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致遠:淪落的「詐騙村」與「偷盜村」的救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從網上一搜「詐騙村」,才知道各色的詐騙村如今在中國到處都是。從江西余干重金求子詐騙村、廣東茂名市電白區和廣西賓陽的QQ詐騙、河北豐寧冒充黑社會的詐騙、福建龍岩新羅區的淘寶詐騙,到江西余干縣、湖南雙峰縣、海南省儋州市電信詐騙,湖南雙峰縣PS技術合成淫穢圖片詐騙,河南上蔡的冒充軍人詐騙等等,再到街頭巷尾、鋪天蓋地的假證,手段翻新的各式傳銷,乃至有人說,如果你沒有收到過詐騙電話和簡訊,你都不好意思說是中國人。

詐騙而內心沒有掙扎這是怎樣的變化?

騙是奪人錢財,再發展下去就是害人性命,雲南昭通的「殺豬村」直接殺人騙財,原先純樸的山民瞬間成為殺人害命的「殺人犯」,很多還是家族犯罪,讓人直呼現實比電影還殘酷。

這些詐騙村很多都位於偏遠的地區,「禮失求諸野」,過去被人們認為是民風純樸的地方,何以發生如此大的集體道德淪陷?專家學者提出各種原因:貧困綜合症、電信管理、金錢崇拜、道德迷失等等,感覺都有道理,但好像都有點隔靴搔痒、霧裡看花。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道德的摧毀不是一天能完成的。道德作為訴諸內心的良心法則,本身就有內在的感召力,所以孟子說,惻隱、羞惡、恭敬、是非,都是人人皆有的內心情感。對於良知的順從,會使內心無比安寧;反之,則內心衝突掙扎。一般來說,人們對道德雖然可能動搖,甚至背叛,但做失德之事會在心中不斷掙扎交戰。從純樸、善良的狀態到以騙不到為恥的巨大變化,直到今天中國已經公認的禮崩樂壞的道德環境、互相坑害,或許應該從更深遠的角度去探查。

謊言與中共欺騙

有句話說:有什麼樣的人民,就有什麼樣的統治者,或許應該顛倒過來說,有什麼樣的統治者,就有什麼樣的人民更為恰當。所謂「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偃」。「知所以修身,則知所以治人」,荀子則更為直接,他在《君道》中說:「聞修身,未嘗聞為國也」,也就是後世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以暴力起家的中共深知自己的殺人理論在傳統的中國是很難被接受的,中共就需要把自己的私慾和利益包裝成看起來是高尚的目的,謊言和欺騙作為暴力的另一面登場了。中共宣稱要讓「勞苦大眾翻身解放、當家作主」,再到要讓「工農」掌握政權,直到要「解放全人類」,結果怎麼樣?事實這是謊言,中共通過暴力奪取國家政權,然後用一句「所有財產和權力屬於人民」就奪走了所用民眾的權力和財產。中共自命為人民的代表,他們控制著國家的一切,瓜分並享受著國有財產,剝奪勞苦大眾的勞動成果,壓制勞苦大眾追求發家致富的應有權利……勞苦大眾既沒有翻身解放,也沒有當家作主。

恰如《九評共產黨》所說:「中共建政後,肅反、公私合營、反右、文革、六四、鎮壓法輪功,每次都採用了相同的手段。其中最著名的,是1957年中共號召知識份子給中共提意見,然後按圖索驥捉拿「右派」,當被人指為陰謀的時候,毛澤東公開表示:那不是陰謀,而是「陽謀」。」

既然中共從一開始就如此欺騙百姓,即使明知道百姓清楚它在撒謊,它還是在報紙、電視、廣播、課本、官員講話等撒謊,又怎麼可能期待其他人去持守道德準則呢?

極權必然會帶來道德的敗壞

中共統治的形成,無不籍助於人性之醜惡的一面。從巴黎公社的流氓無產者起家,到毛澤東的《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中所說:「我這次考察湖南農民運動所得到最重要的成果,即流氓地痞之向來為社會所唾棄之輩,實為農村革命最勇敢、最徹底、最堅決者。」中共體制恰如哈耶克所說:「它拿壞人制服好人;拿愚人來管轄明白的人;拿阿附的人排斥骨梗的人;拿黑良心的人對付善良的人;拿應聲虫來掩沒諤諤之士;拿短視之徒來阻抑遠見之士;拿無志氣的人來挫磨有志氣的人;拿流行的官腔來堵塞智者之口……凡此諸般『美德』,俱可自蘇俄類型的社會分析出來。」「上有所好,下必從焉」,詐騙村的出現不就是中共統治下的必然結果嗎?

