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51)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1月12日訊】27 蘇聯紅軍終於來了 1945~1946年 51~52歲

一九四五年二月,在蘇聯克里米亞半島上的雅爾塔(Yalta),斯大林向羅斯福和丘吉爾承諾,蘇聯將在打敗德國之後兩到三個月內參加太平洋戰爭。這意味著蘇聯紅軍將大舉進入中國,這是毛夢寐以求的。早在一九二三年,他就清醒地指出:中共要上台「得由俄國軍隊從北邊帶進來。」二十二年後,這個預言即將變為現實。

羅斯福和丘吉爾唯恐斯大林不參戰,接受了斯大林的要求,承認蘇聯佔有外蒙古的「現狀」,恢復沙俄在中國的特權,讓蘇聯控制中東路、旅順、大連。★這兩位西方領袖沒有意識到,同斯大林根本無須做交易,斯大林早就想擠進來。斯大林將以對日作戰為借口侵佔中國大片領土,為毛澤東奪權創造條件。雅爾塔會議之後不久的二月十八日,斯大林的這一意向由蘇聯《消息報》反映出來:莫斯科「在解決遠東問題的時候會把中共利益考慮在內」。
(★雅爾達協定說這些「賠償」是日本欠蘇聯的,事實上肉是從中國身上剜的。邱吉爾說:「俄國人從中國拿賠償只會對我們保持香港有利。」儘管這些條款事關中國領土,但中國政府卻被蒙在鼓裡。美國說由它來告訴蔣介石,可是答應斯大林,斯大林什麼時候讓它說它才說。這樣一來,蔣介石一直到四個月後的六月十五日才從美國那兒得到協定的全文。)

毛興奮已極。怎麼感謝蘇聯人呢?他想起他們駐延安代表的性生活。二月二十六日,他對孫平說:「這裡的漂亮姑娘你一個都不喜歡嗎?不要不好意思嘛。」三月五日他又再次提起:「怎麼,這兒動人的女孩子還是有的嘛?」「身體也健康。對不對?也許阿洛夫大夫想找一個?你呢?看上了誰了?」

當天孫平在日記裡寫道:
傍晚時分,一個女孩子出現了……她害羞地跟我打招呼,說她是來收拾房間的……
我搬了把板凳,放在屋外牆邊唯一的一棵樹下。她坐下來,緊張,也微微笑著。她和婉地回答我的問題,一邊小心地等待著,兩條腿交叉著,穿著布鞋的嬌小玲瓏的腿……
她真可愛極了!
她告訴我她是個大學生,剛參加共產黨。她真年輕啊。

四月五日,蘇聯通知日本廢除蘇日中立條約。一個月後德國投降。消息傳來正開「七大」,毛用中共勝利在望的前景激勵與會代表,對他們說蘇聯軍隊一定會來的。他語意深長地笑著,手掌砍在脖子上說:「國際援助一定要來,如果不來,殺我的腦袋!」毛反覆提到斯大林,其感激之情溢於言表,讚頌謳歌的濃度在他一生中空前絕後。他自問自答:「斯大林是不是領導著世界革命?當然領導」。「領袖是誰?是斯大林。有沒有第二個人?沒有了」。毛宣佈:「我們中國共產黨的每一個人,都是斯大林的學生……他是我們的先生」。

一九四五年八月九日午夜之後十分鐘,美國在廣島投下第一顆原子彈的三天後,一百五十萬蘇蒙聯軍在四千六百公里的邊境線上開進中國,從東北到察哈爾,比整個從波羅的海到亞得裡亞海的歐洲戰線還長。毛澤東在四月就下令中共靠近外蒙的軍隊準備「配合蘇軍作戰」。蘇軍一入境,他便晝夜工作,調兵遺將,把蘇軍席捲而過的土地接管過來。毛把辦公室搬到棗園小禮堂,接見川流不息的各地應召前來的將領。一張乒乓球檯成了他的辦公桌,上面擺著筆墨紙硯,在那裡他起草電報,一揮而就地寫委任狀。得空時抓起桌上的瓜果餡餅等當飯吃,吃得如風捲殘雲。

