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向司法獨立「亮劍」 周強何出此言?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1月17日訊】【熱點互動】(1562)向司法獨立「亮劍」 熱點互動何出此言?

1月14日,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在會議講話時要求:要堅決抵制西方的憲政民主,三權分立,和司法獨立的影響,要敢於向司法獨立的錯誤思想亮劍。他的講話很快引起了法學專家和教授的批駁,中共媒體對此的報導也出現了前後矛盾的情況。那麼周強為什麼會有此種言論?他的講話和習近平依法治國的施政綱領是否有衝突?中國還有沒有法制呢?今天我們就來探討這些問題。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1月14日,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在北京的一次會議上講話,要求堅決抵制西方的憲政民主、三權分立和司法獨立的影響,要敢於向司法獨立的錯誤思想「亮劍」。

周強的講話很快就遭到了一些法學專家、教授的批駁。中共的媒體對會議的報導也出現前後不一致的情況。周強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講話?他的講話和習近平依法治國的施政綱領有沒有什麼衝突?中國還有沒有法治?就這些相關話題,我們今天請兩位時政專家分析和解讀。一位是時事評論員傑森博士。傑森您好。

傑森:你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橫河您好。

橫河: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觀眾朋友,節目開始,請先看一段背景短片。

據中共央視新聞網報導,1月14日,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當天在全國高級法院院長座談會上說:「今年,全國法院要按照維護國家政治安全特別是政權安全、制度安全的要求,嚴厲懲處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分裂國家等危害國家安全犯罪。」

最高法院要求,要深化反×教鬥爭,加大對「法輪功」等的懲處力度,防止×教成為影響政治安全的突出因素。

中國《憲法》第三十六條規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國家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不得強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視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

在其它出台的有關邪教組織的決定和通知中,也沒有涉及法輪功。1999年10月30日,全國人大《關於取締邪教組織、防範和懲治邪教活動的決定》,全文沒有提到「法輪功」三個字。

近年來,習近平多次談到要依法治國。2016年12月9日下午,就中國歷史上的法治和德治,進行第37次集體學習時,習近平再次強調依法治國的重要性。

另一方面,中新網在報導最高法院的要求時,與央視新聞網的報導有所不同,中新網在報導中沒有涉及法輪功。

主持人:觀眾朋友,您現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歡迎您在我們的節目當中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參與討論。今天的話題是周強的一番講話,他說要向司法獨立「亮劍」。歡迎您在節目當中向我們的兩位嘉賓提出您的疑問,也可以發表您的觀點。

首先請傑森博士為我們分析一下,周強說,司法獨立是一種錯誤的思想。他為什麼會這麼說?目的是什麼?

傑森:要是看他的整個講話,他是針對全國最高法院院長會議的講話。他講了好多,是屬於官話、套話,幾乎都能讓人睡著了,但是中間某一段,他加上意識形態,提到這樣的概念,他提了三點,憲政民主、三權分立和司法獨立的錯誤思潮。他說,司法獨立是西方的思想,要敢於「亮劍」。當然,這樣的言論直接就讓輿論譁然。他整個講話,就這一點變成讓很多人恐慌、很多人憤怒的說法。因為非常明確他完全好像是向全世界普世價值挑戰一樣的概念。

他提到憲政民主,其實憲政的概念非常簡單,憲政是什麼?就是遵循《憲法》治理國家、控制政府權力等的概念。某種程度上講,他的這番話跟歷屆包括習近平提到的依憲治國、依法治國的概念是直接衝突的。

而且他提到司法獨立是西方的錯誤思潮。中國有很多司法界的專家、教授分析中國歷史上的司法,在周朝甚至周朝以前,就有司法獨立的概念。比如中國古代非常有名的皋陶,中國司法界的鼻祖,當時他輔助堯、舜、禹的時候,直接提出司法的權力是天給的;不依附於王,不是王給的。換句話說,如果司法代表正義,正義是天賦的基本原則,甚至高於民間的訴訟權利。

我完全不理解為什麼周強要說這樣的話。第一,他是直接違背習近平的概念的;第二,他也是違背基本的普世價值的,包括西方的普世價值、包括中國的傳統價值。這就是為什麼他的這番話搞得全民憤慨。某種程度講,這個人是法盲,讓我感覺又好像是頭腦不清的人。

主持人:橫河先生,剛才傑森博士也提到,習近平提的是依法治國,但是周強卻說反對司法獨立並且敢於亮劍,這是不是在跟習近平唱反調?

