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險被活摘器官倖存者死裡逃生的故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1月06日訊】在美國著名歷史景點費城自由鐘廣場,南來北往的遊客總是會看到草坪上優雅的音樂聲中祥和打坐的修煉人。其中一位梳著利落短髮,憨厚又和藹的阿姨,就是來自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田女士。

田女士今年71歲了,硬朗的身體讓她看上去比實際年齡年輕很多。在美國自由民主的發源地自由鐘廣場打坐煉功對她來說有著非凡的意義,因為她曾經不僅僅是失去過自由,還一度做為「貨品」被投入「活摘」 魔窟,成為現今中國大陸仍在發生著的、人類有史以來最慘絕人寰的罪惡——活摘器官市場的供體。下面是田女士為我們講述的故事。

法輪功獲新生 反迫害遭非法勞教

多年前,一場車禍使田女士頭部嚴重受傷,導致腦震盪留下的後遺症,折磨她好多年。田女士說:「我曾經被腦震盪後遺症折磨多年,多處求醫無果,每天都生活得很痛苦。直到後來有幸修煉法輪功後,多年頑疾才好了。法輪功老師李洪志先生還教導我們,要按『真、善、忍』的原則做人,要做一個處處為他人著想的好人,我的心靈也得以巨大昇華。這麼好的功法,我太想和世人分享了,太想別人也能和我一樣受益。」

然而1999年7月20日,中共政府對法輪功修煉人無端開始了迫害與打壓,一時間,政府喉舌的造謠謊言鋪天蓋地。田女士說:「我和中國許多法輪功修煉人一樣,樸實的相信一定是政府搞錯了,這麼好的功法怎麼會被打壓?所以我開始進京上訪。然而等待我們的是被抓、被打、被關押。」田女士表示,為了讓世人不被謊言矇蔽三次去北京上訪,每次都被非法抓捕。

上訪之路走不通,田女士表示,眼看世人被邪惡的謊言毒害矇蔽,決定儘自己的努力把真相告訴世人。田女士開始向世人講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真相,給他們真相資料看。2006年春季的一天,田女士在散發真相資料時被非法抓捕,並被非法判勞教,投入某勞教所。然而這僅僅是噩夢的開始。

魔鬼挑選的「貨品」、「圈養」的供體

至今,還有善良的人不敢相信在中國大陸發生著人類有史以來最慘絕人寰的罪惡——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慘劇。田女士這位淳樸善良的弱女子,一個勤勞善良的中國母親和祖母,被非法抓捕後卻實實在在地經歷了這一切,成為魔鬼挑選的「貨品」,「圈養」的供體,幾乎命喪活摘醫院魔窟。

田女士說:「有一天,我在勞教所裡,突然來了十幾個警察,他們用黑布蒙上我的眼睛,強行把我架到警車上,押著我坐在車裡。我不知道要把我帶到甚麼地方去,就覺得汽車開了一會兒,他們就押我下車,推著我走,七手八腳架著我上樓。等他們把黑布摘下來,我發現自己到了一個像是病房的地方。他們很多人強行把我的雙手銬在了病床床頭,雙腿銬在床尾。」

田女士就那樣很痛苦地被銬在床上。後來進來一個女醫生,田女士的手銬才被打開,警察在旁邊看著。這個醫生開始檢查田女士的身體,檢查完後她壓低聲音對警察說:「一切正常」。警察就又強行把田女士銬回床上。然後,又有一位護士進來,要給田女士打吊針,田女士對這位護士說:「我修煉法輪功,身體健康不需要輸液」。這位護士同情的看看她,沒有給她扎針就走了。田女士說:「我當時聽到警察在問她為甚麼不給我打吊針,她說:『水上不來,輸不進去。』一會兒,他們換了一個護士,硬是給我開始輸一種不知是甚麼液體。輸入這種液體後我很難受。」

田女士說,在這個病房裡還有一張病床,供那些24小時輪班看守田女士的女警察使用。每天早上,都會有同一個穿著白大褂、帶白帽子,大概四十多歲的女醫生走進來,警察就會打開田女士的手銬,她給田女士量血壓、查心臟、檢查身體,這也是田女士每天唯一可以獲得雙臂與雙腿自由的時間。然後那女醫生都會壓低聲音說一句:「一切正常」,然後把田女士銬回病床上,由護士不間斷的強行給她輸入那種不知名的液體。夜間,田女士被這種液體折磨得無法入眠,常處於一種昏昏沉沉的狀態中。

