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攀枝花官員槍擊案 折射中共深層亂象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1月05日訊】1月4號,四川省攀枝花市國土資源局局長槍擊市委書記和市長、後又自殺身亡的事件,迅速傳遍了大陸輿論場。這是中共十八大以來,首宗罕見的官員槍擊案

2017年的中共官場第一槍,在四川省攀枝花市響起。

大陸媒體報導,1月4號上午,四川攀枝花市委書記張剡和市長李建勤,在會展中心開會時,被市國土資源局長陳忠恕持槍闖入連續射擊。兩人受傷後經救治已無生命危險。陳忠恕則自殺身亡。

案發後,當局嚴控報導,微博禁止跟貼評論。同時威脅當地民眾,不許透露風聲。

香港經濟日報報導,有傳攀枝花領導層正在整頓當地國土、礦業系統的貪腐問題,陳忠恕疑因被查而心生殺機。

也有消息透露,脾氣火爆的陳忠恕曾向朋友埋怨被書記長期穿小鞋,心中頗有怒氣。

事件震動大陸輿論界。網友說這是「黨內開戰了」。也有網友問這是 「多大的仇恨?中共官場生態從明爭暗鬥發展到了暗殺,明殺,自殺,殺氣騰騰。」

旅美時事評論員邢天行:「的確是非常令人震驚的。在新年發生這樣的慘案,至少給人的印象,在這一年裏邊是一個死象、是暴象、是亂象。」

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在公開的場所,公開槍殺,當然對中共甚至老百姓心目中都會引起某種震盪。第一槍呢,這些是狗咬狗,滿嘴毛。」

有人問,這「2017年的第一槍」,是一意孤行的鋌而走險,還是末日臨近的最後瘋狂?

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表示,這反映出中共官場,不僅從腐敗角度,從犯罪角度和生命危險性,都成了高危地帶,也反映出中共統治出現了深度危機。

夏明:「如此的走到極端了,反映了這種官員第一沒有根本的法治意識,第二呢對法治的正常渠道或者黨的紀律的渠道也根本就沒有信心。第三,恐怕他有很多髒東西會被掀出來。與其被掀出來,在屈辱中受到懲罰,或者在監獄中度過餘生,(他認為)還不如鋌而走險。」

旅美時事評論員邢天行觀察,這折射出中共官場沙漠化,也就是官員的絕望心理。

邢天行:「中共官場就是一個利益爭鬥的戰場,官和官之間沒有任何的道義可言,也沒有公平正義,他們活著就是為了利益在搏殺。明爭暗鬥,積累下來的恩怨越來越大,最終的結局會非常的激烈。你比我狠,我還比你黑。他們之間對前途那種絕望,比老百姓更明顯。」

有文章認為,有了這第一槍,難保不會有第二槍、第三槍。

夏明表示,這種官場亂象無法解決。因為中共官員的選拔程序,是暗箱操縱,黨控制一切,由此鼓勵各種溜鬚拍馬和野心家不斷上升,劣幣驅逐良幣。另一方面,專制體制賦予當官者生殺予奪大權,這種情況下,隨時可以把一個人逼上絕路,最後鋌而走險。

邢天行則認為,要解決,只能是中共不再存在。

邢天行:「文革期間,激烈的廝殺。到了現在表面上不講政治了,但是它是一種利益,都用冠冕堂皇的藉口來掩護著他們個人之間的爭權奪利,但是本質是一樣的,中共灌輸的就是你死我活,完全不講人性的,長期以來把人變異到這種程度。」

值得關注的是,相關消息見諸媒體後,網上除了諷刺、挖苦、猜測,卻很少看到悲傷情緒。

夏明:「即使貪官死亡,即使狗咬狗,也應該引起人們的深度的思考,或引起人們對人性的根本的關注,但是中國老百姓相反缺乏根本的同情心,即使對我們的敵人,某些腐敗的官員,我覺得也應該想到他們也有家人,他們也有親人,他們也是子女,也是父母,我覺得如果一個民族這個官和民發展出這麼一種心態的話,我覺得這種政治邪惡對整個中國,都是非常可悲的。」

這次槍擊案發生在官方加緊控槍,甚至將天津大媽判刑之際,因此也引來網友唏噓,「這一槍斃命的真傢伙都是怎麼來的?你們讓在街頭經營娛樂射擊的天津老太情何以堪!」

採訪/常春 編輯/王子琦 後製/李智遠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