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列寧主義之下 中共崩潰只是時間問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6年12月15日訊】【今日點擊】(2713-1)

提要
英媒:習近平的改革為什麼不會成功?
列寧主義之下 中共危機爆發只是時間問題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前天看了個電影叫什麼守望者,中文是這麼翻譯的,好像還有別的中文名字。實際是個2009年的老電影,但講的故事呢,它的對生命理解的概念,類似於奇異博士。奇異博士在國內放,很多朋友看了。那我覺得他們的共同點,就是站在現在科技的角度,站在現在科技的角度,人的生命突然出現了某種改變。而這種某種改變的最終的形式呢,在我們現實生活中,我們民間傳說中就有點神話,有點超越於我們人的,現實的這種生命的理念。

那在這個背景之下,當那個人沒有了身體,身體是一個光,可以變大可以變小。然後他的思維呢,脫離了人的環境中的喜怒哀樂。但是因為愛情又跟地球上的人,有著唯一的或者說不多的牽掛。但是這種愛情又是柏拉圖式的,因為他認為人的身體是相當的低,他的低檔就在於他的慾望。他的肉慾帶來的對生命的傷害與墮落,是高級的生命本身都視為骯髒的。我記得原來在節目中,我跟大家分享過一個概念,我說你看西方演的鬼片,吸血鬼,這鬼,那鬼,鬼片跟色慾一定是連在一起的。而今天的社會呢,是一個放縱的社會,對吧。在我們普通的現實生活中,人們基本的理念中都有這樣的認知。

我記得有集節目說到說時間是個神,一個女人多麼的美妙,她隨著時間的推移完全就會消失掉。一個追求事業的男人,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就是個笑話,他就是個笑話。一個追求權力的人,透過權力來滿足慾望的人,而很多人卻是,特別是在描寫男人的時候,而是他在另外一方面,人的正常男女生活方面,他是個缺陷者。這都是反映出作為一個生命的人,他在自己靈魂的層面,與肉體層面之間的關係。

BBC有篇報導,其實翻譯呢,是英國的金融時報主編的一篇文章,文章題目這麼說的:習近平的改革為什麼不會成功?這裡要跟大家聲明這個改革的概念,是拯救共產黨的概念,改革的概念是要救出共產黨,讓共產黨獲得新生,跟25年前的戈爾巴喬夫是一樣的。馬丁•沃爾夫在金融時報,登了一篇非常長的文章,習近平的改革為什麼不會成功?被冠以核心的習近平有兩大任務,一個是反腐,一個是改革經濟。中國特色的腐敗,與財富的巨大增長同時發生。腐敗並沒有阻礙財富的增長,相反二者一起並行,相輔相成。腐敗為增長加油,增長反過來為腐敗注資。人家有文化,人家寫得非常的,腐敗與經濟增長的相互關係。

英媒:習近平的改革為什麼不會成功?

在我們節目中我們跟大家說過,所謂大國崛起的年代,我把它稱為叫大屁股崛起的年代,有很多人不太願意聽。但今天絕大多數中國人,在這個背景之下就是這麼做的,他的真實的生活的準則。增長了大國崛起的崛起的原動力,是每一個人內心中的慾望,得到了放縱的環境,這就叫改革開放。一個慾望,得到了放縱的環境的改革開放,卻扼殺了人的靈魂的精髓,所以早已迷失了,砍掉了中華民族傳統的文化。一群肉,完全是充滿肉慾的動物,高級動物,被圈在這個環境中,把最後的廉恥都給撤掉了,連底褲都不穿了。他充滿了活力,他的活力的來源沒有第二個。它就增長了,它就火爆了,在這個圈中,他的這種生命都是充滿活力的,這就是中國社會,社會內在的動力的源泉。

所以人們在探討人之初,到底性本善還是性本惡。缺失了靈魂的人,缺失了對靈魂認知的人,他一定是惡的。記者寫到然而問題是,在將大量貪官送進監獄之外,是否還有其他的辦法?鄧小平當年倡導權力下放,是因為中國實在太大了,他沒有任何其他辦法。而在今天經濟的複雜性,使政治上的集中掌控更加不可行。這都是理論的詞啦,對吧。經濟的複雜性,今天人民幣的匯率,最終他只能行使行政權力,來掌控,來堵封所有有關外匯流失,資本流失的概念。過去時間裡造成的股災,去年的股災,明確是他控制不了的。