根據雅爾塔協定,蘇聯軍隊進入中國以前要跟蔣介石簽個條約,取得蔣的認可。蔣介石不願意籤條約,因為條約承認外蒙古獨立,在旅順、大連等問題上損害中國主權。但蘇軍在沒有條約的情況下就進來了。一個星期以後,蘇軍已經入侵中國境內幾百公里,蔣介石的外交部長王世傑只好勉強在《中蘇友好同盟條約》上簽字。蔣不得不同意簽,因為他怕沒有條約約束,斯大林會毫無顧忌地把蘇軍佔領的地盤交給中共,而條約規定蘇聯承認他為中國唯一的合法政府,許諾把全部佔領土地都交給他。
當然斯大林無意遵守諾言。為了幫助毛接管,他盡量拖長佔領時間,說是三個月撤軍,但拒絕把這一條寫進條約裡。蘇軍佔領時期遠遠超過三個月,這期間斯大林用各種辦法阻撓蔣介石接管。斯大林甚至想過把內蒙古從中國割走,蘇聯佔領軍成立了內蒙古臨時政府,準備跟外蒙占合併。這個計劃最終放棄了。

日本是八月十五日投降的。這一天中國人用鞭炮、狂歡、眼淚、祝酒和敲鑼打鼓來慶賀。戰火在中國燒了八年,有的地方達十四年,使千百萬中國人死亡、傷殘,製造的難民多達九千五百萬,為世界之最。中國人渴望和平。

等待他們的,卻是立即爆發的全面內戰。日本投降後,蘇軍仍不停地向南推進,一連好幾個星期,佔領的中國北部領土超過蘇聯在東歐所佔全部土地的總和。蘇聯傘兵空降到東北西面七百五十公里的包頭,靠近陝甘寧邊區。到八月底,在蘇聯人幫助下,中共佔領了察哈爾、熱河的大部分地區,包括它們的首府張家口和承德。毛考慮把他的大本營移到張家口,一隊隊馱著文件行李的駱駝起程遠行。
對毛最重要的還是東北。那裡蘊藏著中國最豐富的煤、鐵、金礦,遼闊的森林資源,還有全國百分之七十的重工業。不僅如此,東北三面跟蘇聯控制的地區接壤:西伯利亞、蒙古、北朝鮮(北韓)。毛在「七大」上說:有了東北,「我們在全國的勝利,就有了鞏固的基礎了。」「也就是說確定了我們的勝利。」

不管是共產黨還是國民黨在東北都沒有軍隊,那裡被日本人無情有效地佔領了十四年。但是中共的游擊隊就在山海關附近,他們立馬出關,跟蘇軍聯繫上後,蘇軍把日本軍火庫對他們開放。瀋陽有日本最大的軍火庫,據當時的報告,中共接受了「槍支十萬支,大炮數千門及彈藥、布匹糧食無數里」。就在幾個月前,整個八路軍總共才有一百五十四門炮。

日本傀儡滿洲國的二十萬軍隊整個投降了蘇聯紅軍,蘇軍把他們交給中共整編。參軍的還有成千上萬新近失業的男子,失業的原因是蘇軍把東北的工廠設備機器以「戰利品」的名義大批拆運回蘇聯,拆運過程中甚至毀掉整個工廠。據專家估計,蘇軍運走的設備差不多價值八億五千八百萬美金,要重新安裝得花二十億美金。大拆運的結果是許多老百姓失去了生活來源,有的只好當兵。中共最初派進東北的部隊有六萬人,轉瞬就增加到三十萬。

蔣介石急於把東北搶到手。但他的精銳部隊遠在華南和緬甸,要把他們運到東北去得仰仗美國的軍艦。美國人要他跟毛澤東和談。美國的對華政策是剛去世的羅斯福總統制定的:「無論如何把他們拉在一起。」美國駐華大使曾建議,要是蔣介石、毛澤東達成協議,就把他們一塊兒請到白宮去。在美國壓力下,蔣在八月十四到二十三日向毛髮出三道邀請,請毛來重慶談判。