橫河:至於周強,要看他的歷史和中國整個司法的過程來看這件事情。比如說憲政民主,憲政就是憲法的實施嘛。有一種說法,有《憲法》不見得有憲政,但是有憲政它肯定是根據一部《憲法》來的。1949年以後,在中國大陸沒有發生過任何憲政的情況,比如說,中國《憲法》列出來都是對的,但是它沒有憲政。原因很簡單,《憲法》給與公民的所有的權利包括信仰自由、言論自由、結社自由、集會自由從來就沒有過,在司法界的人根本就沒有這個概念。《憲法》的內容是需要貫徹的,憲政自由從來就沒有過,憲政在中國從來就沒有過,因此他講的實際上是現實情況而已。

至於說三權分立,中國從來就沒有三權分立。在世界上討論權力分散、權力制衡的國家制度時,沒有一個人會把現在的中國大陸放在裡面去討論的。因為它不屬於權力制衡和權力分權的範圍之內,它就是一黨獨裁,公然宣稱。所以這個也不存在問題。

還有一個是司法獨立。其實從中共建政以來司法從來就沒有獨立過。早期,死刑判決是由黨委書記簽字的,司法部門都不需要,一個黨委簽了字就能槍斃人,後來慢慢開始要歸法院管,但是法院管,也是隨意性殺人。你想想看,搞幾次政治運動殺人都是有指標的,殺百分之幾,跟犯沒犯罪一點關係都沒有,誰沾到誰倒楣。歷史一直到現在。我們可以看到實際上司法從來也沒有獨立過。

他講出來的實際上是中共統治下的現狀,只不過他講出來了。以前大家也知道這個情況,只是沒有人這麼肆無忌憚地公然就這麼講出來了。你想想看,當年外交部發言人還直接了當說:不要拿法律當擋箭牌。他實際意思是說:你們別以為中國的法律是當法律用的。沒有人把它當法律,至少統治者不把它當法律。

至於周強本人,剛才傑森博士講了,他是一個法盲。他不僅是法盲,他自己是帶頭違法的人。1999年開始迫害法輪功,他是團中央書記,以他為組織的反法輪功的大規模的全國性的群眾運動的活動就有很多起,組織了很多會議、很多從上面往下布置迫害法輪功的情況。後來他到湖南去當省委書記,一下子出了好多案子,李旺陽案、唐慧母女勞教案,到了最高法院以後又有夏俊峰和賈敬龍的死刑判決案,他一路的仕途全都跟侵犯人權有關係。他坐在那個位置上他腦子裡面根本就沒有概念,當說到「依法治國」,我想他腦子第一個出現的概念就是他所做的這一套,就是這一套東西。

當然不排除有這種情況,他跟習近平提出的口號有衝突,但是我想他出自本能也一定會這麼做。

傑森:我想談一點,剛才橫河先生講到中共歷史過程,無庸置疑。中國人現在有一批人,特別是有一批知識分子,他對中共本身他有一點希望、有一點想法,那麼這個希望想法的話,就使得他們在網上不停地要提到一些西方民主的理念,或者說司法獨立的理念。那麼習近平當然最近也提出了「依法治國」這樣的概念。那麼某種意義上講的話,是給人看到了一個是不是中共在往法治這個方面走。但是他這句話實際上就給所有這些人可以說是當頭一棒,很多人說他在開倒車。

歷史上大家認了,就是說中共你完全是把法律當垃圾對待,你完全就是違背法律在做事的。那麼未來會不會呢?他作為中國的首席大法官,某種意義上講,司法獨立是把它變成中國的權力一級,給它最高權力的,居然他跳起來說,我不要這個權力,司法憲政不獨立。就某種意義上講的話,這個人的迂腐,然後讓中國法律往後走的這種概念,使得很多人非常絕望。

主持人:好,我們現在線上有兩位觀眾朋友已經在等待,我們先接一下電話,首先是紐約的鄭先生,鄭先生您好。

紐約鄭先生:周強作為最高人民法院的院長,竟然說出把中共最後這種遮羞布扯掉的這種事情,在他的手上有雷洋案、有賈敬龍案,為了中共的狗糧,就是好話說盡,壞事做絕的這種思想。

