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敏:炒「器官捐獻」 黃潔夫欲繼續捆綁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據報導,12月22日,黃潔夫擔任理事長(法人代表)的中國器官移植發展基金會與支付寶合作,推出器官捐獻登記功能。

相關報導稱,支付寶是繼臉書、蘋果後推出此項功能。報導還稱,線上器官捐獻只是登記,登記後隨時可以取消。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在一些網媒、網站上的這條新聞旁邊的「相關報導」,可看到不少有關怎樣監管支付寶、支付寶用戶被盜刷、個人資料泄露以及社交平臺引發多重爭議等負面舊聞。此前支付寶搞社交平臺失敗,正是因為它其實就是個買賣平臺,現在搞起器官捐獻來,有網民直言:感覺像買賣器官。如果發生資料外泄及任何糾紛,支付寶完全可以與百度一樣回應:「隻提供平臺」。

就像黃潔夫一直宣稱絕對沒有干預的捐獻分配系統(COTRS),僅今年上半年,公開報導涉系統外分配的至少有這四起案例:湖北車禍醫生,兩名主刀半夜電話分配四個大器官。廣州美術狀元,肝源非來自系統配對。山東濱州女大學生,公安局廣發微信徵求受體。浙江21歲母親,家屬與紅會尚未簽署捐獻自願書。媒體沒有披露的還有多少?

黃潔夫作為江澤民迫害集團活摘罪行的前臺人物,在這個時間點找上支付寶,據觀察,或許與上個月這兩件事的「刺激」不無關係。

一是11月1日,人大常委會第24次會議分組審議紅十字會法修訂草案。目前紅會被明確的職責是參與獻血工作。今次修訂草案,要在紅會的職責中增加規定:「開展造血幹細胞、遺體和人體器官捐獻的相關工作」。這說明什麼,紅會與黃潔夫合作多年的器官捐獻工作,根本於法無據,完全是違法行為。

同時據報導,包括董中原、馮長根在內的多名委員指出,紅會不適合開展遺體和人體器官捐獻。馮長根表示,他曾帶一個調研組去了河南、山東兩省調研,分別聽取了省、市、縣一級的衛計和紅會及相關部門組織的意見,據反映除了宣傳等工作,具體的實質工作他們承擔不了。紅會在COTRS系統所謂「具體的實質工作」,就是居中監督分配。

其次是11月8日,南昌市檢察院發出通報,江西省紅十字會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副主任謝顯慈因涉嫌受賄罪被立案偵查。這是全國首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官員被查。值得思考的是,相比而言,查紅會系統比查官場腐敗的難度更大,不僅在於監督紅會方面的規定不多,而且不少規定是禁止外界監督的。而首例的意義就在於,紅會在器官這方面的禁區被打破。

從黃潔夫與紅會到支付寶的合作,可以發現,2013年《人體捐獻器官獲取與分配管理規定》只是一部試行中的行政法規,2015年《中國器官捐獻指南》根本不是官方法規。換言之,現行法制對器官捐獻移植體系的整體規範仍然空白,也就沒有約束力。這點跟《追查國際》2015年的抽樣調查結果一致:中國器官捐獻系統基本尚未運作。

此外,《追查國際》的調查報告顯示,在停摘死囚後,陸器官移植量沒降反增,還達到了歷史新高。這點黃潔夫也沒有否認。雖然黃潔夫聲稱原因是「捐獻器官」增加,而《追查國際》調查得到的實情是,捐獻器官很少,捐成的沒有幾個。例如上海市紅十字會稱,到目前(2015年12月)全上海市只有5例器官捐獻成功。

既然死囚器官已經停摘,捐獻器官有出入,唯移植數量繼續增加,那麼供體器官哪裏來?

《追查國際》汪志遠博士說:中國這麼多年來器官移植的急劇增長根本不是靠捐獻的,而是靠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中共與黃潔方宣傳器官捐獻,是為了掩蓋活摘器官真相。國際社會相信《追查國際》等調查報告,不相信黃潔夫。

活摘器官是江澤民迫害集團的反人類罪行,而今年以來的一些跡象更明顯,習是拒絕被其捆綁的。近期的一個切割動作,是在8月中下旬,黃潔夫參加香港國際器官移植大會,並藉機漂白活摘器官罪行,習當局不但沒送賀電,反而同一期間在北京召開高規格的全國衛生和健康大會。

不能忽略的是,黃潔夫在為自己及江派不斷尋找活摘器官的「正當來源」的同時,也是在加重捆綁習近平。所以對於活摘罪行,不能僅止於切割,只能徹底清算。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