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中紀委查內鬼 王岐山劍指誰?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1月14日訊】【熱點互動】(1561)中紀委查內鬼 王岐山劍指誰?

最近,中紀委推出一部記錄片《打鐵還需自身硬》,對紀檢官員的貪腐典型案例進行曝光,就在當天,黃興國被雙開,隨後中紀委第七次全會上,習近平王岐山分別講話強調嚴防內鬼、嚴防燈下黑。中紀委清內鬼是否涉及高層的政治鬥爭?習近平王岐山下一步還會有什麼動作?中共設立監察委的真正用意是什麼?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前不久,中紀委推出一部紀錄片《打鐵還需自身硬》,對紀檢幹部內部的典型貪腐案例進行曝光,就在這一部影片的播放過程當中,天津市原代理市委書記、市長黃興國被雙開。隨後中紀委又召開了第7次全體會議,習近平講話,要求嚴查內鬼,嚴防「燈下黑」。

中紀委清理內鬼和中共高層的政治博弈有沒有什麼必然的連繫?習近平、王岐山下一步將會採取什麼動作?就這些相關話題我們今天請兩位時政專家分析和解讀。一位是哥倫比亞大學的政治學博士李天笑先生,另外一位是政論家陳破空先生,二位好!

李天笑、陳破空:主持人您好!

主持人:在節目一開始,我們先來看中紀委清理內鬼的相關背景資訊。

中共官方1月4日消息,中紀委對黃興國立案審查。通報稱,黃興國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妄議中央大政方針,陽奉陰違,打探涉及本人的問題線索,對抗組織審查,違規選拔任用幹部並收受財物等,因此決定開除黃興國黨籍、公職,並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旅美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觀察到,近幾年,在中紀委通報中,落馬官員基本都有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這種行為。他認為,這裡面往往有特定含義。在中紀委通報中,有妄議中央罪名的官員基本是江派死黨,現在這個通報等於含蓄說明了黃興國真正的政治上的靠山。

去年9月,黃興國落馬,並被免去天津代理書記和市長職務;10月底,在六中全會上,習近平再次批中共黨內,有人政治野心膨脹、搞陽奉陰違、結黨營私、拉幫結派、謀取權位等政治陰謀活動。

12月初,王岐山在一次紀委書記會上說,反腐有「內鬼」,為防「燈下黑」,要堅決清理門戶。12月15日,黃興國被罷免中共人大代表職務。

隨後,黃興國大量醜聞與背景被外界曝光,包括他多次向江澤民表忠心,並得以平步青雲等。例如1998年,黃興國主政寧波期間,在寧波各個高速路口樹起了江澤民的巨幅畫像;2003年11月,黃興國出任天津副市長,被指是江澤民在天津部署的一枚棋子;2007年至2012年,黃興國與江派常委張高麗在天津共事5年,關係密切。

唐靖遠說,黃興國和張高麗不但在官場上有交集,在經濟利益包括政治上都有很多關聯。

另外,黃興國從落馬到被立案調查不到4個月,唐靖遠認為,說明當局對黃興國的調查早就開始了。

1月4日晚,央視播出中紀委反腐專題片《嚴防「燈下黑」》,片中稱,2014年到2015年,中紀委第六紀檢監察室前副處長袁衛華在天津查辦案件期間,前天津公安局局長武長順和前安監總局局長楊棟樑案發。黃興國多次與袁衛華接觸,請袁衛華吃喝,贈送貴重禮物,打探武長順和楊棟樑案的相關信息,同時套取他本人的問題線索。對此,袁衛華都一一奉告。

張高麗被指是「天津幫」幫主,隨著習近平反腐不斷深入,張高麗的政治老巢天津也被深度清洗。除黃興國外,武長順、楊棟樑、前天津市副市長尹海林等張高麗舊部都已落馬。外界認為,種種跡象顯示,習近平當局的反腐「打虎」已逼近張高麗。

主持人:觀眾朋友,您現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我們今天的話題是跟中紀委查「內鬼」有關,歡迎您在節目當中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參與討論;也可以將您心中的疑問向兩位嘉賓提出。

先請教一下李博士,看到專題片當中提到黃興國的一些相關問題,就在播放與他相關問題的章節的時候,當天黃興國被宣布雙開。在您看來,二者之間的時間點上是一種巧合還是有意的安排?