哈耶克在《通往奴役之路》中說:「許多強有力的證據可以證明,目前呈現於我們眼前的極權制度之種種惡劣的特點,並非極權制度偶然發生的副產物,而是極權制度遲早必至發生的結果……一個人如果實行極權統治,他馬上也會面臨一項抉擇,即是,他要麼不顧通常的道德肆行無忌,他要麼坐待失敗。」殷海光則更為明確的指出:「總而言之,極權統治猶如癌症。癌症靠著破壞人體良好體素而擴延。同樣,極權統治靠著對社會處處敗壞與毀滅以維持其存續。所以,任何社會開始讓極權統治者統治的一天,即是敗壞與毀滅發端之時。癌症致人於死才止。同樣,極權統治必置社會於敗盡毀絕之境才止。這由共產統治得到證明。」

由此觀之,道德的敗壞是極權統治的必然結果,更何況中共為了讓民眾接受它的鬥爭理論極力滅絕傳統文化。一番番政治運動、一場場殘酷殺戮,都是要摧毀「以和為貴」的傳統文化,然鬥爭理論落地發芽。文化大革命將僅存的傳統文化無論從精神層面還是器物層面都摧毀殆盡,這時的中國人早已被殘酷的政治運動變成人格分裂的兩麵人,這既可以理解為殘酷統治下為了生存而明哲保身的無奈之舉,又可以說是中共統治基因下的必然產物。

在暴力的威脅下,人們開始時被迫的接受,後來謊言就如讓人沈迷的毒藥,進而相信了謊言。恰如九評所說:「一代被騙的中國人死去了,另一代中國人繼續對中共謊言著迷,這是中國人最大的悲哀,也是中華民族的大不幸。」

民眾貧困是中共竊取國家財富的結果

中共為了茍延殘喘的所謂「改革開放」,使得已經失去精神信仰的人們一頭紮進物質的泥沼。幾十年政治鬥爭中養成的為目的不擇手段的思維在「抓著老鼠就是好貓」的政策中更加肆無忌憚。先富起來的中共官僚們攫取了巨量的社會財富,此前據英國《泰晤士報》曾引述中國學者一項調查,顯示身價超過1億人民幣的中國公民約有3,220人,其中有91%,約2,932人,都是中共高干的子女。

北京大學發表一份報告說,中國目前的收入和財產不平等現象正在日趨嚴重。處於財富頂端的1%的家庭擁有全國約三分之一的財產,底端25%的家庭擁有的財產總量僅在1%左右。前中共黨魁鄧小平也曾明確說過,如果中國出現了貧富分化,就說明改革失敗了。可以說,在貓論說出時,鄧小平已經預示到所謂的「改革開放」的結局。只是「我死後,哪怕洪水滔天」。

社會財富的分配極端惡化,是中共攫取資源的必然結果。孟子說:「若民,則無恆產,因無恆心。茍無恆心,放辟邪侈,無不為已。及陷罪,然後從而刑之,是罔民也。」這個道理中共懂,只是揣著明白裝糊塗。

詐騙村是中共摧毀傳統文化後的惡果

無數詐騙村的出現與其說道德淪陷的體現,更不如說是中共摧毀傳統文化後的直接惡果。相互充滿戒意,家人和朋友都難以相信的社會環境,使得整個社會處於原子化狀態,任何有組織的行為都因為這種戒心而難以有效組織、擴大;從一方面講,適度充滿混亂的社會環境,使得中共有理由維持、運用,甚至擴大暴力機器,在運用暴力的同時又使得民眾再一次地在暴力下戰慄的服從。所以,所謂的「和諧社會」只不過中共欺騙民眾的一種手段,中共的統治理論從來不需要和諧。毛澤東說:「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真正的和諧社會的民眾善於協商、妥協、尊重、組織,這恰恰是中共最害怕的。

弔詭的是,用欺騙來統治,讓民眾相互猜忌的統治方式,在中共真正遇到危機時,其任何舉措也不會被民眾所相信,最後的中共的崩潰恰恰因為其用來統治的方式。當人們不再相信中共任何宣傳、欺騙、謊言、許諾時,中共的解體也就成為歷史的必然,可以說,欺騙的基因在中共成立時就已經預示其解體的方式以及必然性。

