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53)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1月12日訊】28 美國人救了中共 1944~1947年 50~53歲

蔣介石在美國朝野中名聲不佳。為了爭取美國不支持蔣,對中共採取友好立場,毛制定了「中立美國」的政策。聲稱中共只是溫和的農村改革者,不是要搞共產主義,完全可以跟美國合作。

一九四四年,羅斯福曾派觀察組去延安。美國人剛到,毛就在八月十二日對蘇聯聯絡員孫平說:「我們在考慮改變黨的名字,不叫『共產黨』,而叫別的什麼。這樣形勢會對我們更有利,特別是在跟美國的關係上」。莫斯科馬上和毛唱起了同一調子。八月下旬,莫洛托夫對當時在蘇聯的赫爾利將軍說,在中國,「有人稱他們為『共產黨人』,實際上他們跟共產主義一點關係也沒有。他們不過是不滿自己的經濟狀況,只要經濟狀況一改善,他們馬上就會忘了他們是共產黨。蘇聯政府與這樣的『共產主義分子』毫無關係。」莫斯科跟毛唱的雙簧欺騙了很多美國人,多年來這些人一直以為毛有可能被美國爭取過去,美國沒能把毛從蘇聯陣營裡拉走是「失去的機會」。他們哪裡知道,就在毛跟美國拉關係時,他反覆告誡中共幹部,說這「只是在對蔣鬥爭中的一種策略」。

毛的策略也蒙住了杜魯門(Harry Truman)總統的遣華特使馬歇爾(George Marshall)。馬歇爾一九四五年十二月來華,使命是停止內戰。二十年代他曾在中國服務過,討厭蔣介石,討厭蔣的親戚們的腐敗。中共說他們跟美國相似之處甚多,這使他特別動心。他跟周恩來第一次見面,周就奉承他說中共「期望美國式的民主」。一個月後,周又說毛喜歡美國更勝於蘇聯,並告訴馬歇爾:「有這麼一個小故事,說了您或許有興趣。最近傳言毛主席要訪問蘇聯,毛主席聽說後大笑,半開玩笑地說如果他真有機會出國的話,他想去的倒是美國。」馬歇爾完全當真,把這番話轉述給杜魯門。多年以後他還說,中共比國民黨更跟他合作。

馬歇爾對蔣說:「最重要的是得弄準確,蘇聯政府到底跟中國共產黨有沒有關係,是不是在給他們出主意。」到一九四八年二月,馬歇爾還在對美國國會說:「在中國我們沒有確鑿的證據表明〔中共軍隊〕有外來的共產黨支援。」美國怎麼可能全然不知情,他們跟英國人都在不斷監聽蘇聯與中共的電訊聯繫,不少電報從莫斯科直達延安,清楚無疑地顯示了兩者的密切關係。其他美國官員也曾告誡馬歇爾,延安美軍觀察組負責人最後的報告開宗明義就是:「共產主義是國際性的!」

馬歇爾一九四六年三月四日至五日訪問延安。為了把一切都控制得天衣無縫,毛連兒子都送下鄉去。毛對岸英說,這是為了讓他學習農活和中國習慣。但真正的原因是岸英會講英語,毛怕他跟馬歇爾等人交談。在延安的美國人對岸英很感興趣,一次星期六晚間跳舞會上,毛介紹他認識了美聯社記者羅德裡克(John Roderick),羅就在舞場邊上採訪了他。據岸英說:「訪問記翻譯成中文,要我過目後發稿。」岸英請父親看。「不料父親並沒有細看,就把稿子揉成一團,還嚴厲地批評了我」:「怎能對外國記者隨便發表談話?!」岸英在斯大林的蘇聯長大,不是不熟悉管束,但對毛控制的嚴厲他仍然全無思想準備。毛對他不放心。

馬歇爾向杜魯門報告說:「我跟毛澤東作了一次長談,我坦率得不能再坦率了,他沒有表現任何不滿,向我擔保盡其所能合作。」馬歇爾稱在東北的「共產黨勢力比烏合之眾強不了多少」,「從延安大本營跟〔東北〕當地共產黨聯繫簡直就辦不到。」其實,延安跟東北局和在東北的幾十萬大軍天天都有長電來往。馬歇爾在延安時,毛就已經向阿洛夫詳細複述了跟他談話的全部內容,請阿洛夫電告斯大林。

