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磨礪 中國軍醫揮劍揭黑幕 為數萬人申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6年12月08日訊】哈佛大學醫學研究人員、前中國軍醫汪志遠先生,帶領團隊在2016年先後推出紀錄片《鐵證如山》和《活摘-十年調查》,震撼國際社會,用大量的事實與證據,講述了中共當局在中國對數以萬計的善良人實施的活體摘除器官罪行。十年磨礪,汪志遠先生講述了裝滿貪婪欲望的「潘多拉的盒子」是怎樣被揭開的過程。

畢業於中國第四軍醫大學航空醫學系、先後擔任了航空軍醫主任和軍事醫學委員會委員的汪志遠醫生,1995年遠赴美國,在哈佛大學心血管研究中心繼續研究救人的方法。2006年的3月9日,媒體引述兩名目擊證人,披露的中國遼寧省蘇家屯集中營正關押著6千餘名法輪功修煉者,並且已經活摘了3千到4千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以謀利的情況,讓汪志遠醫生震驚,開始了長達10年的調查過程。

汪志遠先生介紹,他領導的「追查國際」的全名是「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背後的團隊由來自各界的正義人士組成。「為了防止干擾和迫害,團隊成員對外不公布,」汪志遠介紹,「對外只有我一個人公布信息。」

十年磨一劍

2006年3月9日看到報導的當天,「追查國際」的調查員們就開始設計調查方案,並展開行動,直接找到蘇家屯活摘器官醫院的現場,聯繫相關的當事人調查。之後,他們將調查延伸到全國各地的器官移植的系統,例如醫院和器官移植中心。

期間,調查團隊遇到了巨大的考驗,他們不僅要識破表面的假象,突破信息的封鎖,甚至還要直面威脅。他們的電話和網線經常被掐斷。2008年,汪志遠的汽車的一個後輪胎,被釘上了八個釘子。

汪志遠認為:「我們面對的是人類歷史上最為邪惡殘暴、最為狡詐,也是最龐大的一個極權統治的政權機構。這個政權還在運作,而法輪功學員還在被迫害中。各方面的信息都被中共封鎖,中共在表面又做了很多假象,所以這個調查是極為困難的。」

但是,這一切都沒有能阻止他們持之以恆地取證。隨著調查的深入和擴展,他們發現從2000年起,中國器官移植業出現了幾個驚人的變化。

其一,器官移植爆炸性增長。他們從網絡上一家一家地統計在中國進行器官移植醫院的數量,以及公開的一些肝腎移植的數量。發現肝移植醫院從1999年之前的19家,到2005年達到500多家,增長20多倍。1999年之前,20年累積的肝移植數量只有135例。1999年之後,8年時間增長為14085例,是之前的180倍。

海外赴華的患者也開始蜂擁而至。1999年到2006年,從韓國到中國大陸做器官移植手術的人,增加了近千倍,帶動了赴華器官移植的國際風潮。隨後,更吸引了來自日本、印度、馬來西亞、沙特阿拉伯、埃及還有美國、加拿大等世界各地的患者。

這樣數字龐大的器官供體,是從哪兒突然間冒出來的?

其二,平均等待時間極短,提供急診移植。在世界上器官移植最發達的美國,有1.2億的自願捐獻的人群和發達的捐獻系統和網絡,等候器官平均為二至三年。中國移植醫院平均等待時間卻只有一至二週,最快的四個小時。能夠做到這一點,說明背後必須有一個能夠隨時取器官的活人群體。

其三,器官移植的供體主要是法輪功學員,而且是活人和鮮活健康的器官。

「我們有大量的直接的調查錄音,全國30多個醫院做器官移植的醫生,直接承認他們所用的就是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你像上海長征醫院那個器官移植的醫生,問有沒有煉法輪功的這種,他說我們這兒都是這種。解放軍307醫院腎移植聯繫人陳強,直截了當地講官方、警方、監獄一條龍在運作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汪志遠說,「還有錦州中級人民法院,說他們還能提供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就看出價的多少,條件好不好。」

從2006年到2016年的十年間,「追查國際」收集了大量證據。今年下旬,兩部用這些證據揭開中國器官移植黑幕的影片製作完成——《鐵證如山》和《活摘-十年調查》,為人們系統和直觀地呈現大陸器官活摘現象的真實性。