毛澤東不想去重慶,頭兩道邀請他都拒絕了。毛怕蔣介石謀害他。他對蔣說派周恩來去,但蔣堅持要毛親自去。最後毛只好答應——不答應不行,斯大林給他發了三封電報叫他去。斯大林一面秘密幫毛搶佔土地,一面要毛玩和談遊戲。如果堅持不去重慶,給人的印象就會是他不要和平,美國在內戰中就會全力支持蔣介石。

斯大林強迫他去重慶,成了毛此後一生對斯大林最大的怨氣,他在各種場合提了又提,把斯大林責備來責備去。

斯大林告訴毛他的性命不成問題,由美、蘇兩家擔保。國民黨元老、中統創始人陳立夫告訴我們:「毛澤東到重慶來,是美國人保證他的,他是安全的。」毛也有身任要職的秘密中共黨員保護他,例如重慶憲兵司令張鎮。毛還是不放心,堅持要美國大使赫爾利(Patrick Hurley)專程飛來延安跟他同機去重慶,怕蔣介石把他在半空裡幹掉。

在這層層衛護下,毛終於在八月二十三日乘美國飛機飛往重慶,把劉少奇留在延安看家。飛機著陸後,毛緊緊地貼著赫爾利,一頭鑽進赫爾利的汽車,而不坐蔣介石派來接他的那一輛。

赴渝前夕,毛指示即將(乘美國飛機)離開延安飛返根據地的八路軍將領「放手打」,「你們打得越好,我越安全」。在毛安排下,他在重慶時,八路軍在山西省上黨縣打擊國民黨軍隊,大獲全勝。毛高興地說:「打得好!打得越大越勝利,我回去的希望就越大。」

在重慶,毛吃了一場虛驚。九月二十二日,赫爾利離開重慶,幾天後蔣介石本人也走了。毛一看這不就是暗殺他的前奏嗎?馬上派周恩來到蘇聯大使館,要求讓毛住進去。蘇聯大使彼得羅夫(Apollon Petrov)不置可否,打電報去莫斯科請示,莫斯科沒有回話,毛非常生氣。

毛來重慶這一趟其實收穫甚豐。他跟蔣介石平等對話,外國使館邀請他做客,視他為政治家。他也顯出政治家的風度,說話頗多外交辭令。丘吉爾在重慶的特使是直來直往的獨眼將軍卡頓.維爾特(Carton de Wiart),一次席間他開門見山地對毛說,他「根本就不認為中共對打敗日本起了多大作用」,中共軍隊「只能找找日本人的麻煩」。出乎他意料,毛不但沒發怒,還開懷大笑。

一次,八路軍殺死一個叫約翰.伯奇(John Birch)的美國軍官,把臉部戳得稀爛。美國在華軍隊總指揮魏德邁(Albert Wedemeyer)當面嚴厲譴責毛,毛客客氣氣地對答。魏德邁詐唬說美國計劃運原子彈來中國,外加五十萬軍隊,毛仍然不改冷靜。毛的和解姿態贏得了宣傳戰的勝利。

重慶和談持續了四十五天,但整樁事從頭到尾是做戲。毛到處喊:「蔣委員長萬歲!」宣稱他支持蔣做中國領袖,不過是說說而已,他要中國屬於自己,非打倒蔣介石不可。

蔣介石也很清楚全面內戰不可避免。只是他需要一個和平協議以滿足美國人的要求。儘管他毫無履行任何協議的意思,十月十日,他仍批准國民黨同中共簽訂了《雙十協定》。蔣做的樣子騙住了美國人。毛還在重慶時,他們開始幫蔣運兵到東北,還佔領了華北的北平、天津,等待蔣介石的軍隊前來接收。

《雙十協定》簽訂後,蔣介石邀請毛當晚下榻他的寓所林園,第二天一早他們共進早餐,然後毛澤東飛返延安。一切都禮貌周全。毛剛一轉背,蔣就把他的真實感情傾瀉在日記裡:「共黨不僅無信義,且無人格,誠禽獸之不若也。」
(待續)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 李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