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從梁振英出局到張曉明失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自從香港特首梁振英12月9日宣佈放棄爭取連任後,中聯辦主任張曉明連日來都沒有公開露面,連續缺席10日的香港工展會開幕禮,13日的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紀念儀式,以及15日原定和梁振英一同出席的政府人員協會成立30週年聯歡晚會。中聯辦對此表示,張曉明正身在北京,出席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但是,外界和媒體並不這樣看。

香港《成報》發文稱張曉明的「失蹤」與前華潤董事長宋林涉貪及建制派在連番選舉中失利有關;大紀元則獲消息人士證實,連日失蹤的張曉明,是被習近平方面叫到北京訓話,並透露,張曉明擔任中聯辦主任四年來,和梁振英一唱一和撕裂香港。「中聯辦變成太上皇插手香港政治,破壞香港一國兩制」,張曉明將是下一個被追責的對像。這裡的太上皇,自然是指退而不休的江澤民。

從一件事情上,可以看出梁振英與張曉明之間的關係。一段視頻顯示,今年10月1日,香港特首梁振英等香港高層和中聯辦主任張曉明、中共在港官員及軍方代表在雨中出席升旗儀式。升旗剛剛開始時,張曉明把本來撐著的傘,放到了腳前方;梁振英看到右手邊的張收起了雨傘,不顧大雨也趕緊讓左手邊的妻子收傘,但在場的香港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律政司司長袁國強等眾多官員,都繼續打著雨傘,因此梁妻則顯出不滿神情。從梁振英這一舉動可以看出,梁振英對張曉明「畢恭畢敬」是出於畏懼,梁直接聽命於張曉明,梁的身家性命都賣給了張曉明身後的高層勢力。

因此,梁振英的出局,張曉明的「失蹤」,幾乎同步發生並不是偶然,其根本原因,是張曉明背後的江派高層勢力,已經在高層政治博弈中失勢和出局。

梁振英出局是香港的大事件,這個原本應該在2014年底香港雨傘運動結束後就出現的局面,一直推遲到兩年後的今天才發生,主要是梁振英的後臺老闆曾慶紅和江澤民,加上江派現任常委張德江和劉雲山,不斷在香港製造亂局,延續江派此前針對習近平的政變奪權行動。張曉明上任以後,政治上靠攏江澤民派系,聽命於前上司廖暉和現任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張德江,又和特首梁振英勾結,搞亂港小圈子,向北京錯誤傳遞民意,另搞一套,對抗習近平當局。

2014年,張曉明、梁振英等人配合江派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利用人大常委會「8‧31」決定激化香港局勢,並試圖坐實人大權力,在政治上壓倒習近平。9月28日施放催淚彈當天,他們策劃在香港製造另一場「六四」流血鎮壓,藉此將習近平拉下馬,但習親自致電梁振英叫停,不准開槍鎮壓,計劃最終沒有成功。

直到今年中共六中全會習近平成為領導核心,江派勢力不斷被打擊削弱,同時習近平全方位作出明年十九大人事佈局,習近平陣營人馬全面上位掌握中共重要權力崗位。習近平才有機會開始動手清理香港的江派勢力。

可以預計,梁振英政治上出局之後的香港局面將會發生巨變。習近平將會在香港全面清理曾慶紅的勢力,對於梁振英和張曉明的處理,很大可能將會採取相對穩妥的方式,及常見的調虎離山方式,在免去實權職位之後,在北京安排虛職,等候對其展開的貪腐調查。這也將與2017年十九大前習近平當局對江澤民、曾慶紅的公開處理同步展開。

有兩件事情可以作為觀察和驗證香港局勢發生巨變的窗口和指標:一個是復興中華傳統文化、展現中國古典舞而享譽全球的美國神韻藝術團,在2017年能否順利在香港演出;一個則是江派專門在香港成立的迫害法輪功的特務組織青關會,是否會被清理後做鳥獸狀散。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