主持人:好,我們下一位是澳大利亞的邱先生,邱先生你好。

澳大利亞邱先生:大家好,傑森好,還有橫河先生好。其實我覺得周強的講話其實也沒那麼可怕,也沒有什麼可以深究的,因為他的理論對於具有民主意識的民眾來說,無非就是從遮遮掩掩到了直接拿掉遮羞布而已。而對於那些「自乾五」,他們原本就是一群不可理喻的人,和他們也講不清道理,他們也拒絕醒過來。

主持人:好的,明白您的意思。下一位是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丁先生:我說向司法獨立亮劍啊,就證明他自己做賊喊抓賊啊,心虛無比,如此心虛啊。向公權力挑戰,習近平、王岐山應該先對他這種人開刀才對,讓他永遠亮不了劍。

主持人:好的,謝謝三位。剛才三位都提到了中共的「遮羞布」,被周強一下給扯下來了。剛才兩位也都提到周強是不懂法,可是他作為西南政法大學的一個畢業生,您說他不懂法嗎?他如果懂法的話,為什麼還跟習近平唱反調呢?

傑森:其實是這樣子的一個概念,中共的人,所有法律體系的人,他事實上是在紙面上學一套法律的理論,實際上在整個工作過程中的話,他理解上面的意志再走,但是他牽扯到很多派系、各方面的理論。

某種意義上講,西方社會的話,很多人昨天認識到了,美國叫做「Rule of Law」,事實上是「依法治國」,中共叫做「用法治國」,就是把法律作為工具。事實上某種意義上講,法律給他幌子,他可以用法律來達到他實際的目的。

但是就說整個這個事情,在周強本身今天這個事情上的話,我們更大的背景是啥呢?是在周強說話的前兩天,習近平說了一個,他直接明說,他的指示被孟建柱傳達給政法系統。傳達的概念,據中共的報導是說,要在「十九大」,今年要開「十九大」,所以說整個政治安全非常重要,要保證權力安全和制度安全,要把很多問題防範在萌芽狀態等等,類似於這樣的概念。事實上希望政法系統維護社會的穩定,保證「十九大」正常開。

那麼事實上這個時候我自己能揣摩到,政法體系有一群,歷史上可能跟江派有很多關係的人,一旦聽到這個消息以後非常的亢奮。因為很明顯,前一段時間有把政法委系統撤掉的概念在裡頭,那麼現在一聽說又讓他們保護整個社會安全了,那麼一下就蹦出來,把整個的概念就完全按他們以前的方式在解讀,甚至在攪局式的解讀。

主持人:橫河先生,那您認為中國有沒有法治?

橫河:中國沒有法治!這是毫無疑問的,中國沒有法治。它有法律,但是沒有法治。其原因就是因為它整個司法系統吧,它其實是法治對於整個司法系統來說是一個威脅。這個司法系統它有超級權力,這個權力什麼地方來的呢?是他掌握了司法系統,但是卻可以作為私人的工具所用。所以真的要是「依法治國」,真的要按照法律來行事的話,這些人的權力就會受到非常大的障礙。所以你看雷洋案不能判下去,一判下去,4千個警察要辭職。就是它們肆無忌憚地行使權力的機會就沒有了。這是一方面,這是從司法系統的人來說。

另外一個,司法系統是有一個黨管著的,政法委,孟建柱現在是中央政法委書記,原來就是周永康。你想想看,為什麼要有一個黨的機構來管呢?司法要獨立的話,如果有法治的話,它就是一個獨立的,只有獨立的司法才能夠成為法治。現在有一個黨在那裡管的話,黨就會布置各種各樣的任務,這個任務全都是政治任務。因為法律已經有了,你要布置那不就是政治任務嗎?

