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民主派意外勝果 特首戰風起雲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6年12月17日訊】【熱點互動】(1549)民主派意外勝果 特首戰風起雲湧:最近一段時間,香港的政局出現連番震動,即12月9日,梁振英突然宣佈不競選連任之後,12月12日週一,選委會的選舉結果揭曉,泛民主派取得歷史性的突破,拿下了325席,首次獲得四分之一的席位;而另一方面,中聯辦主任張曉明近日接連缺席重大的活動,引發外界的關注。那麼,選委會這次選舉結果對於明年3月香港特首選舉會有什麽樣的影響?梁振英下臺張曉明失蹤,預示著香港政局下一步什麽樣的發展?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最近一段時間,香港的政局出現連番震動,繼12月9日梁振英突然宣布不競選連任之後,12月12日,週一,選委會的選舉結果揭曉,泛民主派取得歷史性突破,拿下325席,首次獲得1/4席位。而另一方面,中聯辦主任張曉明近日接連缺席重大的活動,引發外界關注。

選委會這一次選舉結果,對於明年3月香港特首的選舉有什麼影響?梁振英下台、張曉明失蹤預示著香港政局下一步什麼樣的發展?今晚,我們請兩位時政專家就這些熱點事件解讀,一位是在現場的政論家陳破空先生,另一位是通過Skype連線的時事評論員文昭先生。二位好。

陳破空、文昭:方菲妳好,觀眾朋友好。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在節目開始,請先看一段背景短片。

本屆選舉委員會界別分組選舉共有10萬7,000人投票,投票率達到46%,創歷年新高。經過徹夜計票,早上9點起陸續公布結果,到下午3點前完成點票。民主派在法律界、高等教育界、教育界、社福界及衞生服務界等全取所有席位,連同當然席位取得325席。比上一屆大增一百多席。

「衞.真普30」發言人列明慧:「這個再次顯示衛生服務界選民,他們很認同今次特首選委會選舉其實是代表香港民主政治發展他們的表態,也是一個捍衛香港核心價值之爭。」

另外在多個屬於建制派票倉的界別也取得佳績。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30席當中取得26席。黃任匡等組成的「真普選醫生聯盟」,19人名單全數當選。

另外,財政司司長曾俊華突然傳出辭職,梁振英中午發通知證實已收到辭呈,星期二起,由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署任財政司司長職務。

主持人:觀眾朋友,我們今天談論的是香港最新的選委會的選舉結果,歡迎您在節目中間給我們打電話。破空,想先請問,我們看到這次選委會的選舉結果確實是讓人比較意外,泛民派也非常高興,比去年多了一百多席。您怎麼看這個事件,它為什麼能夠有歷史性的突破?

陳破空:這是香港回歸以來,泛民主派在選委會這個小圈子選舉取得最好的成績,達到了三百多票,有人說是325票,其實現在是327票,超過了1/4,我想在香港是出乎意料,在北京也應該是很震動。

北京設置的這個選委會是小圈子選舉,只有23萬人;香港700萬人,23萬人只占選民的6%,是小圈子選舉,由專業人士組成。不管香港怎麼動盪、貧富分化,通常專業人士的生活都很好,收入都不錯,都是有相當專業知識的,北京認為他們是穩定支持中央政府的建制派力量。就是這樣的小圈子選舉,在北京看來都出了問題了。

這就說明什麼呢?說明北京政府它的政策在香港如此不得人心,尤其是以梁振英為首的特區政府表現得如此低落和不得人心,引起不僅香港社會的普遍不滿,而且就是這個小圈子、這些專業人士、社會精英都相當的不滿,所以把「不滿」表現出來了。現在的這些專業人士年輕化,跟上一屆、再上一屆的人都不一樣了,都換屆了,年輕人尤其對現政不滿。

選委會民主派突破1/4,充分反映香港從專業人士到社會各個階層的「不滿」象徵,繼「占中運動」、「雨傘運動」到現在之後,香港社會不滿,對特區治理的不滿、對北京政府政策不滿的直接反應,已經不得不引起北京的高度重視。

主持人:是,我們看到這兩年的情況都是這樣的走向。我想請問文昭,我們看到上週,12月9日,剛剛聽到意外的梁振英宣布不競選連任;週日就是選委會的選舉;週一,點票結果出爐。在您看來,梁振英宣布不連任,對選委會的選舉結果有沒有影響?會不會是他的退選反而刺激更多的人出來選舉?

