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青:聶樹斌冤案雖改判枉法陰霾仍難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十二月二日中共最高法院終於宣判,聶樹斌原審判決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因而撤銷原審判決改判無罪。至此,聶樹斌遭冤殺二十二年後,王書金供述自己是元凶十一年後,這件有良知民眾早已判定的冤案,這件令無數人義憤填膺呼籲不斷的冤案,這件有極大權勢黑手摀住不改的冤案,似乎終於等來了正面的結局。然而,大陸社會對這一改判的反應,並沒有多少正義得以伸張的喜悅,更多的反而是疑慮和失望。因為聶樹斌冤案本是一眼就明瞭的冤案,是有真凶認罪必須予以重審的冤案,是毫無實據且不加掩飾的造假枉法的冤案。但是這樣一個冤案卻可以一壓十多年,甚至繼續枉法造假迫害認罪真凶和糾錯官員,這樣的狀況絕不是一紙改判就能夠令人欣慰的。

惡官製造冤案假案歷朝歷代均有,但是與聶樹斌冤案相比,則很有些小巫見大巫的味道了。例如清朝末年的楊乃武與小白菜冤案,不論從訴冤的難易、重審的難易、改判的程度和責任的追究來看,聶樹斌冤案顯然更為漫長曲折黑影憧憧。從這兩件當時社會影響巨大的案件中,不難看出中共統治對民眾的漠視和危害,遠甚於行將就木的帝制王朝。為冤屈的親人訴冤,楊乃武的親屬沒有受到什麼刁難,反而有不少人助錢助力。官府接到訴狀也不敢怠慢,二次赴京告狀二次再審,包括京城派出大員再審。二次審結均維持原判後,連楊乃武及親屬均認為昭雪無望後,清朝迫於輿論的壓力,由慈禧太后下詔派員再審,終至冤案得以申雪。但是聶樹斌冤案申訴的險阻刁難,不是難易可以形容的簡直叫匪夷所思。聶樹斌親屬之所以申訴冤屈,並不僅僅像楊乃武親屬相信其是冤屈的,而是一案兩凶可能的真凶出現了。但是聶樹斌母親長年奔波於京冀官衙,得到的不是推托敷衍就是不理不睬,甚至以親屬沒有判決書拒絕受理。而沒有判決書的原因則是法院從未發送親屬,十多年的申訴就在這扯皮推阻中流逝,這真是比先有雞還是先有蛋更蠻橫的刁難。

楊乃武與小白菜冤案獲得眾多援助,其中包括大量官員和有身份人士,例如皇帝的老師翁同龢及紅頂商人胡雪岩,沒有聽說這大量的同情援救者慘遭迫害。然而聶樹斌的同情援救者則大不然,首先是審理案件中發現一案兩凶的警官鄭成月,慘遭迫害也落個生不如死的下場。主管刑偵的警察副局長鄭成月,審理王書金姦殺案中發現一案兩凶,如此重大而必有冤屈的案件卻被壓下,令鄭成月憤而向大陸媒體公開,從而掀起了社會輿論廣泛持續的重審平反之聲。鄭成月將審訊偵查的案情真實匯報,曾經推動劉金國主持下的河北省政法委,決定成立兩個專案組複查聶樹斌案件及嚴查王書金案件,卻由於劉金國調走無疾而終。但是此後鄭成月的苦難卻開始了:一起明顯的對鄭成月的誣告案,卻對他糾纏不休反覆停職調查;終因誣告而結束調查恢復工作後數月,在他僅四十多歲便被迫「離崗」,上級給出的理由竟然是「年齡原因」;鄭成月兒子考公務員第一名卻不被錄取;鄭成月和妻子的工資和財產被非法凍結;鄭成月身患重病卻無法入院看病,其妻子因所受迫害不公多次自殺。最近率先詳盡報導聶樹斌冤案的新聞人士馬雲龍,發表信息河北政法委含有威脅的聲稱鄭成月造謠,並要約談被他們強行離職的前副局長鄭成月。

