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情偶記:隱.火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6年12月27日訊】 有時,被一些瑣碎的事兒纏繞的頭疼的時候,我腦海裡就會忽的跳出一個念頭來:找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住下來,避開所有人,去隱姓埋名。等那勁兒一過,一清醒,又笑罵自己矯情,本來就無名,何須多此一舉去埋,頂多也就隱個姓。

有一次新年,我就關了手機,躲在烏鎮,白天出去閒逛,晚上躺在小賓館的床上看書。我很享受那種與世隔絕的感覺,關掉了手機,整個喧囂騷動的世界也就一併被關在了外面。





火車還有一個屬性是近乎哲學範疇的,即『遠方不可知』,這個『不可知』不是實指——火車前方實際的站點是有的,比如上海,武昌,懷化,鄭州,這個『不可知』是虛指,是說你還在途中,在到達目的地之前,還有自然災害,機械故障和社會動盪等等不可抗拒的困境,從心理層面,它是流亡,是跋涉,是尋找。

——本文經《紀元心語》授權發布

責任編輯:李丹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