李天笑:很顯然是一種有意的安排。因為黃興國被宣布雙開幾個小時以後,這部專題片就播出了,很顯然其中一個重要的案例就是黃興國案例,實際上是為他鋪墊和重要說明他的典型案例的。

很明顯黃興國這個案例的主要指向就是江澤民,因為列舉黃興國的罪證,他的受賄、貪腐在最後面,而且是一筆帶過;但是前面講他妄議中央、對抗組織、違規、違紀等都放在很重要的地位上。

怎麼叫對抗中央?怎麼叫違規違紀呢?主要就是對抗習近平。為什麼?「天津爆炸案」之後,習近平5次批示,意思是要往上查,按照政治案件的方向查。為什麼呢?因為習近平講過,無論遇到多大的阻力,都要一查到底。什麼意思?因為往下查沒有什麼阻力嘛,往上查才有阻力。黃興國怎麼辦呢?他把它定位「安全生產問題」,同時他把這個案例作為向下查,就不了了之了。從這個意義上講他是對抗習近平的,很明顯,而且他還有很多的言行都是對抗習近平,這是第一點。

再有一個,我們看中紀委袁衛華。袁衛華實際上跟黃興國的關係非常奇怪,而且非常有意思,一個是省部級官員,一個是副處級官員,相差很遠,但是請他吃飯、喝酒、送他錶。送他的禮物從物質上來講是微乎其微,根本就沒有什麼,吃個飯、喝個酒、送幾塊錶多少錢!?袁衛華拿一個工程就幾億。

這是什麼意思?就是講到洩密的重要性、嚴重性。為什麼?下一步就要抓江澤民了。如果有內鬼向江澤民、江派通風報信的話,那不就壞事了嗎?所以習近平、王岐山特別重視洩密案件。把袁衛華和其他8個內鬼專門拿出來警告這些人,在打江之前、抓江澤民之前,絕對不允許任何人向江澤民、江派通風報信。這是它的重要意義所在。

主持人:陳先生,我們知道通過各種消息渠道,習近平和王岐山「打虎反貪」的過程遇到很多阻力,當然有大、有小,而且我們發現中紀委的內鬼,大多數他們幹的事都是和習近平的政敵有關,現在中紀委查內鬼,在您看來他們下一步要有什麼樣的動作?

陳破空:首先有緣起。「十八大」,王岐山當上中紀委書記本身就是一個意外,因為王岐山以他的能力非常懂經濟,他是總理的人選,但是被排除了;王岐山以他的資歷,他也可以當人大委員長,但是江派他們不放心,認為他有改革傾向,也把他排除了。當時政治老人,特別是江澤民為首的政治老人,認為王岐山一是這個道理不好說,他不能進政治常委;但另一方面對他非常防範,就以為把他安排去當個中紀委的書記是個閒差。

以前的中紀委基本上都是尸位素餐、行屍走肉不起作用,像尉健行、賀國強等都是混日子過,沒有什麼認真的,而且都是聽江澤民的。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以為王岐山幹上了閒職,把王岐山的才幹都削弱了,結果沒想到王岐山當了中紀委就以假成真,把中紀委的利器刀把子用起來了,這是一個。

由於王岐山是意外出任中紀委書記,所以中紀委的人馬並不是他的,他過去的工作跟紀委系統毫無關係,在北京市任職,後來任政治局委員、副總理等其它職務,被譽為「救火隊長」,從來就跟中紀委、紀檢委的系統沒有交集。當他上來之後,紀檢系統並不是他的人,所以說他已經是非常有能耐的了,能把紀委用到這種程度,很有能耐。

我們知道江澤民掌權13年,後來又垂簾聽政10年,總共23年,在黨政軍系統遍布人馬包括紀委系統。中共的系統黨政不分,誰掌握了實權,誰就在各地安插自己的人馬,江澤民安插的人馬上至常委,下至省市地方領導、各部委,其中包括各級紀委安插他的人手,所以這個毫不奇怪。