「時候到了,」汪志遠說明此時推出這兩部影片的原因,「通過十年,我們積累了大量的證據。到目前,我們直接公布的錄音就有90個,這裡包括現任和前任的五名政治局常委、一名政治局委員、軍委副主席、國防部長、衛生部長,還有省一級的政法委官員,還有活摘現場的警衛,還有全國30多個醫院器官移植醫生的錄音。同時,我們還公布了2000多個資料的證據。

「這些大量的證據,我們把它們系統地呈現出來,這樣就容易讓人們看清楚了這件事情的真實性,它的性質和它的程度。」

此外,調查員們還發現了一個不可思議的現象。很多電話調查的醫院和法院人員,在談到販賣法輪功學員的鮮活器官時,就像在做一個常規的生意,直截了當,有恃無恐。到底是誰有這麼大的能耐給予他們這樣的底氣,堂而皇之地販賣起活人器官,卻不用擔心來自良知與法律上的譴責。

誰將屠刀揮向他們?

汪志遠認為,這是一場由前中共黨魁江澤民下令的國家犯罪、反人類罪。

他說:「這場犯罪是由江澤民親自下命令發起的,利用整個國家機器進行的。為什麼這麼說?截止目前,我們得到四個人直接指證是江澤民下令『活摘』。一個是前軍方總後衛生部長白書忠,二個是原商務部長薄熙來,三個是上海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肝臟病理科主任醫生譚雲山,四個是華中醫科大學同濟醫院心胸外科二病區的宮醫生。這四個人直接講了是江澤民下的命令。這一點是證據確著的。」

那麼,法輪功學員又如何與「活摘」聯繫在一起?

回溯90年代,中國出現的「氣功熱」,正好迎合了國人對修身養性的追尋,這和幾千年來國人骨子裡對修煉的追求,是一脈相承的。

法輪功,如同一顆明星在眾多的氣功門類中升起。免費教功,功效神奇,煉者日眾。無論是公園曙光初現的清晨,還是街頭茶餘飯後的黃昏,民眾煉功的身影幾乎隨處可見。到了1999年,在中國大陸的煉功人數已經高達近億人,超過了當時中國共產黨的六千萬黨員人數。

在這個獨黨專政的國家,一個群體人數的迅速增長,逃不過黨的眼睛。但是,共產黨對這個群體的調查抓不住任何把柄。相反,被調查的人大量反饋,在煉功後,健康改善,道德提升,不用再備錢買藥。中共元老喬石曾發起的獨立調查,得到的結論也是法輪功「對政治局和國家有百利而無一害」。

「真、善、忍」是法輪功的修煉準則,這正是傳統儒釋道的精髓。共產黨所施行的「假、惡、鬥」,一直在摧毀中國傳統文化。兩者在意識形態上的完全對立,無法避免。因此1996年開始,中共國安部門暗中已經開始對法輪功群眾加強監控。

在1999年,天津法輪功學員因為長期受到媒體和警方的不公正待遇,被官方告知,應該到北京中央政府去上訪。消息傳開後,4月25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信訪辦上訪。當時的國家總理朱鎔基和上訪群眾達成協議,表示政府支持民眾健身運動,雙方的和平理性,轟動一時,備受國際社會認可。

不料,當時的中共黨魁江澤民對朱鎔基的做法並不認同,認為措施太過軟弱,要求展開鐵腕鎮壓法輪功。江澤民當晚給其他領導人寫信中談到,如果共產黨人用馬克思主義理論和所信奉的唯物論、無神論,都戰勝不了法輪功,「豈不成了天大的笑話!」字裡行間,共產黨人的鬥爭哲學一表無遺。

同年6月10日,江澤民成立了「610」辦公室,專門研究解決法輪功問題,成為一個不受約束的法外機構。

7月20日,在七位常委有六位都不同意的情況下,江澤民執意專行,啟動了全面鎮壓的按鈕。一時間,全國的軍、警、特務、司法和外交等中共體系內的國家機器同時全面開啟,一場席捲全國的鎮壓就這樣開始了。

伴隨著武力鎮壓的,是媒體鋪天蓋地的污衊宣傳。7月22日,全中國三千多家報刊雜誌、數百家地方電視台和電台,全部啟動並且高速運轉,輪番轟炸,將謊言與仇恨灌進人們的頭腦中。

一開始,江澤民聲稱要「三個月內消滅法輪功」,志在必得。但是,三個月過去了,法輪功學員仍紛紛和平請願,走上了北京天安門,成千上萬,前赴後繼。這讓江澤民更加惱怒,決心剷除法輪功,對鎮壓下了密令:「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有了國家最高領導人的這些指示,任何行為都可以順理成章地成為執行上級的命令。