就像這裡頭講到迫害法輪功呀,專門談到了就是說要加大打擊法輪功的力度。那麼加大打擊力度,這是一場政治運動,它不是說了嗎?要加強和法輪功的鬥爭。那麼鬥爭就不是法治,鬥爭就是政治任務。

所以你看,全國司法工作會議,全國法院院長會議,在這之前一天開的是中央政法委會議,周強是作為中央政法委的委員參加會議的。所以它有兩個頭銜,它首先要貫徹中共的意志,黨的意志,至少政法委的意志,然後才談得上到法律這一步。所以在中國是沒有法治的,中國從來就沒有過。但是在80年代、90年代的時候,試圖建立起法治,建立起一定的法治來,有這個企圖,有這個想法。但是到1999年迫害法輪功以後,又系統的把它摧毀掉了。所以中國嚴格地說,沒有過一段哪怕是很短暫的法治時間,沒有的。

主持人:好的,關於法輪功的問題,我們稍後再來談。現在先接一位加州的黃先生,黃先生您好!

加州黃先生:主持人您好、嘉賓你們好。我有兩個看法,第一個,周強代表江派的勢力講「亮劍」, 他亮劍就是對習近平陣營宣戰,依法治國、依憲治國的宣戰。第二個,告訴習近平這個體制下搞什麼依法治國、依憲治國?他是空想、理想。我說的就是這樣。

主持人:好的。

傑森:是這樣的。我不知道他說「依法治國」到底他的語意是什麼?我默認他可能是真實的語意,他真實的想法。但是依靠現有的中共體制依法治國,簡直是世界上最難的事情。因為你所有說的正面的話,哪怕你是正面的話、正面的意思,底下的官員是100%的錯誤理解,100%按照他的常規思維理解。

因為中國歷史上說「依法治國」說得太多了,沒有一個中共官員不說依法治國的,從建立之初,中共都把自己叫民主共和國,講民主的,其實中共的官員從來都把這個事情反著理解、反著用,所以在中國歷史上,幾乎所有的事情都是這樣子。當你說「依法治國」的時候,他理解你是在說謊,他就按反的意思去執行。所以你要看現有的中共體制去「依法治國」,你幾乎是100%會失敗的。

周強此時此刻他把中共體系官員的本性、理解問題的方法赤裸裸地展現出來了。他這個展現讓很多人很吃驚,因為他畢竟是受過整個系統司法教育,你說以前是從農村打仗過來的人當法官,我們可以理解他不懂法,他是走過系統的,好像是碩士,但是他完全是按一個法王的方式在說話,甚至跟世界的司法體系完全對立的方式在說話,這真的是讓人非常絕望的一種感覺。你說怎麼教育他們呢?整個把他教育到碩士畢業,他還這麼說,你說怎麼辦呢?

主持人:好的。横河先生,我們觀察到一個現象,周強在會議上的講話,中共的一些官媒報導卻出現了一些不同的調子,比如說央視,它在之前提到了法輪功,剛才您也提到說要加大對法輪功的查處力度。

傑森:它是把周強的話列了一段,然後後面又列了一段,中間突然加了一句說:最高法院要求進一步嚴懲處處理什麼。

主持人:這樣的現象該怎麼理解呢?

傑森:但是中新網上沒有這個話,只是中央電視台出了這樣的東西。

横河:對,這就是央視報導的。央視報導前面取了一段、後面取了一段,而前面取的、後面取的周強講話的聲音是真的,在發表的周強的講話裡面沒有,也就是說發表出來的講話不是全文。即使在這種情況下,央視的報導仍然說最高法院要求,當初跳出來一段,也就是說這一段話,就是講到打擊法輪功的,並不是周強講的,周強沒有講這句話。也就是央視把這句話給提出來了,可能是會議上要求,或者是會議上某個文件裡面有這麼一句話,把它提出來了。

這就讓我想起來1999年、2000年的時候,一直到2003年,那時候比如說開個會,會裡面有很多的內容,但是其中有一條是迫害法輪功的。媒體報導的時候就把這一件事情就把它拿出來,好像專門就開這個會的;央視這次做法就有這個做法。但是其它的媒體報導除了轉載央視報導以外,沒有任何一個媒體有這樣的報導。最高法院自己有一個網站,裡面一句話都沒有提起。它發表了周強和當時的一個常務副院長的發言,一句都沒有提到。那這裡這個到是很明顯的是有人在裡頭要把這個事情當一件事情炒作起來。

主持人:您認為是誰在炒作這個事情?