「偷盜村」向善的救贖

謊言的成立需要千百遍的灌輸,謊言的破滅則只需要一絲真相的曙光,但中共解體後最重要就是傳統道德的重建。中華傳統文化的深厚沉澱即使在中共滅絕式的打擊下,也頑強地展示其內生的強力生機。上世紀九十年代,廣東省紫金縣「偷盜村」的變化,就是中華神傳文化展現出的讓人棄惡從善的力量。

廣東省河源市紫金縣盧屋村因偷盜而聞名。由於當地水土等自然條件比較好,市農委在村子附近開辦了一個600多畝的水果基地。沒想到的是,村民們把水果基地視為發財致富的搖錢樹。每到收穫季節,幾乎是家家出動偷水果,到市場上出售。「偷盜風」成了當地政府治安管理最頭痛的問題。即使每年動用很多人力、物力來看護果園,甚至將一些偷盜數額較大的人抓住挂牌示眾,但村民們仍舊照偷不誤。

1998年初,法輪大法傳到了這個小村莊。全村300人,有80多人每天參加集體學法煉功,自覺的不再干偷盜的事了。在這些人的帶動下,這裡的「偷盜風」得到了徹底的改變。這一年的冬天,村民們派代表,到廣州參加修煉心得交流會,談了他們變化的經過。這位農村學員談到:「以前不知這個理,以為公家的東西不拿白不拿,你不偷他也偷。現在知道不失不得,得就得失的理。臨江鎮政府一位幹部深有感觸地說,你們法輪功真是太好啦,起到了法律起不到的作用,我也要買一本你們的書看看。」

中共的政策就是滅絕好人

就是真心向善的好人,在1999年7月20日之後,受到殘酷的迫害。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河源地區被非法勞教法輪功學員有三十四人,非法判刑法輪功學員有十五人,被非法綁架、非法拘留、非法洗腦的法輪功學員不計其數。

葉紅芳,女,大學畢業生,河源市電力工業局職工。葉紅芳因赴京上訪,被遣送回河源,被非法治安拘留和刑事拘留,其後,數次非法送往惠州市精神病院。葉紅芳告訴醫務人員:我是因堅持煉法輪功而被送到這裡來的,我沒有精神病。一位醫生說:你這麼頑固,就是病。該醫院的駱醫生每天查房時都問她:還煉不煉法輪功?並說只要她思想不轉變過來,就天天給她打針。

由於服用精神藥物,她全身抽筋,四肢麻木,視力模糊,乏力、心悶、月經失調。回家後,身體極度虛弱,上街買菜、干輕度家務、看書、寫字都感到吃力。後又被非法勞教,在洗腦班裡,惡人三次拉著葉紅芳的頭髮往牆上撞,導致葉紅芳的頭被撞破,視力下降,雙眼幾近失明。二零零三年七月,非法判處葉紅芳有期徒刑七年。一個好人被當作精神病反覆摧殘,這就是中共統治下社會的真實寫照。

河源市紫金縣的法輪功學員曾雨文被迫害致死,留下三個年幼的孩子。紫金公安逼死人命後,不但絲毫不知悔改,反而在全縣大做文章攻擊法輪大法,公安局政保股的胡國光在看守所公然宣稱:「你們法輪功死了不就死了,也就一個骨灰盒,那又怎麼樣?」

慶父不死魯難未已

以上事例僅僅是無數法輪功學員的遭遇的縮影。中國的亂象不是中共治理能力的問題,不是經濟發展水平的問題,不是國家大底子薄的問題,而是中共放任乃至刻意為之。就如中共僭政後對傳統文化的滅絕一樣,因為不滅絕這些人類高尚的價值、情操、品德,中共的那一套就無法在中國立足,它的獨裁統治也無法延續。

恰如《九評共產黨》中所說:「共產黨要想在中國奪取並鞏固政權,就必須要先使其敗壞人倫的思想在中國立足,正如毛澤東所說『凡是要推翻一個政權,總是要先造成輿論,總要先做意識形態方面的工作。』中共也看到了,共產『學說』這個完全靠槍桿子支撐起來的西方思想垃圾無法和中國五千年博大精深的文化分庭抗禮,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把中華文化徹底摧毀,馬列『主義』方可在中國登堂入室。」

無數「詐騙村」的淪陷,無數向善民眾被殘酷迫害,中共不就是始作俑者嗎?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