文昭:我覺得是有這個因素。剛才新聞裡說了,這次選舉委員會投票率創了新高。我覺得這是有一貫的邏輯,從2014年「雨傘運動」前後,民主派經過比較激烈的抗爭,比較流行的說法是,這一系列抗爭沒有結果,造成民主派內部的碎片化,大家的意見分歧,對於香港未來的道路產生了很大的碎片化,實際上這種情況在建制派也是同樣的,一系列大規模的社會動盪、大規模的抗議,對香港的建制派、精英階層也造成了很大衝擊,他們當中對香港未來的前途也產生了很大的意見分化。

正是在整個香港政治力量全體碎片化、散沙化的情況下,梁振英突然宣布辭職,這對民主派來講是一個很大的利好消息;對於建制派來講會有些無所適從,我想這也是這次選舉民主派能夠有突破的助力吧。

但我還需要強調一點,香港這個選舉制度確實是我見過的最複雜的選舉制度,特首是由1,200人的小圈子選出來的,可是選舉委員會這個小圈子是選民裡面只有23萬人有投票權,又是一個選民裡的小圈子選出來的。這種複雜的選舉制度,再加上它的立法會、區議會,我估計很多香港市民也都沒搞明白過。之所以整得這麼複雜,目的之一我覺得就是想把人給繞迷糊,讓大家覺得政治太深奧、太高深、太專業了,這實在是失去了參與的興趣。另外,這種小圈子套小圈子的選舉,它也是想為了便於控制。

有權選選舉委員會的是功能組別的選民,他們總體利益上本來是親近北京的,可是在這種情況下民主派還取得大勝,就說明梁振英這4年是多招人煩啊,香港的現狀是多麼不得人心。

主持人:說到梁振英,我想跟二位討論一下。梁振英9日突然宣布不競選連任,在之前他好像還動作連連,到處去拉票。突然宣布退選背後的真實原因,破空,您怎麼看?

陳破空:梁振英是第一個不連任的特首,原來前面有董建華,之後有曾蔭權,他是第三位。梁振英是唯一不連任的,這是第一個打破;第二,任期最短的,前面兩位任期都超過7年,他只是一屆,5年。

梁振英不競選連任,表面上是家庭原因,是個人原因決定的,事實上不是,就是習近平當局、中央不支持他了。有幾個跡象,一是他在宣布前,習近平派了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到深圳召見他,密會他,就是向他當面表態中央不支持他連任。他自己知趣。

之前,11月20日,習近平曾經會見他,只說「充分肯定」,這是官話、套話。沒說全力支持就表示不再支持他連任,實際上再之前還有跡可尋。

主持人:《成報》的系列文章和這個有沒有關係?

陳破空:對,六中全會前,《成報》系列文章「亂港四人幫」,說亂港四人幫他是其中之一。所以當時就暗示中央是要把他拿下的。現在想起來了,第一任特首董建華叫做「商人治港」,董建華中途是被胡錦濤拿下去,是因為人太笨;第二任曾蔭權叫做「精英治港」,曾蔭權為什麼被拿下去是因為出了經濟醜聞,他接受私人捐助,拿去消費;梁振英不到7年,5年就不讓他連任了。

主持人:為什麼被拿下去?