田女士說:「當時不間斷的輸液讓我非常難受,也讓我覺得很蹊蹺,既然醫生每天都報告我一切正常,為甚麼還要把我關在這個看起來像醫院的地方?還給我輸液?」田女士回憶說,在這個病房有一個經常看管她的女警,高高的顴骨,三角臉型。田女士曾問她:「這裡是甚麼地方,我為甚麼被關在這裡?」那個女警只是冷漠的看看田女士,甚麼也不回答。

一次,這個女警的電話響了。電話那頭似乎是一個男人,很大的聲音,田女士說她聽到那男人問女警:「你為甚麼不回家?我有要緊事要跟你說啊。」這時女警壓低聲音回答:「我在執行特殊任務,不能回家,你過來找我吧。」那個男的又問:「那你在甚麼地方啊?」女警說:「我在心臟病房,你來吧。」田女士當時非常詫異,心想:「原來這裡是心臟病房,為甚麼把一切正常的我關在心臟病房?」

關田女士的病房狹小不見天日,她能見到的就是每天來檢查身體的醫生,來輸吊針的護士,有時還會有來查房的醫生和看守的警察,除此之外,沒有見到過任何其他人進入病房。沒有人回答她的問題或聽她說甚麼。

一天,田女士從昏昏沉沉中醒來後看到病床前來了一個陌生的男人,正在左左右右地反覆打量她,田女士說她當時覺得很奇怪,就問他:「你是誰啊?」那個男人似乎沒想到田女士會和他講話,愣了一下,接著閃爍其詞的說:「我…..,我是個護工,來這裡看護我親戚。」田女士便開始給他講自己是如何因為煉法輪功被非法抓捕、非法勞教,並告訴他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是被冤枉的,但話還沒說完,就被那個女警過來大聲打斷,並把那男人叫走了。

他們兩個人走到了病房後的陽台上,壓低聲音在那裏講話。田女士說,她當時在房間裡聽不清他們斷斷續續談話的內容,但有一句話清晰地飄到她的耳中,那個女警說:「她的身體特別好,就是腦子被撞過不太好。」田女士當時想:這分明是在說我,這個陌生男人為甚麼這麼對我感興趣?隨後那個自稱護工的男人離開病房。田女士說:「他走時邊走邊回頭用奇怪的眼神看我,他看我的眼神讓我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就是那種讓人感到一激靈的那樣的感覺,他好像不是在看一個人,而是在看一個物品。」

那天晚上,那個男人和女警的對話以及那男人的眼神讓田女士無法陷入那種昏沉的睡眠中。田女士說:「那晚,我想著『身體特別好』的我被關在這個心臟病房裡,不間斷地輸著液體,想著這段時間發生的這些奇怪的事情。我一下想到在這次被抓進勞教所之前,聽到剛剛被揭露出來的蘇家屯秘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還想到數年前我認識的一位年輕健康、名叫李梅的法輪功學員,只有28歲,被非法抓捕後莫名其妙的死去,家人看到李梅時發現身上多處傷口,下頜下面的一個刀口甚至不曾縫住,當時不知是為甚麼,最後屍體被強行火化。」這一切讓一直以來縈繞於田女士心中的疑惑似乎串成了一條線。田女士說:「想到這一切,我內心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顫慄。我難道也已成為他們活摘市場的『貨品』?被『圈養』的供體?」

「天使」與魔鬼

天使與魔鬼的距離有多遠?據說撒旦曾經是天使,後來因出賣了靈魂變成魔鬼,披上了黑袍。當時光走入21世紀的今天,在東方我們這個曾經有著古老文明的國度裡,天使與魔鬼的轉換竟活生生的成真,不知有多少選擇以救助病患為職業的白衣天使出賣了自己的靈魂,變成冷血的魔鬼在殺人賣器官,卻依然披著天使的白衣。然而在魔窟深處不乏有能守住道德底線的人,智慧的面對淫威,拒絕出賣自己的靈魂。殘忍血腥的活摘拷問著世人的靈魂。天使與魔鬼,人的選擇或許只在一念間。

當黎明到來,被銬在心臟病房床上一夜未眠的田女士已超越恐懼,她告訴自己絕不能成為魔爪下的「貨品」。早上那個醫生又來給田女士檢查身體。田女士說:「打開手銬後,我當時一下子就開始反抗,拚命不讓他們把我銬回床上,大聲喊『他們要殺人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而且我當時也不知哪裏來的那麼大力氣,一下子把病床掀起來了擋在我和警察中間,弄出了不小的動靜。當時聽到動靜,醫院的很多病人與家屬,還有醫生護士都被吸引過來看是怎麼回事,那時候好多人都擠進病房圍著看,病房裡人都站滿了。」

