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強痛斥6部委「拆牆腳」 內部警告金融危機將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6年12月23日訊】一直以來,依靠民眾的高儲蓄率及西方對中國的技術和投資、無度濫用政府信用和超發巨額債券,以及在經濟上的嚴厲管控,中國經濟一度讓中共賺到了所謂合法性的紅利,但中共這種透支環境、資源及民眾血汗的畸形發展模式,目前也已走到盡頭。有消息披露,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日前也看到問題的嚴重,在中共高層內部警告金融危機將至。

李克強示警危機將至痛斥6部委拆牆腳

據香港《動向》12月消息稱,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11月28日至12月6日9天內三次國務院常務會議、一次國務院國務會議、二次部委局專題會議、一次全國省級金融專題電話會議上重複強調,目前的金融狀況是近五年來最嚴峻、最棘手、最複雜的壓力和挑戰,金融危機即將到來,這是不以個人意志為改變、自動消失、化解的,指出壓力、挑戰主要來自內部、內部上層,危機是人為製造、引發的。

消息披露,李克強稱巨額資金以海外投資名義非法外流,規模性虛假對外投資等違法「走資」,中央11月中才掌握有關情況。李克強在會議上痛批發改委、商務部、人民銀行、銀監委、國資委、外匯管理局六個部委局亂作為、拆牆腳。

消息最後指出,李克強診斷「人為製造引發的」危機當然是難治之症了。

內外環境變化及主客觀原因共同促成危機

此前,美國《華爾街日報》報導,美國企業研究所一項新的調查發現,截至6月份,中國企業對外投資了近290億美元,已打破了之前在2014年創下的全年投資記錄。

隨著國內外環境變化,人民幣不斷貶值以及貶值預期加大,大陸資金外流速度和金額不斷加大。數據顯示,今年前十個月,大陸流出5.1萬億人民幣。

為了減少資金外流,11月底中共當局再次升級控制手段,不僅僅對大陸的個人和企業進行了嚴控,而且對在大陸經營的外資企業向海外匯款也開始限制。

11月底,中共央行相繼出臺規定對六類海外投資嚴格限制,外企可匯出的資金上限也從5,000萬美元大幅下調至500萬美元。

不過,外界普遍認為,這場中共當局難以避免、隨時都有可能爆發的金融危機有著其複雜的背景及主客觀因素。非是中共對資金外逃等嚴厲管制手段就能化解的。

在人民幣匯率疲軟和不確定性的推動下,中國私營企業希望把資金從國內市場轉移出來以避免損失,這無疑是在用腳投票,這本身不存在非法的問題,中共對外匯的管制本身就是飽受外界的詬病。

今年6月28日,清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孫立平在騰訊思享會夏季論壇上,做了《轉型與預期》的主題演講,談及了這個問題。

孫立平稱,在中國現有的充滿不確定性的情況下,在企業家們已經無法感受到安全感的情況下,政策和技術層面上的調整已無法將他們和資金留住,而美國等西方國家的法治社會,給予中國人的恰恰是他們在中國無法獲得的安全感。這就是包括企業家在內的精英們跑路的主要原因。

此外,中國企業負擔非常大的賦稅,被稱之為「死亡賦稅」,也是令中國企業資本出逃的原因之一。

有資料統計,1995年,宏觀稅負率只有16。5%,2000年也只有21%,2005年26%,2010年一下子到了36%了,2015年,企業的宏觀稅負率已將近37%。

更糟糕的是,有美元加息之議以來,人民幣就不斷創下新低,美聯儲12月15日加息後,離岸人民幣應聲暴跌近400點,國債市場各期限國債期貨瞬間出現上市以來的第一次全部跌停,知名財經評論家葉檀認為,最高信用等級的國債市場出現崩盤是非常可怕的現象,預示著金融危機可能到來。

隨之而來的骨牌效應,隨時有可能引爆企業債務及地方債務這兩顆定時炸彈。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此前警告,如果當局應對不力,中國的企業債務可能會引發一場更大的危機。

除了企業債之外,大陸各地方政府累積的龐大債務(保守估計3萬億美元)自2015年起陸續到期,加上經濟增長減緩,地方政府債務還本壓力增大,成為影響金融穩定的壓力來源。如果大陸樓市再出現問題,後果是災難性的。

(記者東方靖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