陳破空:他是「地下黨治港」,他是地下黨員,要服從黨的組織,黨叫他競選就競選,黨叫他不競選就不競選,這個人太走活、太露骨而且是緊跟張德江,緊跟江澤民派系這一套思路,對上面是謊報軍情,對下面是假傳聖旨。所以他兩頭不得利,兩頭不得人心,尤其是處理「占中運動」、「雨傘運動」完全失敗,他以為中央會派兵鎮壓,根本就落空了,他下令發了87枚催淚彈,結果搞得香港大亂,這個人是禍港、亂港的源泉之一。

這時候中央不讓他競選,很明白,不僅要搬走這個絆腳石,搬走障礙,而且對治港政策要有所變化,我們看到北京一些相關媒體,議論香港的事有變化的可能。

主持人:我們等一下詳細分析。我想請問文昭,剛才破空提到,港澳辦公室主任密會梁振英。但也有一種說法,8日晚,習近平派人直接跟梁振英說「不支持他連任」,而且說「到此為止」。不管什麼原因,在您看來,究竟為什麼、他做了什麼事情讓習近平當局如此不滿?有人說他是曾慶紅的馬仔,我不知道您怎麼看?

文昭:梁振英治港4年,不管從哪方面來講,真的只能給差評。在經濟上香港這4年,社會板結、社會階層高度固化,香港經濟的多樣性已經徹底喪失了,基本就剩了金融、貿易,這就造成香港的就業高度不穩定,出現高端化和低端化兩極;除了高端化的專業人才和低端的服務業,缺少最重要的中間就業階層,受過比較高教育、缺少經驗的年輕人最受傷害,沒有出路。

這種社會土壤必然會產生激進、求變的思想,等於香港的社會結構在梁振英執政的4年被嚴重破壞。政治上當然他為了顯示自己又紅又專,緊跟張德江,態度極度頑固、僵化,拒絕與民眾溝通,也拒絕做任何的妥協,香港人對他忍耐已經到極限。在很多具體問題處理上,他有立場和站隊的問題。

今年4月份,新唐人電視台申請在香港舉辦全球舞蹈大賽的初賽,本來香港新界鄉議局的物業管理方已經同意出租場地,已經簽了合同。新唐人電視台的宗旨、目的和背景我想沒有人不知道,能夠從鄉議局拿到場地,這個事情本身很不一般,說明是有來自體制內的一定層級的授意。像2001年香港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因為同意租借中環大會堂音樂廳給香港法輪大法學會開會,觸怒了江澤民,造成她後來辭職的主要原因。

像類似雷區在香港的政界不可能有人不知道,所以新唐人電視台在香港舉辦全球舞蹈大賽能拿到場地確實是不一般,可是後來還是有若干香港的親共團體像青關會,帶有一定流氓性質的團體,出來把這件事情攪黃,這就是中共內部主張維持鎮壓法輪功這一派勢力在作祟,所以這個事情反映在中共體制內是有一個博弈過程的。但是在過程中梁振英毫無疑問是站在支持打壓的這一邊,所以他是有站隊的問題。

綜合各方面情況來看,有媒體透露,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在深圳密會他,代表中央說「不支持他連任」。我覺得可信度是比較高的,確實是有來自中共高層的授意,表示不支持他連任。

主持人:破空,我們上一次談到《成報》的文章,記得當時大家分析《成報》寫這篇文章的思路,內幕極其明確,一般不可能是媒體自己發文,很可能是高層授意。接著我們再看一看香港的政局。選委會的選舉結果,對於明年3月的特首選舉非常有影響,一則請您點評一下會有什麼樣的影響?再則可以看一看到底有什麼樣的人在參選?

