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八方 】 佛羅倫薩《最後的審判》觸動我的內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幾年前我忙裡偷閑去了趟義大利,以羅馬做跳板,去了佛羅倫薩和威尼斯,佛羅倫薩是文藝復興的起始點,威尼斯是文藝復興的結束點,兩個城市有著截然不同的風格,但兩個城市共同之處就是對神的敬仰。

佛羅倫薩的古老與沉澱,至今都可以從她的建筑色彩與精美中、古橋的貴氣與雍容中、褐紅色屋頂與暗黃色牆壁的相襯中和古老街區的足痕與車痕中感受到。我首先來到的是聖母百花大教堂,她是天主教佛羅倫薩總教區的主教堂,佛羅倫薩的標誌,也是佛羅倫薩市內最高的建筑。哥特式風格始建於1296年,用了100多年建成,是整個文藝復興初期的代表作。由淡紅、綠和白色大理石拼成幾何圖形外牆,古典、優雅、自由、肅然,它的巨大圓頂是有史以來最大的磚造穹頂,真正讓我驚詫與觸動的正是這最大的磚造穹頂上的巨幅天頂濕壁畫《最後的審判》。


佛羅倫薩大教堂(wikimedia)

《最後的審判》是16世紀佛羅倫薩畫家喬爾喬.瓦薩裡(Giorgio Vasari)的傑作,他是米開朗基羅的得意們生,而聞名於世的梵蒂岡的小西斯敏教堂的《大審判》是出自於米開朗基羅之手。《最後的審判》從巨大穹頂的底部一直延伸到頂端,從地獄到天堂,生命一層一層的,穹頂的頂端中心是空的,是透天的,自然形成了畫作的一部分,給人光明的感覺。這與米開朗基羅的《大審判》有著極其類似的隱喻和明示,深深地觸動著我的內心!

《最後的審判》畫中生動的描繪著地獄、人、天人、神等,生命不同層面的故事,它取材於《聖經》,但被我意識到的是:處理我們通常知道的《聖經》裡面的人物,同時在神的不同層面上,與天頂形成一體,構成的視覺感應是有著更高的神,體現出耀眼的光芒,不為人能夠知道或看到,卻形成了這層層生命的主宰與光耀。而最底層的地獄確實非常的深厚,充滿了償還罪惡的血腥、陰暗、惡獸,墮落下來的人們,以此償還著他們曾經做人時的罪惡。而人的層面與地獄確緊緊相連,幾乎是一體的兩個層面,而其他生命的層面之間是有空隙隔開的,但人的層面非常的狹窄和短暫……


西斯汀禮拜堂的《最後的審判》(epochtimes.com)

節目中我總是跟大家比喻:人似乎是生活在中間的層面,一個純物質化的層面,卻決定著自己精神層面(靈魂)的未來去處,那是生命的真相,自己生命的尊嚴,是自己生命的價值所在。但這一份價值,卻受困於人現實生活中的善與惡關係。貪婪、佔有、殺戮、欺騙、放縱,這樣的人中行為與概念,就是通向地獄的隧道;地獄中的償還,就是人中的行為之報應。


被詛咒下地獄的罪人、凱隆與米諾斯(epochtimes.com)

相反,拒絕邪惡,便是人存在於現實物質世界的真相,得到的回報,便是那層層生命的境界。因為,我們的靈魂,就是來自於那無限美好的光芒。這僅僅是我遵循自己的師尊教誨,潛心修煉的個人感悟。

佛羅倫薩是文藝復興的起始點,「文藝復興」一詞首先出自於《最後的審判》的作者喬爾喬.瓦薩裡巨作《藝苑名人傳》一書中,在我的理解中,「文藝復興」就是恢復了人對神的信仰,這裡的信仰超過了現代意識中「宗教」的概念。《最後的審判》的場景,可能就是本次文明的最終的描述,每個人對善與惡的選擇之後的去路。

靈魂的歸屬!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嚴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