在這樣的情況下,王岐山過去這幾年創造了很多詞,又是什麼「燈下黑」、又是「內鬼」、又是「自家虎」、「害群之馬」,中文很豐富,已經被王岐山發揮到了極點,還有「刮骨療毒」等等。而且每一年中紀委開全會,都看到有一些委員減少了,中紀委的一些人不見了。為什麼?王岐山是非常精明的人,他很清楚誰在幹什麼,一旦發現內鬼的話,他就會採取措施。能夠把一個舊的系統、根本不是他的人馬的班底用到這個樣子,已經相當不錯了。這時候繼續查內鬼,說有8大內鬼,我相信還不止,據說中紀委的系統是成百上千查紀委的官案,所以在現行制度下一點都不奇怪。

李天笑:我補充一點。其實王岐山當中紀委書記是習近平早有安排,就是利用王岐山來清理整個江澤民從上到下安排的內鬼。非常明確,這一次抓內鬼包括這部紀錄片,指向就是江派和江澤民。

我們知道,最近開中紀委七次全會,習近平講了很多話,有兩句話特別重要,第一句話:反腐已經形成壓倒性態勢;第二句話:反腐是正義之戰。這兩句話特別有意思。因為在講第一句話之前和之後不一樣,講這句話之前,習近平是有意志和決心要抓江,現在講這句話的意思,不單有意志和決心而且有能力,想什麼時候抓就什麼時候抓,現在只等時機。這是第一個意思。

第二個意思,正義之戰也是有所指。抓江澤民絕對不是一般所認為的權力鬥爭或者集權等。是什麼?江澤民是犯罪集團,他是犯罪集團的首惡,抓他是正義時期的正義舉動。所以說,「正義的行動」是習近平把抓江的性質完全講出來了,就是為了抓江作鋪墊、輿論造勢,這是非常明顯。

主持人:有一組數據,自從中共的「十八大」以來,中紀委有17人被立案查處、21人受到組織的調整,在全國的紀檢監察系統當中有七千二百多人受到處分、四千五百多人次接受談話或者電話查詢,還有二千一百多人受到組織的處理。紀委就是反貪、反腐的系統,它本身又出現這麼多的內鬼。李博士,我想請問您怎麼看待這個現象?

李天笑:這個很簡單、很好解釋。為什麼?都是共產黨,都是受同樣黨文化洗腦出來的,同樣的這些官員不管是紀委外、紀委內或者是黨內,道德水準都非常低下,所以出現內鬼。紀委內有內鬼,紀委外、黨內有無數的貪官,都是一樣的事情,沒什麼奇怪。

第二是制度。從法律上講,二者都沒有受到法律和人民的制約,因為內部沒有監控機制。中紀委誰來管它呢?和地方黨委之間,地方派駐的紀委的關係受它領導,這整個對它造成一種制約。還有,要真正把紀委作為非常有利的工具,我覺得只有超脫整個共產黨的制約,在共產黨制度之外和人民聯繫起來、和法律聯繫起來,這樣才能夠真正起作用。

主持人:現在線上有一位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他劍指的人很多,其中以黃興國、袁衛華、張高麗、趙晉、還有馬白玉為最有名,都是違法亂紀的貪官汙吏,狗咬狗一嘴毛。各位不知道還記不記得,1977年跟1987年,有兩位反共義士范園焱和吳榮根,他們先後投奔自由到台灣發表記者招待會,先後異口同聲地說:紅朝官員,一丘之貉,通通不是好東西。我不曉得陳破空教授對我說的話有什麼看法?謝謝。

主持人:陳先生,您回應?

陳破空:當然,紅朝官員沒有什麼好東西,大多數都是無官不貪,因為那是人治的社會,不是法治社會,是一黨專政體制,沒有真正的監督、制衡。香港還有廉政公署,在各國還有新聞自由、司法獨立,中國都沒有,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哪一個部門出現貪官都是非常正常,而且貪官的密集度根本不是幾百、幾千,而是80%、90%、100%的問題。紀委也好,中紀委也好,中共部門的貪官如牛毛,層出不窮,毫不奇怪。

因為貪官太多,抓也抓不完,網上有一則段子給王岐山建議:要不如以後就啟用太監當官。為什麼?用太監有三個好處:第一,當官的人就少了,因為當太監的人必須要經過身體的大難,而當官的人就減少了,意願減少了;第二,太監無後,沒有世襲的問題;再一個,太監沒有慾望,不存在二奶、小三等色情氾濫的問題。