陳破空:首先,民主派有327席,根據選委會2012年的制度;本來在2012年之後要推新的政改方案,香港民間要求雙普選,2017年實施。張德江把持著人大不僅不同意雙普選,而且弄了一個新的所謂「831人大方案」,所謂的政改方案「落閘」,結果那個政改方案比2012年的還要差,所以被民主派拒絕。它必須在立法會通過2/3的議員,多數通過,民主派當時在立法會有1/3以上,那就否決了,所以張德江的「831方案」沒有通過,現在就退回到2012年的推舉方案,就是選委會1,200人推舉方案。

現在民主派有三百多席,本來規定150人就可以提名一個人,民主派不僅能夠獲得提名,而且有可能獲得兩個提名。上一次有提名一位律師何俊仁。現在可以提兩個人,150名提一個另外150名又提一個,那兩個民主派的人來參選,所以這是一個。另外,就算民主派得不到過半數的票,因為其他有3/4是建制派的,那麼對建制派裡邊的候選人會形成分化。建制派裡面有多個,有可能中央支持的、有中央不支持的、有香港自己出來的,這時民主派起了很大的作用。

那幾個建制派的候選人都跑來向民主派的327個人拉票,尋求支持。比如葉劉淑儀也好,曾俊華也好,林鄭月娥也好,等等這些人要來拉票。那民主派就可以掂量,究竟支持其中誰。也就是說,民主派雖然自己的人不能當選特首,但是卻可以影響建制派裡面誰來當特首,誰更溫和一些,誰更開明一些。變局現在很顯然已經形成。

主持人:說到這,我有一個問題。我們看到最新宣布參選特首的有一位葉劉淑儀,她當年在推「23條」的過程中觸犯了眾怒,「23條」沒有通過,她也就跑到美國留學去了,現在她回來要參選,而且她又把「23條」提出來。她已經知道「23條」不得人心,您覺得她為什麼還提出來?而且在參選的過程中這麼高調?

陳破空:現在候選人有的已經表態、有的是暗示、有的是準備考慮,特別是梁振英宣布不連任之後,香港一片振奮。按照退休法官胡國興說的話,梁振英星期五宣布不競選連任,星期六他上街,就看到很多人輕鬆了。香港人整個好像都輕鬆了。對香港社會的影響是這麼大,就看梁振英這個地下黨員是多麼不得人心。

現在有很多人要出來競選。剛才提到葉劉淑儀,2003年她是保安局局長,當時她硬推「23條」立法,不僅沒有推成功,反而激起香港50萬人上街大抗爭。結果「23條」立法沒有成功,就是所謂的「保安法」要取消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她自己也辭職了。這個人後來遠走美國去讀書,後來回去組織新民黨,是建制派的。她為什麼出來參選呢?她這個人有矛盾,一方面「23條」她很不得人心;但另一方面,她今年選立法會議員卻是票王,說她是票后吧,得了六萬多票,相當高,是前幾名。為什麼呢?她受到建制派和中產階級鐵票的支持,所以中央有可能為她背書,但是她當選的可能性比較小。

葉劉淑儀代表新民黨,新民黨是建制派的一個小黨,其他幾個像曾鈺成、林鄭月娥等沒有黨派,反而比她輕鬆一點。她之所以出來選舉的目的是為了提高新民黨的能見度,她選不上,但新民黨卻因此提昇,可能發展更多的黨員,這是她的企圖。

其他幾個候選人我們可以盤點一下。林鄭月娥是現在政務司司長,她比梁振英的信譽好一些,有52%的支持率,但是她受梁振英政府的拖累,由於處理「占中」事件、「雨傘運動」。

主持人:對!人家說她跟梁振英沒什麼不同,一個政策。

陳破空:對!她是一個鐵女人,就算是一個鐵娘子,她比梁振英靈活一點,但是受梁振英拖累名望有所下降;中央政府有可能支持這個人。

另外一個就是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他辭職,就明顯表示是要競選。他有幾個特徵,他原來是香港末代總督彭定康的私人秘書,英國背景很強,在香港可能得民心,他當財政司司長九年多,商界非常熟悉。上一次,商界本來推唐英年,失敗,憋了一肚子氣,這一次商界有可能會支持曾俊華;如果中央靈活一點也可能支持他,因為他這個人比較溫和,有名望。