在大城市樓市房市,樓市的這種瘋狂的暴漲,他永遠是控制不了的。今天我們看到的另外一個場面就是說,資本流失無論他怎麼去阻擋,他對壘的是整個系統的官員。所有人在他過去10年裡賺的錢,你今天把它成為治他為腐敗罪的證據時,他一定想辦法讓這些錢消失,不在你的眼皮下面。所以在以各種方式促成了錢往外跑,這不是集中掌控就可以掌控得了。10月分人民幣,進入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成為了一籃子貨幣當中的一員。就使得人民幣,就更加的複雜性和國際化。

你出了門,我跟大家說過手心手背的故事,對吧。你把人民幣變成了,對其他國家變成了一種國際貨幣,人家可以任意買賣你,除非你從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中撤出來。而你的GDP,有2/3的GDP的增長仰仗著出口。猴吃麻花滿擰嘛,我沒跟你說嗎,這就是天津十八街的用老油,炸麻花用老油,你又不是吃火鍋,用老油炸出來的,擰了800捲的麻花,就是今天的中國社會。實際上中央不可能掌控所有機構的活動,也不能讓這些機構向人民負責,因為這會毀掉共產黨對權力的壟斷。所以共產黨權力根本壟斷不了,但是表面上一定強調壟斷。而壟斷不了是因為,剛才說了這種更加的市場化,所以這就是猴吃麻花滿擰。地溝油炸的十八街大麻花,然後跟大家說這是傳統的,這是傳統的天津的食品。習近平將加強黨紀,與開放市場相結合的努力,如果不成功,那當權者面對的是更加進一步的危機。危機不一定很快就來,但危機肯定會來,它等一個時辰,對不對。我也跟大家講過,習近平他不能成為戈爾巴喬夫,他就成為千古罪人,習近平沒有第三條路。

同樣一篇文章,那在其他的媒體中,有翻譯得比較詳細的。所以它提到說,中共危機爆發只是個時間問題。它的原文的英文我印象中,如果按照原文硬翻的話就是,中國太大,太列寧主義,所以中共崩潰是僅僅是時間。我跟大家描繪一下,在那篇文章裡它沒有引用的,2014年習近平描繪中共面臨的挑戰,地區腐敗和行業腐敗相互交織,勾結腐敗案件上升,濫用職權和濫用行政權重疊,權權交易,權錢交易,權色交易頻繁,官商勾結,上下級勾結變得互相交織,利益輸送的方法隱秘而多樣。

列寧主義下 中共危機爆發只是時間問題

那就,你說如果是這麼按照它形容的是,橫向的勾結與豎向縱向的勾結,完整的編織起來,整個中國共產黨就是一個腐敗墮落的,一個完全的一個網絡。所以我的形容很直接,江澤民給了他一盆屎一個金盆,端上一盆屎,這一盆屎上頭全是綠豆蠅,所以還看不出它是屎。但是呢,偶爾的一個綠豆蠅飛起來,能夠看到這是黃金的顏色。打蒼蠅,能打嗎?所以我跟大家講過它只能扔掉,連盆一起扔。那其中也提到中共的腐敗是一個癌症,然而它的發生不是偶然的,它是一定出現的。

裴敏欣教授在他的著作中說,中國的政治經濟當中的裙帶資本主義的出現和鞏固,是鄧小平經濟,現代化專制模式的必然結果。因為精英控制著不受約束的權力,無法抗拒的使用權力,掠奪經濟增長產生的財富。習近平的反腐打擊精英,精英一定利用他所有的,中共黨的精英,一定利用他所有的機會和權力,跟今天習近平死磕。腐敗是黨國和市場聯姻的產品,透過誘惑、威逼、模仿傳播,一旦腐敗變成常態,制度就有可能轉達一個轉折點,這是習近平所擔憂的。我不認為他是擔憂的,他早已意識到社會是崩潰,所以他在避免社會崩潰的過程中,
斬殺著中國共產黨的精英。反腐就這麼點事兒。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