據說王岐山就感慨了一句,說,看來反腐如果不能從制度上動刀,就要從身體上動刀。雖然這是個笑話,也就是說在現行制度下,反腐有時候就尷尬到不得了的地步,反腐者本身是反腐的,什麼反貪局、紀委、中紀委、法院、檢察院等本身就是蛀蟲累累。

比如,涉及一位中紀委第四紀檢監察室主任魏健,他原來參與過薄熙來案,在「周永康案」過程之中他給周永康通風報信。為什麼周永康等案會出現反覆、中途傳出「軟著陸」的呼聲?甚至有一些證人受到恐嚇?那是因為中紀委有人在通報。

就好像剛才提到的袁衛華給天津的黃興國通報,黃興國「天津爆炸案」被查時候,公安局長武長順已經被抓了,國家安監局長楊棟樑已經被抓了,是天津幫,黃興國很緊張,就跟中紀委幹部袁衛華打聽,袁衛華給他通報情況。

後來查出,中紀委幹部貪腐一點都不下於別的官員,比如魏健,就是跟周永康通風報信的,查出他四千多萬的貪腐,光他就是四千多萬。現在回頭想,給周永康定的貪腐八千多萬或者一億二千多萬根本不合適,周永康不知道是他的多少倍,百倍、千倍,是大大的縮水了。所以中紀委幹部的貪腐,我就說,跟其它系統的貪腐是一樣的。

主持人:現在連中紀委都有這麼多的內鬼,用王岐山的話說,已經達到氾濫的趨勢。那也就是說明中紀委如果僅僅靠紀檢監察機構反腐,恐怕達不到滿意的效果。李博士,我們想知道,能不能設立一個相對獨立的反腐機構,既杜絕了內鬼又能夠有反腐的目的?

李天笑:總的來說,在共產黨的統治底下,要根本上解決腐敗的問題、解決內鬼的問題是不可能的。但是在範圍之內,最近成立的監察委,地方、中央都有,現在已經結束了三個地方的試點,據說今年二會期間正式成立。這實際上是把中紀委的權力延伸、過度給國家機構。

中紀委因為它通過黨內的問責,實際上是有毛病的,為很多人所詬病。第一,它是雙規;雙規實際上是侵犯人身權利。再有,它查證據,直接把證據轉給檢察機關;這在中國的法律上也是不可以的,要檢察機關自己重新調查才行,不能用中紀委的證據來定罪。

成立監察委系統以後,它具有多種功能,第一,它是從人大常委會下來的,獨立、相對獨立於司法機構,也相對獨立於政府機構,所謂「中國特色」的平衡、分權的機構,一旦成立馬上就用上了,就可以在抓捕江澤民、審判江澤民的過程中發揮作用。我猜測習近平的原因就是要把「江澤民案」做成鐵案,把江澤民的定罪、立案、審判等,都要在「依法治國」的基礎上得到充分體現。這些環節,監察機構都能夠做到,要比中紀委更加靠近「依法治國」這一面。當中紀委把權力通過一系列過程轉移到國家機構監察委的時候,實際上就是弱化了黨組織的功能,把黨組織功能越來越弱化、邊緣化。實質上變化了以後,共產黨的外衣什麼時候脫掉,條件成熟都是可以的。

這也是重要的政治制度改革,就跟原來中華民國的五權分立以及中國歷史上的監察制度都有相似之處,從那裡借鑑過來的。如果能成功,下一步的政治改革,比方廢除政法委、實施總統制等都可以在這個基礎上進行發展。所以我覺得是政治制度的重大變革。

主持人:陳先生,您怎麼看?剛才李博士提到設立監察委,好像是一種政治體制的改革;也有人把它看成可能是習近平、王岐山要向現任政治局常委動刀。您怎麼解讀?