主持人:對!媒體經常報導,在亞投行會議上習近平主動跟他握手。

陳破空:對!他的名望高達百分之六十多,比林鄭月娥要高。還有曾鈺成,曾鈺成是前立法會的主席,是個左仔,他的弟弟曾德成、他的妹妹都是「六七暴動」被捕過的,搞「六七暴動」的共產黨員,曾德成曾任民政事務局局長。曾鈺成跟民主派關係還不錯,所以這也很難說,中央有可能支持他。

另外一個,前法官胡國興。胡國興現在還没有得到各方面的支持,他表態比較中立,他認為是結束香港撕裂的時候了,結束梁振英敗政、惡政所造成的後果,他認為他有信心來彌補。這些候選人加在一起,誰能夠出局現在還未見分曉。

主持人:是,現在還不明朗。我們先接聽線上觀眾的電話,一位是加州的黃先生,黃先生您好!

加州黃先生:主持人好,嘉賓們好!梁振英不參選,但是出了一個力推「23條」的葉劉淑儀,這個人是以前公開推「23條」下台的,她現在以這個口號參選,是不是「23條」在香港有通過的可能呢?我想要問一問。

主持人:好的,謝謝黃先生。我們再接聽下一位是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這個梁振英啊,他是張德江、栗戰書、張高麗的爪牙,是很多中共高層的爪牙嘛!他根本就不會做人處事,從前他曾與令計劃、令完成、令方針他們同流合污,良心這麼壞的衣冠禽獸根本就不是人,他敗選下台也在我意料之中。如果我是英國人我絕對不會把香港、九龍讓給中共,我會還給中華民國台灣。謝謝!

主持人:謝謝丁先生。文昭,也請您分析一下。因為我們看到選委會的選舉結果,實際上直接是跟明年3月的特首選舉掛鉤。剛才破空也盤點了一下可能參選人。您覺得這樣的選舉結果,對明年的特首選舉意味著什麼呢?

文昭:泛民派取得了三百多席的歷史性突破,數量上是1/4當然不占多數,但是它在選情比較膠著的時候,以及建制派的候選人的受歡迎程度所得的選票相差不多的時候,那麼它就會成為左右選舉結果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力量。這就是我們在選舉上講的「關鍵少數」。

至於說現在其他建制派所推出來的那些參選人,確實也都不是特別強。像葉劉淑儀原來她當香港保安局局長的時候,還是曾慶紅那一套班子治理香港、當中央港澳協調小組組長,就是治理香港那個時期,她是這一派勢力的一個死忠派。

她現在這個表態,在我看來她其實確實是沒有多大希望選上,她基本上就是向張德江和曾慶紅勢力輸誠的表現。就是說,我不求當選,我只求表明心跡,我是老闆你的人啦!這就是一個站隊的舉動。她就是要表明:我就是要做你這一派勢力在香港的代言人。

因為每個人對政治風向的判斷都不同,有的人他就是吃這碗飯的,他一直就是這條路走過來,你讓他說別的、他倒戈,他也完全失去了個人政治意義、價值了。有些人他就認為你習近平長久不了,張德江、曾慶紅、江澤民這一席勢力是不會被壓下去的,是樹大根深的,總有捲土重來的時候。在低潮期她表了態了,那未來捲土重來的時候她可能就受到重用了。有些人是這樣的打算。

主持人:我想談一談剛剛談到的一些跡象,港媒很關心的一個問題就是張曉明去哪了?張曉明幾個重要活動都沒有出席,外界紛紛揣測。當然有人說他在北京,但是外界也不這麼看。您怎麼看,破空。

陳破空:張曉明中聯辦主任,他最著名的話就是張德江的「831決議」出來之後,他公開宣稱,人大的決定就是最高權威,不可動搖、不容挑戰。我當時就說世界上沒有什麼不可動搖,沒有什麼不能挑戰的事情,完全是胡說。等於說他當時就是在威脅習近平,你們不要試圖去干預人大系統做出的決定,不僅僅是在威脅香港人。這個人是真正的左人,而且確實是江澤民路線上的人。因為他這個人是六中全會時,被《成報》列為「亂港四人幫」。

