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社交平臺禁時政新聞 陸民:不在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6年12月22日訊】中共廣電總局日前發佈通知,要求網民利用微博、微信等社交平臺傳播視聽節目,必須取得商業許可證,同時禁止網民利用微博、微信上傳或轉發自制的時政類視聽新聞節目。面對這種對公民言論自由的進一步收緊和打壓,有大陸人士表示,他們並不當回事。

中共黨媒20號報導,廣電總局下發的《關於加強微博、微信等網絡社交平臺傳播視聽節目管理的通知》,要求網民利用微博、微信等各類網絡社交平臺傳播的電影、電視劇等相關影視劇,要有《電影片公映許可證》或《電視劇發行許可證》。微博、微信等網絡社交平臺不得轉發網民上傳的自制時政類視聽新聞節目。

《通知》還要求,省級新聞出版廣電行政部門應對轄區內的微博、微信視聽節目加強管理。

自由撰稿人黃曉敏說,他和朋友們都在質疑,為什麼廣電總局把傳播電影、電視和利用自媒體傳播公眾關注的新聞話題,放在一個文件裡發佈?

自由撰稿人黃曉敏:「我們有一個困惑,給人的感覺前面是為利益而來,後面是為了阻擋言論自由而去,那麼為什麼把利益和限制新聞自由兩個事情捆綁在一起?確實有些迷霧雲繞的這樣一個感覺。」

杭州維權人士鄒巍:「實際上它所講的電影發行是一種公司的商業行為,那麼它把個人的思想,一種個人的傳播行為,現在都用公司的商業化的行為來規範,實際上本身是比較荒謬的,體現了一個現實,就是大陸目前思想管控是越來越緊。」

杭州維權人士鄒巍說,在自媒體時代,官方對民眾思想束縛,以及新聞管控早已失效。所以它出臺了這麼一個通知。

鄒巍:「最主要是鉗制人思想自由的,那麼還是大陸目前現階段從維穩的思路出發,對老百姓的思想管制的一個思路,這實際上是意味著大陸短期之內,它的思想管控將進一步嚴密化。」

鄒巍舉例說,6月份,杭州民主黨成員呂耿松和陳樹慶被重判超過10年,也是當局為了思想管控,因為這兩人整天在網上為民主、憲政自由吶喊。

鄒巍:「特別是最近,我們都知道好多網民跟媒體的劉飛躍、黃琦被抓,就是因為他們利用網絡平臺傳播相關的真相和事實,和官方消息相反的這種新聞比較多,所以當局對他們進行抓捕。」

不過黃曉敏表示,對於在官媒和自媒體夾縫中求生存的獨立自由撰稿人來說,無論當局出臺什麼新規條例來堵塞言路,他們從不當回事。

黃曉敏:「現在掌握了自媒體自己的話語時期,包括充分利用了互聯網技術手段的,對這個禁錮,我們從認識、膽識和掌控話語夾縫中求生存的這種技巧能力,對這個東西已經視而不見,有它沒它,我們認為我們依然能夠游刃有餘的自由的傳播、自由的發佈、自由的表達。」

黃曉敏引用中國民間一句俗話說,「按下葫蘆浮起瓢」,在一個網絡平臺言論被封殺,換一個平臺照樣「浮出水面」,照樣可以起到表達、傳播和吸引社會關注的效果。

黃曉敏:「再不行,我可以修改裡面個別敏感名詞,我認為的他們過濾、跟蹤、鎖定的幾個敏感詞,我一調整,最後依然還可以達到傳播和浮出水面這樣的效果,包括視頻資料也是,我們稍微製作,或者把一些敏感期詞一弄,還是可以製作發佈出來。」

黃曉敏說,在新興媒體發展如火如荼的形式下,當局這種不溶入世界普世價值,不融入世界文明的堵塞言論方式,只會適得其反。

這幾年內,中共已經公佈無數項條例、新規進行管控網絡言論網絡直播網絡視聽節目等。11月份中共還通過了一項網絡安全法,新法規定出現「重大突發社會事件」時,當地警方可以在局部地區封網,斷通訊。

採訪/陳漢 編輯/李韻 後製/李沛灵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