聶樹斌冤案雖然改判無罪了,但是這一改判僅是個案,對大陸司法不僅沒有改善提升的根本意義,現實反而讓人有倒退惡化的憂慮。有參與聶案的律師直言不諱的說,類似聶樹斌冤案的平反僅此一例,因為形成聶案影響的網路條件已不存在了,不會再有聶案這樣影響全國社會廣泛參與案件了。近來中共越發加強對網路的控制和迫害,也證實不會再允許網路影響產生另一個聶樹斌冤案,因為網路形成的強大輿論是聶案改判的決定因素。這位律師的憂慮絕不是空穴來風,且不說關於網路的實名制、個人不准製作發佈新聞、追究網路言論和加強審查管控等網路規定和法律,有如扑天蓋地綿延不斷來勢洶洶的現實狀況,隻看雷洋、賈敬龍這些牽動大陸人的案件,便知中共從聶案汲取了反面教訓,有了一套控制網路壓制輿論的新手段。賈敬龍遭村霸迫害而殺人,中共無視賈敬龍受迫害事實,無視眾多法律界和社會呼籲,壓制輿論並編造扭曲真相,悍然以法律之名槍殺賈敬龍。雷洋無辜慘遭警察毒打至死,更是牽動大陸民眾尤其是中產階級普遍之心,但是中共對這樣明顯無端害人的惡警案件,壓制網路輿論的討論和拖延時間,並運用黨的喉舌遮掩事實扭曲真相,在認為社會關注的熱情下降的二百多天後,拋出一個輕飄飄的玩忽職守罪名,僅有一個警察仍在押其他均已取保候審。然而為民眾維權的律師卻處境越加凶險,如江天勇等律師不是抓捕失蹤就是深陷牢中。

聶樹斌冤案雖然改判無罪了,但是一些極為明顯的問題,卻提也不提或直接否認。如聶樹斌被抓後前幾天的審訊記錄缺失,這關乎聶樹斌是否受到刑訊逼供,聶樹斌最早的辯解和供述是如何形成的。參與聶樹斌最早審訊的一個警察,曾經洋洋得意的告訴大陸媒體,經過對聶樹斌連續七天七夜的心理攻堅,狡猾的罪犯終於心防崩潰而認罪。且不說這七天七夜必然飽嘗的肉刑,單是七天七夜連軸轉審訊,就是極其殘酷無法忍受的肉體摧殘。然而判決書卻以沒有證據為由,判斷無法證明對聶樹斌有刑訊行為。此外,聶樹斌案卷中涉及的諸多篡改和偽造,還有許多對聶樹斌有利證據的滅失,也被判決書忽略得無影無蹤。將聶樹斌無疑遭受肉刑輕輕放過,偵查審判檢查監督中的違法視而不見,以及用疑罪從無的理由改判,這些均說明中共絕非要真正平反。公檢法在辦案中的諸多瀆職和惡意陷害,中共有意包庇不加追究的態勢十分明顯。

楊乃武與小白菜案件平反後,造成冤案的有關官員被查辦、充軍和流放者三十多人,自浙江巡撫以下一百多官員摘去頂戴花翎永不敘用。聶樹斌冤案中偵查審判檢查監督的有責任官員,由於反覆壓制複查和關節眾多所以人數隻會更多。而將維護統治權視為首要目標的中共絕不願盡加追究,這是中共不會讓真相大白罪責者盡數被追究的重要原因。其實聶樹斌冤案能夠走到疑罪從無這一步,全賴中共內斗而製造及壓制複查的派系是內鬥的落敗方。河北省政法委書記張越落馬才讓聶案複審順利起來,就是大陸冤案與中共政治權斗息息相關的明證。凡此種種都足以說明聶樹斌冤案的改判,並非預示了大陸司法會有一個明亮的未來,仍然是枉法的陰霾難散諸多聶樹斌類似的冤案前途無從樂觀。

──轉自《自由亞洲電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