馬歇爾為毛的成功作出了關鍵貢獻。一九四六年晚春,當毛的軍隊在東北全面潰敗時,馬歇爾給蔣介石施加了決定性的壓力,迫使蔣介石停止在東北追擊中共。馬歇爾威脅蔣介石說,如果繼續追擊,美國就不再幫他運部隊去東北了。五月三十一日,馬歇爾甚至寫信給蔣,稱這事關係到他本人的榮譽:「在目前政府軍在東北繼續推進的情況下,我不得不重申:事情已經到了這樣一個關頭,即我本人的立場是否正直成了嚴重問題。因此,我再次向您要求,立即下令政府軍停止推進、打擊、或追趕〔中共〕」。措辭如此強硬嚴峻,蔣介石不得不屈服,答應停火十五天。這個決定,使毛絕處逢生。他剛於六月三日被迫同意放棄北滿重鎮哈爾濱。一得到停戰令的消息,毛在五日至少兩次發電東北追改部署:「周電稱,蔣已允馬停戰十天談判,請東北局堅守哈爾濱……至要至要。」「保持松花江以北地區於我手中,尤其保持哈市。」轉折點就這樣到了。

在東北的中共官兵,包括林彪在內,都說蔣介石停止向松花江北推進是大大的失策。蔣介石只要窮追猛打,至少能阻止中共在蘇聯邊境建立強大鞏固的北滿根據地,切斷中共與蘇聯的鐵路運輸線,使蘇聯重型武器不可能運進來裝備中共。

蔣介石答應停火十五天之後,馬歇爾又再施加壓力,要蔣把停火期延長為四個月——甚至把整個北滿讓給中共。重開戰火意味著跟馬歇爾直接衝突,蔣在日記裡寫道,這一向的馬歇爾,已是「態度暴躁異常」。

蔣介石被馬歇爾逼得焦頭爛額時,又接到杜魯門總統的嚴厲警告。七月中旬,兩名反蔣知識分子李公樸、聞一多在國民黨統治的昆明被槍殺。美國民意測驗立刻顯示,只有百分之十三的人讚成繼續援蔣,百分之五十的人要求「不介入」。八月十日,杜魯門寫信給蔣介石,聲色俱厲地提到這兩樁暗殺,說美國人民對這樣的事「深惡痛絕」,威脅說如果和談沒有進展,他只好重新考慮美國對蔣政權的態度。

在這樣的壓力下,蔣介石在東北的停火繼續了下去。蔣的親信陳立夫對我們說,他不贊成蔣的做法,勸蔣「像西班牙的佛朗哥(Francisco Franco),反共就是要反到底。打打談談,談談打打,沒用。」但是蔣離不開美國。整個內戰中,美國給了他三十億美金的援助,其中十六億撥款,約八億五千萬是武器援助。

東北的停火使毛得以在北滿建立了橫一千公里,縱五百公里,面積比德國還大的根據地。毛把這塊地盤比作舒適的「沙發」,背靠蘇聯,兩臂有北朝鮮、外蒙古作依托。

停火的四個月使中共有了充裕的時間整頓部隊,包括整編原滿洲國的二十萬軍隊。凡是信不過的被通通「清洗」。★
(★《東北三年解放戰爭軍事資料》透露:這三年中「逃亡清洗可能有十五萬人」 ,幾乎快趕上「戰死、失蹤、被俘、醫院中死去和殘廢等」的總數:十七萬二千四百五十四人。)

整頓的重要內容是激發士氣,辦法是「訴苦大會」,由幹部帶頭,戰士們一個個上台去訴本人和家庭之苦。他們大多數出身於貧苦農民,目不識丁,因為忍饑挨餓,遭遇不公,有一肚子苦水。痛苦往事被勾了起來,大會上男子漢們哭得像淚人兒一般,空氣變得像發燒似的滾燙。有份給毛的報告說:「一個戰士對舊社會不滿而訴苦,他氣憤填膺感動的氣死了。死而復活,現成傻子。」

黨告訴那群哭得死去活來的戰士們,他們的苦都是蔣介石政府造成的,他們要「向蔣介石報仇」。親歷者說,這類訴苦真是立竿見影:「一場訴苦會下來,一個個抽抽噎噎的……那顆心已經是共產黨的了。」這樣的魔力,正常冷靜心態下的人們,會覺得不可思議。

與政治上洗腦齊頭並進的是軍事訓練。蘇聯人起的作用舉足輕重。中共第一支部隊進入東北時,看上去不像正規隊伍,也不會使用現代化武器,蘇軍還以為他們是土匪。停火期間,蘇聯人開辦了十六所空軍、炮兵、工程兵等軍事學校。中共軍官還到蘇聯去培訓,有的去蘇軍控制區旅順、大連。旅大也成了在南滿被打散的中共部隊和幹部避難、休整、受訓的集中地。

