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毛澤東之死惹毛左攻擊 網路瘋傳學生眼中的鄧相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1月09日訊】山東建築大學藝術學院副院長、教授鄧相超,因發表批評毛澤東的言論,遭到「毛粉」攻擊後,再遭山東省政府解聘省政府參事職務,7日再傳出,學院對鄧相超作出了處分,並逼其辦理退休手續。8日,一名學生披露真實的鄧相超在網路瘋傳。

1月8日,署名鄧相超的學生陳州發佈的一篇披露真實的鄧相超在網路瘋傳。網文以詩歌形式,用幽默的口吻稱,鄧相超火了!一位從教30週年的老教授,突然以「人民公敵」身份火了!網路上充斥著「反毛分子」、「賣國賊」的聲音,鄧相超被打倒了!

就連他的支持者都被打了,沒有人再敢為他發聲,就連他的學生,都覺得很悲哀憋屈,我怎麼有這麼個老師——鄧相超。文章以「明貶暗褒」的方式,向外界描述了學生眼中的鄧相超。文章部分內容如下:

真實的鄧相超

鄧相超上課「不誤正業」。2004年,我考入了山東建筑大學廣告學,鄧相超教我們傳播學。鄧相超上課不光教我們傳播學,連社會學、經濟學,各類學科都懂。聽說老師都是照著課本念,但鄧相超他幽默風趣。還從來不點名,因為他的課,就連選修課都爆滿,沒有位子坐。聽了他四年的課,教我們愛黨、愛社會、愛學習、好好做人。沒想到,教我們的騙我們啊。

鄧相超,課餘時間也「不務正業」。2005年,我被徐本禹的精神感動,想在青海建一所希望小學。有這想法,去找鄧相超求助。他作為老師,竟然沒有批評我,不好好學習,反而給我出主意,幫我圓夢。年過半百的鄧相超和我們一起奔赴青藏高原,去資助貧困學生。在海拔4500米青海瑪多,我因為嚴重的高原反應高燒,他竟然不顧抱著我就往醫院跑。去貧困孩子家中家訪,他竟然不顧自己受冷,把自己的大衣脫下來,讓我穿上。

鄧相超的「不誤正業」還不只這一點。在學校裡,只要學生的公益活動,他都愛參與。校辯論隊、沂蒙情協會,很多公益活動只要學生找他,他都參與。你說,作為一個教授,你好好教書就行了,你參與那麼多學生的公益活動幹嘛,不務正業,別的老師都沒這麼幹。

鄧相超,還多管閑事,而且多管閑事的毛病是出了名的。我們班有一位同學因為家庭條件困難,交不起學費,鄧相超知道後,每一年的學費都是他主動墊付。還有一位同學考入了中國傳媒大學研究生因學費心生退意,鄧相超費勁的勸說這個同學必須上學,還借給他5000元以渡難關。

三年後,這位同學想多還給一千元作為感謝,鄧相超死活給退了回來。雖然沒有一一考證,但是這十幾年下來,據說鄧相超幫墊付學費的學生,就有十幾個。真的是「多管閑事」啊。

鄧相超老婆和孩子都嫌棄他!鄧相超,連輛汽車都買不起。堂堂大學教授,身居這麼多「要職」,享受這麼多榮譽,那得貪污了老百姓的納稅錢啊?可他六十歲了,連輛車都沒混上,一家三口擠在80多平的學校老房子裡。每天去上課,他都得坐一個多小時的公交車。他的愛人,早就嫌棄他「沒本事」。

鄧相超愛人批判:「跟著他,連個年都過不好」。這也是他從教30年了,從教書開始就喜歡資助學生。後來,他在濟南任教,那些年輕的學生,沒地兒過年。他都叫來家裡,一個幾十平的小房子,擠了十幾號人。你說,能過好年麼。沒想到的是,這些學生,竟然成了習慣,每年年三十都跑來他家過年,即使有家有孩子了,也不例外。都拿他像父親一樣對待。

鄧相超其實挺傻,這些年,幫學生們交了這麼多學費。即使學生過節看看你,夠你的利息嗎?