就這樣,潘多拉的盒子——這個裝著人間所有邪惡的魔盒,被打開了。

「活摘」,人類無法承受的痛

隨著調查的推進,調查員們感到越來越痛苦,心理壓力很大。

「我們收集得到的證據越多,越來越多的證據證明這件事情是真的,是真實存在的。範圍很廣,數量很大。情節非常邪惡,非常慘烈。我們經常接觸這些血淋淋的、這樣邪惡的事情,給我們心裡造成的壓力很大。」汪志遠說。

「眼看著那麼多的法輪功學員,被無辜地推上了活摘的手術台。我們甚至想到,在我們說話的時候,也許就有很多法輪功學員被推上手術台。還有那麼多學員在黑牢裡,隨時面臨著這種慘無人道的迫害。這是扼殺,我們又不能救他們。這就是我們感到最痛苦的。」

但是,沒有人打退堂鼓。調查員們表示:「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必將追查到底。」

其實,感到痛苦的不僅僅是調查員們,一些良知未泯的参與者也因情節惨烈而苦不堪言。一位目睹了活摘現場的警衛,極其慘烈的血腥場景對他的精神刺激很大,終日痛苦不堪,最終選擇向「追查國際」舉報。在敘述活摘過程時,因為回憶中場面太悲慘,這位大男子幾次都無法說下去。調查發現還有參與活摘的醫生,最終畏罪自殺。

談到參與者的心理狀態,汪志遠認為分為三種:良知尚存的、麻木執行的、完全執行的。

他說:「有些人良心未泯,拒絕做這件事。比如說,遼寧錦州現場一個警衛,事後良心驅使不做這件事情,而且給我們舉報。還有自殺的,上海一位器官移植專家,跳樓自殺。他們並不完全執行,不完全服從中共的淫威,又不能繼續做下去。更多的人,在巨大的利潤的刺激下,在中共政策的驅使下,在麻木地做著這件事。當然也有一些人,因為中共的洗腦和對法輪功的妖魔化宣傳,是完全在執行這項政策,進行殺人。」

他認為,這樣持續的罪惡,在中國的歷史上、人類歷史上都不可能有,就是在中共社會中有。「這是由中共的本質決定的,這是一個殺人的黨、邪惡的黨,」他說。

調查員們還感到,活摘器官不是單純的移植和販賣,而是作為對人實施的一種極刑。其中產生的巨大利潤,又反過來給這部殺人機器源源不斷地塗上潤滑劑。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活摘器官,不是單純地取器官賣錢牟利的問題,也不是一個正常的器官移植的問題,它是對法輪功學員實施一種極端的酷刑」,汪志遠分析道,「通過這種方式,達到想從肉體上消滅法輪功這個群體。也不是簡單地為了利益。但是,它用這個巨大的利潤和利益來刺激參與活摘的凶手。」

「一旦人遇到這麼爆炸性的利益刺激下,捲入了這部殺人的機器當中,一旦成為了殺人的魔鬼的時候,那就不光殺法輪功學員了,那就誰都可以殺,這是肯定的。」他補充說,「活摘,把中國這些參與的人變成了魔鬼,把大陸社會變成了地獄。所有在其中生活的人,其實是在地獄中生活,隨時面臨著危險,誰也跑不了。」

他還談到,世界上很多國家政府和大媒體,對被曝光了十年的活摘罪惡保持沉默,與中共的威逼利誘有關。他們在這個歷史關鍵時刻,裝聾作啞,是在同謀犯罪。

「沉默,實際上就是幫助了邪惡。所以,在這個歷史上,是極不光彩的,」他說。

汪志遠表示,全面追究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件反人類罪惡,是每一個國家、政府、組織和正義人士的歷史的責任,也是榮耀。他說:「這關係到中國的未來,也關係到人類的未來。」

在他看来,活摘器官是中共對人類道德良知的毀滅,而且是在要挾全世界各個國家,甚至於脅迫他們助紂為虐,把全世界都拉進犯罪的深淵。

最後,汪志遠希望參與者及早醒悟:「我也藉此機會,呼籲那些參與的人,迫害法輪功特別是活摘器官,這是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任何的托詞都不能作為豁免的理由,所面臨的就是人類歷史上最為嚴厲的審判。唯一的出路,就是停止一切犯罪活動,儘早地向『追查國際』坦白交代自己所犯下的罪行,收集他人的罪惡和證據,爭取立功贖罪。」

(責任編輯:任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