莫斯科為毛提供的武器包括繳獲日本人的九百架飛機、七百輛坦克、三千七百多門各種大炮、將近一萬二千挺機關鎗、一支頗具規模的松花江小艦隊,還有無數步槍、高射機槍、裝甲車。北朝鮮是日本的重要軍火庫,那裡的軍火都給了毛,足足裝了兩千多車皮。還有更多的日本軍火從外蒙古運到。蘇聯製造的武器也來了,外加蘇德戰場上繳獲的德國武器,上面的德文被銼掉,中共宣稱它們是美國製造,從「蔣介石運輸大隊長」那裡繳獲來的。

中共從蘇聯秘密接收了數萬日本戰俘,他們在把中共軍隊訓練成強大作戰機器上功不可沒。是他們教中共怎樣使用日本武器,怎樣保養、維修這些武器。是他們創建了中共的空軍,由日本飛行員做教練。數千訓練有素的日本醫護人員悉心治療護理中共傷病員,流過血的老人至今提起來還非常感激。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北朝鮮。中共從那裡不僅得到了軍火,而且得到了一支由日本加蘇聯訓練的二十萬人的強悍軍隊。北朝鮮與東北有八百公里邊境線,中共把它稱為「我們隱蔽的後方」。一九四六年六月中共被國民黨趕著跑時,大量傷病員、後勤人員和戰略物資轉移到這裡。國民黨佔領東北中部,把中共軍隊斷開後,北朝鮮成了溝通北滿與南滿的走廊,也是連接關外與關內根據地,尤其是戰略要地山東的要道。為了協調這張龐大的轉運網,中共在平壤和北朝鮮的四個港口設立了辦事處。

斯大林的貢獻還不止這些。一九四六年下半年,蘇聯鐵路專家組開始修復東北鐵路。一九四八年六月,斯大林派前鐵道部長科瓦廖夫(Ivan Kovalev)來華總領全面修復工作。蘇聯人共修復了一萬多公里的鐵道線,一百二十座橋樑,使中共能快速運輸大部隊和蘇聯重型武器,得以在那年秋天攻打大城市。

蘇聯、北朝鮮、外蒙古對中共的這一切援助都是在絕對保密的狀態下進行的。中共用各種辦法掩蓋它,毛特意命令林彪從黨內秘密文件裡「刪去『展開背靠朝鮮、蘇聯、外蒙、熱河的根據地』一句」。毛還叫林彪寫上戰爭目的是「為經濟上、政治上、軍事上的民主」,「階級鬥爭口號不要提。」莫斯科的宣傳機器說蘇聯援助毛的傳言「是徹頭徹尾的謊言」。事實上,中共聲稱打蔣介石靠「小米加步槍」,才是貨真價實的謊言。

毛不想欠斯大林的情,大規模蘇聯軍援開始後,一九四六年八月和十月,中共兩次主動提出用食品償付。蘇聯駐哈爾濱的貿易代表謝絕了。毛十一月派親信劉亞樓到莫斯科去遊說,達成秘密協議,中共每年給蘇聯一百萬噸糧食。這些糧食都是從老百姓口中奪走的。

東北停火時,蔣的軍事力量仍遠遠優於中共。國民黨軍隊有四百三十萬人,中共只有一百二十七萬。蔣把中共軍隊趕出了關內的大部分城市,和幾乎整個長江流域。毛在所有這些戰區裡,一再堅持要部隊奪取和保衛大城市,都遭到失敗。在華北,有「三路四城」之戰(指奪取三段鐵路,及保定、石家莊,太原、大同四大城市)。在華東,毛指示向蔣介石剛恢復的首都南京挺進,說這個計劃「並不冒險」。

挫折一個接一個,毛毫不灰心,他有把握贏得最後勝利,因為他有北滿這個「沙發」。一九四六年十月,當蔣介石重新進攻時,中共已利用四個月停火把「沙發」建得如鐵打的一般。那年冬天,國共雙方惡仗不斷。國民黨發現他們的對手今非昔比,頑強善戰。中共軍隊總指揮林彪的軍事才能這時發揮得淋漓盡致,打起仗來「又狠又刁」。在攝氏零下四十度的天氣裡,他的部隊日夜臥在冰雪地裡打伏擊。據親歷者推測「凍死凍傷總數,當在十萬人以上。」幾番大戰下來,國民黨在東北黑土地上的主動權,遂告易主。

一九四七年一月,馬歇爾離華,美國調停宣告失敗。美國開始認真援蔣,但為時已晚。中共二十多年來孜孜以求的「打通蘇聯」,已經大功告成,而且是在美國人的幫助下實現的。毛澤東在全國的勝利只是時間早晚問題。(待續)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 李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