陳破空:國家監察委的設立我覺得有三層含意。第一層含意是集中權力。習近平一直在集中權力是黨政軍系統,但是監察系統王岐山這邊也在集中權力,是因為現有的監察機關很多互相重疊,比如國務院有監察部,中紀委又有紀律檢查委員會,我們還知道有預防腐敗局、反貪局,還涉及到法院、檢察院等,系統非常龐雜,很多單位甚至於互相扯皮,在這樣的情況下,這個動作相當於是把權力往王岐山手上集中。

第二層含意,有人解讀是為王岐山量身訂做,為王岐山「十九大」留任找說法,他有可能出任國家監委會第一任主任或書記,這個職位是政治局常委級別。

剛才李博士提到政治改革的問題,我倒不敢那麼樂觀,顯露的端倪好像是想模仿中華民國五權分立裡面的監察權其中之一,是不是政治改革我現在不下結論,我覺得端視「十九大」之後。究竟是政改還是反政改,在「十九大」的整個新一屆領導班子或者權力部署結束之後,應該可以看得出來。

主持人:還有一個問題,李博士,現在中紀委查內鬼,我們還觀察到中國大陸有很多省市在密集換人,有點偷雞似人事撤換的意味,在您看來,二者之間有沒有什麼必然的連繫?

李天笑:你說是中紀委系統內換人是不是?

陳破空:不是,省市領導人。

主持人:省市的領導。

李天笑:省市領導換人跟中紀委打內鬼二者之間是相同的,是一件事情,都是把江派在省市的領導人換下去。「十九大」要把習近平信任的人提上來,防止內鬼向江派人物洩漏機密,這兩者之間是一致的。

另外,我覺得對中紀委的制約也想了一些辦法,比如巡視組,我們知道巡視組不是以某個地區聯繫某個地區、中紀委某個室聯繫某個地區,它是為了一件事情把中紀委一批人拎起來去巡視,專題巡視。這樣就避免一個問題,原來室對地區可能造成長期以來會形成某種利益關係,這是其一。再有,比方在中紀委內部成立監督紀委人員的監察室,這也是一種方式。

整個來說,我覺得有兩個問題他沒有解決,第一個問題就是體制制度上,總的來說,不管怎麼變,還是共產黨領導的,中共在裡邊起最後的作用。所以中共不取消,沒有辦法,沒有根本出路。

還有在法律上。最簡單的就是法律,比如立陽光法案,公布所有紀委、幹部的財產,一律平等,從很大程度上避免這些人從利益角度出發洩露內情等問題。

主持人:陳先生,現在有大陸媒體報導,中央軍委的一號通報上顯示,有18名現役上將包括賈廷安恐怕馬上要被去職,在您看來,這跟習近平、王岐山的人事重組有沒有什麼關連?

陳破空:這個新聞是很重要,是由總部設在北京的中共的多維網發布的,發布的題目是「賈廷安等18名現役上將去職」,我們知道有現役上將、退役上將,上將退休叫「退役」,這一次沒有用退役,而是用「去職」,用詞很重。過去,習近平開始查的是退役的上將,像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等;後來查到現役上將王建平,幫助周永康搞政變;現在像賈廷安這樣的上將要去職,那是動軍隊高層的大搬風。

都知道賈廷安是誰,賈廷安是江澤民的大祕,是一個根本就沒有軍隊任何履歷的,突然被封為上將,我當時就說過,賈廷安成為上將是中國最大的笑話,特別是中共所謂「軍隊」的最大笑話。這個人根本就沒有任何軍隊的資歷,居然當了上將,是早就應該拿下的人物,所以這一次又釋放出一個信號,賈廷安肯定是前景不妙,而且軍隊大搬風之後,這是「十九大」人事布局的一部分,包括中紀委清內鬼,包括地方的人事大搬風,現在又軍隊大搬風。

如果這些上將是以去職的方式、撤銷的方式,那對軍隊的震動很大,就進一步的鞏固習近平的軍權,我認為在「十九大」之前,這個動作是非常具奠基性的。

李天笑:我覺得很明顯是習近平第二步大批清理江澤民在軍中的代理人。第一波已經清理了,這一次清理的層次、規模都是非常大的,比如陸軍司令、政委、北部戰區政委、南部戰區政委和司令,還有政工部主任、副主任和陸軍副參謀長,這些人都是非常高層次的,但是江澤民在軍中還有很多人,當時徐才厚講過一句話,軍以上幹部,政軍級的,只有4個人沒向我行賄。

陳破空:只有劉源和劉亞洲沒給他塞錢,其他人全給他塞錢了。

李天笑:所以清理江澤民還要繼續下去,而且規模會越來越大。

主持人:感謝兩位嘉賓的精彩點評。感謝觀眾朋友們的熱情參與,由於時間關係,我們的節目到這裡結束,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