横河:宣傳口現在直接管央視,就應該是劉雲山的系統,至於具體這件事情誰做的?現在不能肯定。但是這個宣傳口是劉雲山在管著的,其它的媒體,現在倒是不一定。因為現在重組,有的媒體看風向就不對了,就被另外一邊控制了,有的還被劉雲山這邊控制。但是很明顯的,從這一件事情上可以看出來這裡頭是有講究的,甚至是有陰謀的。

傑森:這件事情你要全面來看的話,脈絡越來越清楚了。習近平面對「十九大」,他有很多事情要做的時候呢,他是要擔心中國有很多,他自己說的,黨內的陰謀家,對於他所做的事情要進行干擾。那麼他希望整個政法系統、公檢法系統,能夠給「十九大」保證安全開,他的意願是非常清楚的。

但是一旦他們把這個話交到政法口的時候,政法口底下執行的人,那你知道它有龐大的一群還有江派背景的人,這一群人就覺得拿了尚方寶劍了,利用他的尚方寶劍,他就按他自己慣有的模式,甚至是扭曲的模式去解讀或者執行。那麼這個概念進一步被宣傳口的人拿到以後,他就把自己的意願又加進去了。

畢竟在過去這麼長時間,中國很多地方的人對法輪功的認識、法院的認識,法輪功案件都直接被踢出來,就是你公安人員把法輪功帶到法院,法院直接不立案就撤了。相應的,江派就惴惴不安的,藉這個機會硬是把自己的意願,像央視那樣的用一句話就加進去。

就是說你可以看到,真正攪習近平局的事實上是中共黨內的問題。法輪功從來對政權、政治、制度沒有任何訴求,法輪功唯一說的話就是別迫害我們,這是法輪功唯一說的話。實際上這個完全違背習近平的意思,反倒把這個事情越攪越混。這次指示中還特意提到了維護社會穩定、維護司法公正,他這樣的講話和相應的說法事實上是完全違背習近平的意志的。你可以看到習近平做的任何一個事情,在底下不管是政法系統、宣傳系統,全部攪得一塌糊塗,攪得你最後都不知道誰在說什麼意思。

主持人:那還有一個問題,横河先生,我們觀察到一個現象,法輪大法《明慧網》上有一個報導,對法輪功學員的判刑在2016年好像又比原來要多了一些?

横河:對,從勞教制度解體以後,判刑就開始逐年增加。我覺得這是跟政法系統,特別是中央政法委是有直接關係的。其實在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的講話裡面稍微提到一點,沒有直接提法輪功,但是類似的事情是提到的。顯然這一次是央視報導了,我們知道他談到法輪功;那央視沒有報導,每年都開法院院長會議的時候,他在布置工作的時候是不是每年都提到?那很有可能的。

就是說在具體操作上,具體判刑增加上面,他要說加強打擊力度,那就說原來的不夠,那今年打擊的力度標準是什麼呢?今年比去年還多判,所以今年有1千,去年 2016年《明慧網》上報導有1000多名法輪功學員被判刑,在這之前那一年是600多名,所以這個數字是非常大的。

所以從這一點來看,剛剛傑森博士已經談到了這個事情,迫害法輪功形成了一個非常龐大的利益集團,他們唯恐這個政策被取消,或者政策被改變。因為他所有的利益、所有的官位,都是來自這一場迫害的,所以他們會想盡一切辦法,只要有機會,他們會想盡一切辦法去推動和繼續維持這種迫害。

當然談到有很多地方現在也沒有這麼嚴重的迫害了,就說明什麼呢?就是最高層沒有像以前那樣子統一的下這種政策,所以對於這段時間來說,很多參與的人其實是有一個機會來選擇自己是不是繼續走這一條路,還是立功贖罪,用哪一種方法走哪一條路,其實有很多人現在有了個人選擇的機會。

主持人:還有30秒,傑森補充一下。

傑森:我的感覺上,周強目前這個話只是把中共的一個遮醜布揭開了,通過這個事,還有媒體整個的表演,我看到了其實中國現在政壇還是非常混亂的,上面的一個意志在底下可以有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執行,整個執行過程中你根本看不到一切脈絡。

主持人:好的,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節目到這裡就結束了,感謝我們觀眾朋友的熱情參與,也感謝兩位嘉賓的精彩的分析和點評,觀眾朋友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