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霸凌事件頻傳 中國「名校出高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6年12月26日訊】北京中關村第二小學,在2016年12月初爆出霸凌事件,再度揭示大陸校園霸凌亂象。被霸凌的學生家長向校方提出抗議,學校方面的處理方式讓外界質疑是庇護被告學生,有評論認為,校園霸凌不可怕,可怕的是「名校」出現霸凌後,根本沒有解決的辦法。

一篇《每對母子都是生死之交,我要陪他向校園霸凌說NO》的文章,2016年12月上旬開始在網上廣泛傳播。文章作者自稱自己是一位母親,兒子是中關村二小的學生,剛滿10週歲,在學校遭遇校園霸凌。

這位母親在文章中寫道,11月24號,兒子在學校如廁時,兩名同班男生進入廁所。其中一人堵住門口提出要看兒子的下體,另一人則將有廁紙、尿液的垃圾桶扔下來,「正砸在兒子的頭上,尿和擦過屎的紙灑了他一臉一身。那兩個男生見狀,哈哈哈一陣嘲笑跑走了,全程不到一分鐘。」

事發後第二天,作者與丈夫帶著兒子與校方及肇事學生、學生家長溝通,扔垃圾桶的學生家長已經口頭道歉,但另一個孩子家長以孩子僅為目擊者為由拒絕道歉。

校方則認為,「把廁所裡的垃圾桶」扣到同學頭上不是「校園霸凌」。

為什麼中國的所謂名校對施暴者如此縱容?有媒體分析認為,中國教育行政部門沒有辦法管理所謂的名校,一個重要原因是它為強勢利益集團的利益所綁架。

北京感恩公益基金會發起人周健,他在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一篇題為「中國的名校為什麼牛?」的文章中說,在中國,很多「名校」校長都牛氣沖天,做事情基本是有恃無恐,無人敢攔。這後面,不是「名校」校長本人有多牛,而是「名校」校長後面的學生家長牛;其實也不是學生的家長有多牛,而是家長手中的不受限制的權力牛。

山東大學退休教授 孫文廣:「因為教師或者學校的校長、教導主任,他們也要在社會上生活,有很多的問題需要找些關係,那麼有些幹部的子女他就沾光了,通過這個孩子,學校的校長或者是主要的教師,可以巴結這個當官的。」

對於學校巴結有權有勢的家長這個現象,21世紀教育研究院長楊東平在2012年11月就提出看法,他指出,「名校校長比教育局長說話管用」的社會身份錯位,是因為名校有條件通過「學生」去操控「家長」手中的權力,繼而完成自己的資源組合。他認為,這就是政府天天喊「教育公平、均衡發展」,而事實上中國教育卻越來越不公平的重要原因之一。

原烟台大學教師 張忠順:「一個家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自己孩子讀書的事情,所以它會出現,父母只有有能力,不管是錢方面、權力方面還是關係方面,都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讓自己的孩子接受最好的教育,而中國又是一個對權力制約不夠充分的,階層分化非常厲害的一種現實,所以必然會出現有權有勢有錢的。」

孫文廣:「這在學生之間會形成特權思想,高人一等,對小孩子的教育會產生影響,他的內心世界從小就產生一種當了官就可以享受很多特權,他覺得這是應該的。」

關於「中關村二小孩子遭校園霸凌事件」,事件發展可能是不了了之。 評論認為,這些所謂「名校」老師面對孩子之間的欺凌,學校用的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維穩」思路,在整個事件中,連起碼的責任和權利都沒有公正的劃分。

湖南教育學者 姬原:「在目前中國所謂名校就是一小部分權貴,利用那些權力謀取,進行互相炒作互相推崇,再賺取高額的利潤,就是賺錢的。」

周健的文章指出,中國一些「名校」整天都在琢磨如何為權貴服務。如果「名校」得到權貴青睞,領導接見的機會多,外出培訓的機會多,評定職稱傾斜機會多,校外辦班收費機會多,企業捐贈機會多,當然,最終是個體分錢的機會更多。

採訪/易如 編輯/黃億美 後製/李沛靈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