的勢力已經大不如前,為甚麼張德江在香港的所做所為習近平連聲都吭不了?如果習近平和王岐山已經掌控全局,他們就不會有六中全會一系列做法和整個官場的封殺。有封殺必須有封殺的對像,打人必須打在對方身上,否則就是最無奈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嚴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