「亂港四人幫」將來會各有去處,張德江他到明年4月走人,那就是他的去處了,不可能再有什麼影響力了。那麼梁振英現在已經宣布不連任,就結束了。

主持人:而且有人說他可能面臨牢獄之災。

陳破空:那肯定,因為他有澳門的賄賂,他一卸任,失去豁免權,香港廉政公署是可以辦他的。另外就是姜在忠,《文匯報》、《大公報》社長,隨時可以被中共以任免方式拿下。張曉明現在大家關注他去哪了,他缺席了很多在香港的重要活動,據說人在北京。那人在北京究竟什麼情況?究竟是自由、不自由還是雙規?現在雖然情況不明瞭,但是大致來看他應該是情況不妙。

我覺得「亂港四人幫」是肯定每個人都有一個去處的,怎麼個去法可能是不一樣。張曉明的去處就可能是最先坐牢的,因為據說他跟目前一個商人宋林的行賄扯上了關係。一旦扯上這種關係,撞在中紀委的刀下,那就進秦城。

主持人:還有一點時間也問一個問題,先請文昭回答一下。就是我們看到有人分析說現在的梁振英下台、張曉明失蹤,其實就是反映了習近平陣營是要把在香港的江、曾,特別是曾慶紅的勢力給清除。那麼下一步對香港的政策可能會發生大的改變,您怎麼看?

文昭:如果說是選舉過程有脫離北京控制的危險的話,那我想中共目前的領導人還是會以各種方式明示或者暗示選舉委員會,他們中意的人是誰。也就是說對港政策中央完全放棄欽點這個選項,可能還是有點超出體制了。可能超越體制變化的期待還是有點不現實。

但是有可能回到梁振英當選之前的那個軌道上,就是2007年到2012年,習近平擔任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的時候,那個時候他是等待接班的儲君的地位,他不會在港澳工作上有很出格的區別於前任的舉動。

但是在接近2012年的時候,最重要的話題就是香港特首的選舉制度改革問題。那這個結果是擴大了選舉委員會,從800人擴大到1200人,也接受了民主黨提出的方案,增加了區議會功能組別、實現了一人兩票、立法會擴大到70席。當然這個離香港人要求的真普選還是相差甚遠。

但是比起梁振英、張德江這4年死硬、死倔、完全不做任何妥協來講,它還顯示出有一點生氣,還是有一點靈活度和妥協的精神。回到這個軌道上我覺得還是有可能。就是說現在有可能擴大有限的民主成分,不採取進一步刺激港人的措施,緩和社會矛盾,但是政治的總基調還是在北京的掌控之中。香港這個體制能平穩運行,北京不會直接走到前台來,直接挑起什麼爭議。

主持人:好的,請破空補充一下。

陳破空:當時香港回歸之後是江澤民時代,當時我覺得很納悶、很怪,就說中英談判已經一國兩制了,如果鄧小平時代就這麼做了,你搞你的我搞我的,井水不犯河水,一國兩制就行了。

當時我很納悶為什麼江澤民非要去干涉香港內政,一再干涉,從司法到政治到各方面。當時我認為是江澤民在政治上不放心,有不安全感、有控制慾,但後來又發現是經濟上的利益,想把香港變成洗錢中心。比如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去一趟香港就捲10億美金。

由於經濟上既得利益的想法,反而影響了香港,所以我們可以看到香港漸漸在變。現在習近平政府要吸取一個教訓,就是不管它變不變,古人的教訓是「得人心者得天下,失人心者失天下」,連封建王朝都懂的道理,習近平政權要有一點智商的話一定要懂這個道理。

回歸19年以來為什麼逐漸失去香港人心、香港漸行漸遠?你必須改變現有的政策,你改變多大不知道,你或者逐步改變,一定要調整,不調整的話他就真的是「失人心者失天下」,失香港。

主持人:民心很重要。

陳破空:對!

主持人:好,非常感謝二位!我們今天時間又到了。感謝收看,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