那兩個女警察一看控制不住田女士,就離開病房去叫人了。

警察一走,田女士就繼續大聲喊:「煉法輪功的人身體健康,他們要活摘我們的器官賣錢。」田女士說:「我當時講了很多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大家都在聽。我講完後,有個醫生壓低聲音快速地說:『大媽,今天有甚麼人來讓你去哪裏你都不能去。今天我值班,一會兒由我來給你配藥,我讓護士給你輸進去,你一定要接受』。」

這位醫生剛說完,那兩個女警就帶著兩個男警察回來了。田女士說,自己本來還在拚命反抗,想拿床頂在她和警察之間,可是無奈他們人多力大,自己還是被銬回去了。田女士說:「之後沒多久,護士來到病房,她對我使眼色讓我別反抗。為我輸上了液體,我立刻感到這和之前每天輸的液體不一樣,這種液體讓我的身體感到輕鬆了很多,不再有那種痛苦的感覺」。

這位護士給田女士輸完液後第二天,又有醫生來給田女士檢查身體,只見她邊檢查邊皺著眉頭說:「昨天還好好的,今天怎麼就這樣了?」

緊接著呼啦啦一下子來了好多勞教所的警察、獄醫。田女士說:「獄醫扒開我的眼皮看, 也不知看甚麼,一邊看一邊說:『奇怪,怎麼今天就這樣了』。」

就這樣田女士在當天下午突然被退回女子勞教所。

戰勝死神

田女士被送回女子勞教所後,立刻上來許多人,他們七手八腳將田女士按住,又給她強行輸入了一種液體,輸入這種液體之後田女士感覺異常痛苦,兩瓶液輸入後,田女士渾身顫慄,腿全部腫起來,手也腫了。田女士說,那時真的感到好像死神已經降臨,勞教所的獄警看田女士隨時就會死亡,那個一直在醫院病房看守她的警察毫無人性的對田女士說:「你趕快回家吧,剛才在醫院檢查說你五臟六腑都壞了,我們不要你了。」

田女士說:「我當時知道他們給我輸入的是毒藥,想讓我回家後死在家裏。後來,一位當時在勞教所參與給我強行輸液人員出來後親口對我證實了這一點。」

田女士說:「我身體健康的時候,他們把我抓進勞教所,關在心臟病醫院病房裡,我『五臟六腑都壞了』,他們把我從醫院扔回勞教所,給我注射毒藥然後讓我回家,想讓我死在家裏。」

田女士講述說,自己被丈夫接回家後,身體不停的顫抖,感到身體裡面痛就像骨頭結成冰一樣,外面皮膚像火燒一樣不能被觸摸,兩腿殭直發硬,並不時感到像突然有鋼針扎來的刺痛,雙眼一閉就會做噩夢。痛苦中田女士守住了一念,「我不能就這樣死去」。她掙扎著開始煉功,從慢慢的掙扎著打坐開始,到後來能夠煉法輪功動功,田女士用了一個月的時間通過煉法輪功五套功法終於戰勝了死神。田女士回憶說:「在那段時間,我力所能及的加長煉功時間,我煉功時,會像出汗一樣,從汗毛孔裡往出流黃色的水。就這樣,一個月後,我恢復了正常」。

踏上自由國土

兩年前田女士輾轉來到了美國費城,得以在自由社會把她的經歷講述出來。

雖然時間遙遠,田女士一直清楚記得那位醫生和護士。她無比感激他們。她說:「我永遠忘不了那個醫生,還有那位善良的護士」!田女士表示,在對法輪功學員持續十五年迫害的漫長黑夜中,在中國大陸這樣的人性之光是如此珍貴。

田女士說,來到美國這個自由社會後,能自由地修煉,開心得就像小孩子一樣。雖然已過七十歲了,我不但沒感覺老,還感到精力充沛,我每天出去講真相救人,過得特別充實。在大法修煉中,我們的心越來越純淨,我也越來越感受到師父的慈悲,這一切都美好的無以言表,但是一想到還有那麼多本質善良的人們尚未從惡黨毒害他們的謊言中清醒過來,還有那麼多我的同修在中國大陸被非法關押迫害,我又感到沉甸甸的壓力。

中華古國,五千年文明曾是多麼的令華人驕傲,然而近60年的執政者——共產黨這個外來邪靈,在其統治下的中國可以將白衣天使變成殺人賣器官的魔鬼。我們作為華夏子孫千萬要遠離這個邪靈,希望曾經加入過中共組織的華人趕快退黨、退團、退隊,遠離共產邪靈。

我多麼希望可貴的中國人都能認清惡黨,為自己選擇光明的未來!同時也想奉勸那些至今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參與活摘器官的人,趕快清醒,懸崖勒馬,將功贖罪,為自己留條後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人在做,天在看」,在中國大陸目前正在發生的一切,不正在驗證著善惡有報這一古訓嗎?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