鄧相超,在家裡最大的毛病,就是不管自己孩子。2009年,他的兒子大學生畢業,愛人想讓老鄧打個招呼,把兒子安排進學校的設計院和省裡的相關單位。鄧相超,就是一句招呼都不打。他說,他的兒子就得自食其力。還好,兒子特別理解他,只好自己一個人跑去上海自己找工作。

鄧相超最大的毛病是愛虛名、玩政治

鄧相超,愛當官,卻沒當上廳長、正處長,早早就請辭了山東建筑大學藝術學院副院長一職,專心當教授,卻還愛上了政協常委這「官」!政協委員和常委14來,他單獨撰寫提案162件,其中有7項提案評為優秀提案,被委員們稱為「提案大王」。

鄧相超,特別愛虛名,喜歡被媒體採訪,愛上電視。近十年了,他每年都要接受媒體採訪300次左右,擔任多家媒體的評論員。每逢遇上什麼事,需要點評,難說的話,媒體還都喜歡找他。除了這人說話,觀點明晰,愛憎分明。最關鍵的是,這人有病,他不要錢,每次媒體採訪,他都坐公交去,坐公交回。

……

鄧相超,還有個「毛病」是不懼權勢。一段時間,渣土車成為濟南人民的心頭患。他為了調查渣土車亂相,跑遍了濟南市區的絕大部分工地,並察看了指定傾倒渣土場所及線路;他熬了7個通宵追蹤違規渣土車,調查出渣土車瘋狂的利益鏈條,形成了提案《關於加強渣土車管理的建議》,提交省政協十屆二次會議,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將該提案轉化成了正式文件下發17個地市。

鄧相超,還有個毛病,就是喜歡探究。2007年的7月18日,是濟南人的心頭之殤,暴雨導致死亡34人,失蹤4人,受傷171人,給濟南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達12.3億元。

為什麼濟南市南部山水不到半小時就傾瀉而下,肆虐於中心城區?這僅僅是一場天災嗎?隨後,鄧相超用了近半年的時間,察看了濟南市的地理形勢;先後拜訪了規劃、城建、給排水等領域的專家學者;走訪了濟南市城建、規劃、環衛等政府職能部門,找到了造成「7.18」災難的各種原因。

2008年1月,他向省政協十屆一次會議提交了《濟南「7.18暴雨」後的反思和建議》的提案。

最後,這位學生再以戲謔的手法寫到:「可惡」的鄧相超,你說你連個車都買不起,你不老實琢磨下怎麼發家致富,你還喜歡在網上思考,你也不學學那些貪官污吏,他們有車、有房、有力氣、有嗓門,多好!你看你被打倒了吧,你真是不長記性!

你忘了你年輕時候的文革是什麼樣了麼?你還反思!你看你現在,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你就痛哭吧,就連你的學生都陪著你痛哭。

不過,年底了,我想許個願:如果有來世,請再給我一個「可惡」的鄧相超,當我的老師,好嗎?鄧相超的學生含淚寫於濟南。

鄧相超,是山東建築大學藝術學院副院長、教授,山東建築大學廣告傳播與社會調查研究所所長,山東省政協委員、常委,山東省人民政府參事,山東大學、天津大學、山東師範大學等高校兼職教授和碩士研究生指導教師,山東電視臺特約評論員,山東省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評審專家。

去年12月26日毛澤東誕辰123週年那一天,鄧相超轉發了一條微博。微博稱:「如果牠45年死,中國少戰死60萬。如果58年死,少餓死3000萬,如果66年死,少鬥死2000萬。直到76年才死,我們才終於有飯吃。他做的唯一正確的一件事就是,死了。」

不料這條微博闖了大禍,幾十名「毛粉」在元旦前後,散發傳單又用「大聲公」號召民眾前往校園,聲討鄧相超。

1月4日,幾十名「毛粉」到學院外面聚集,抗議他轉發批毛言論。同一時間,十多名濟南民主人士也在同一地點出現,聲援鄧相超,雙方發生衝突。期間有維權人士受傷。

鄧相超則一直留在家中,由校方派保安看管。衝突後第二日,山東省政府隨即和他劃清界綫,發出解聘通知,不再讓他擔任參事一職。而山東政協免去鄧相超的政協常委職務,而他請辭政協委員亦獲准。

(記者湯園綜合報導/責任編輯:趙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