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敏:寶能「野蠻收購如強盜」背後有大老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2月6日發生金融圈大事,保監會派檢查組進駐前海、恆大兩家險企,更宣佈處罰前海人壽,暫停其「吸金王」業務萬能險的銷售。看新聞,都說是保監會緊跟著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後面發火,其實不全然。

根據事後消息,保監會方面第一時間是不滿劉「撈過界」發言,待「領悟」他的部分說話頗具王岐山風格後,才急起直追。保監會初步的反應,不只是庸政懶政的問題,套句李克強會議常用語,「這裡有內鬼」。

劉士余在「野蠻人」講話中,最具王氏風格的,是他以「奢淫無度的土豪」、「興風作浪的妖精」、「坑民害民的害人精」形容某些資產管理人及財團收購者,並稱他們用「來路不正的錢從事杠桿收購」,這無異於「強盜的行徑,是挑戰法律的底線,是人性和道德的淪喪」。

雖然有人想不明白,當下A股常見的舉牌、公開收購等行為怎麼就成了涉及私領域的「奢淫無度」,但業內熱議劉士余「有的放矢」寶能系及其A股舉牌手前海人壽。

這次證監會一把手出面發火,其導火線普遍指向今年寶能舉牌南玻集團及格力集團,前者造成南玻創始人、董事長曾南攜六位元老高管集體出走,後者造成格力董明珠被免去集團所有職,目前僅保留集團旗下格力電器董事長的職務,看來也只能熬到明年初。南玻和格力不僅成為第二個萬科,曾南與董明珠兩人境遇比王石還要悲情。

寶能系舉牌的萬科是龍頭房企,南玻是30多年老牌玻璃廠,二者總部都位於深圳。資料也顯示,寶能此前多次舉牌深圳國資委旗下企業。而格力1999年就榮膺全國「馳名商標」,是珠海特區數一數二的企業。

寶能系舉牌國企顯然在深圳和珠海這兩個地方無往不利,而且深得兩地國資委「出手相助」。如珠海市國資委,在寶能系收購未達5%時,就發《通知》董明珠已不再在格力集團任職。這讓人想起雷同於深圳振業集團,而寶能舉牌振業,在當時被質疑是與深圳國資委在唱「雙簧」。

為甚麼深圳市國資委、珠海市國資委要另眼相待寶能系,或具體說是寶能系掌門人姚振華?合理推測是官場有人從中收受好處,或者是姚振華狐假虎威。

從公開資料來看,姚振華1992年進入深圳工作,十幾年時間,發展出寶能繫在當地「包山包海」。期間官場主要領導張高麗、黃麗滿、李鴻忠、王榮等人。除此,深圳與珠海誰人不知是「慶親王」曾慶紅的地盤。

坊間公開的秘密,曾慶紅在珠海、深圳有渡假別墅,其家族尤其是有很多「挂羊頭賣狗肉」的事業。像是「珠海國際會議中心大酒店」,如果不是2003年媒體曝光「300多名日本人旅遊團在珠海國際會議中心大酒店集體召妓」,誰會知道國際會議中心內藏春色,尤其是意外踢爆該產業後臺是曾慶紅的侄子。後來還有評論稱,日本人愛到中國買春正始於此。

港媒2014年曾報導中紀委收到的一份舉報材料,是廣東前省長黃華華為自保舉報了曾慶紅、李長春、劉淇、張德江、張高麗等一批高層親屬,在廣東設立3270多家公司,操控70%的地產、基建工程項目,操控60%金融、證券業。想必這當中絕大部分應該是找人代持,官員白手套多是集團掌門人,如徐明、劉漢等。

在2015年寶能與萬科大戰時,曾有市場人士比喻「螳螂捕蟬」。不過藉此新說,在寶能野蠻舉牌中,國企像是蟬,前海人壽是螳螂,寶能是黃雀,黃雀後面或有大老虎,而且目的不僅止於參股。

也許這引起了上面的警覺,所以劉士余突然火大起來,有的放矢痛批動機不良、目的不純的收購不是為了投資做生意,而是威脅逼走企業原來的管理層。而難得口出惡言的劉士余,這次連「奢淫無度、妖精、害人精」都脫口而出了,或許有關方面欲敲山震虎的對像,包括但不限於寶能系等觸及國家金融安全紅線的險資險企。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