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63)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1月18日訊】發脾氣之後兩天,毛見到了斯大林。但斯大林閉口不談毛上次提出的建設軍事大國的要求,只談上次沒談到的問題,即毛與越南、日本、印度等亞洲共產黨的關係。斯大林在觀察毛的野心到底有多大。觀察完畢,又是許多天沒有消息。在此期間,毛本人五十七歲的生日無聲無息地過去。毛整天待在別墅裡用電報處理中國國內問題。他後來說,「我往斯大林家裡打電話,那邊竟回答說斯大林不在家,讓我有事找米高揚。」「科瓦廖夫來,問我去不去參觀,我說沒興趣,我說這次不是專來替斯大林祝壽的,還想做點工作。」「我拍了桌子,罵了他王八蛋,我的目的就是請他去告訴斯大林。」斯大林給他打了幾次電話,但都是寥寥數語,又言不及義。毛無可奈何,隨員看得出他心情「非常寂寞」,「非常鬱悶」。

毛想了個高招來調動斯大林:「打西方牌」。在他那安著竊聽器的屋子裡,他談論著中國準備和「英、日、美等國做生意」。他剛到莫斯科時曾告訴斯大林,他不急於同英國建交,但此時他指示同英國加速談判,英國很快在一九五○年一月六日承認毛的中國。英國通訊社說,毛被斯大林軟禁起來了。這個風聲,很可能是毛的人放出的。

元旦那天,毛告訴斯大林的使者,英國將要承認中國。毛後來說,就在這一天,「我收到了一份由斯大林簽署的毛澤東對報界的談話稿」。「斯大林同志改變觀點了。他起草了一個我的談話稿,他給我當秘書。」毛說是英國幫了中國的忙,承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促使斯大林態度的改變。

從斯大林起草的答記者問中可以看出,斯大林願意和他做交易。毛馬上把周恩來以及管工業、貿易的部長們召來莫斯科進行具體談判,特別指示:「坐火車(不是坐飛機)來」。坐飛機就得坐蘇聯飛機,毛在暗示他不信任蘇聯人。

毛繼續「打西方牌」,對斯大林以示報復。一月十二日,因為西方傳言說斯大林把毛扣起來了,美國國務卿艾奇遜(Dean Acheson)在美國華盛頓的全國出版俱樂部發表演講,指責蘇聯「正在吞併中國北部的省分……把它們並入蘇聯」,外蒙古已經「完全」被吞併,東北是「半吞併」,內蒙和新疆也快了。斯大林當即派莫洛托夫來告訴毛,他必須以中國外交部的名義發表聲明,駁斥艾奇遜,蘇聯、蒙古也將採取同樣行動。毛答應了,但卻用地位相對低級的新聞總署署長胡喬木的個人名義發表談話,談話中還把已經獨立的外蒙古與中國的省分相提並論,好像外蒙古還是中國的一部分。

一月二十一日,這篇談話一登上《人民日報》,斯大林即刻把毛「擒拿」到克里姆林宮,由莫洛托夫當炮筒訓斥毛是「中國的鐵托」。斯大林還有意叫頭天剛到的周恩來也來聽毛挨罵。儘管周恩來對毛說來是個像「太監」一般的角色,毛不在乎在他面前受辱,但毛還是怨氣沖天。

斯大林明白剛與外蒙建立了外交關係的毛並不是真的要爭外蒙古主權,★毛是在出氣。教訓毛一頓後,斯大林希望重歸於好,請毛和周去他別墅晚宴。路上,斯大林請毛和周坐在後排主座上,他和翻譯師哲坐在對面加座上。師哲回憶道:
(★為了保險起見,斯大林後來還是要求雙方就外蒙地位問題正式交換備忘錄。)
在車上,大家都沉默不語,氣氛像鉛塊一樣沉悶。為了打開局面,我先同斯大林閒聊了幾句,然後問他:「你不是答應過要到我們代表團的住處去做客嗎?」

他立即回答:「我是說過,現在也沒有放棄這個願望。」

他的話還未講完,毛主席問我:「你和他談的什麼?不要請他到我們那裡去做客。」

我立刻承認我同他談的正是這個問題。

毛主席說:「把話收回來,不請他了。」

斯大林好似也懂得我們在談什麼,於是問我:「他說什麼?」

我回答:「是我們之間的話。」

大家都一言不發,氣氛沉重得又家灌上了鉛。大家就這樣沉默地坐了三十分鐘。

接下來,「晚宴的氣氛仍舊冷清、無聊,絲毫沒有歡快和喜慶。主席仍然沉默著,一言不發。」斯大林邀請大家跳舞,「儘管有三四個人輪番拉毛主席上場,也始終沒有成功。宴會和舞會更增添了不快之感和格格不入的氣氛,最終還是不歡而散。」

一九五○年二月十四日,中蘇雙方簽訂了新條約。蘇聯給中國三億美元貸款,分五年交付,第一年的交付數只有應付款的三分之一(二千萬美金),其餘的扣下償還從前從蘇聯買的武器裝備。全部貸款都用於軍事,被稱為「軍事貸款」。貸款的一半(一億五千萬美金)專門用來裝備海軍。斯大林同意幫助毛建設五十個大型工業項目,但這只是「恢復和改造」原有的鋼鐵、煤礦、鐵路、電力等基礎設施,距離毛想要的一流軍工系統相差何止萬里。

斯大林給的很少,但拿走的很多,這些都隱藏在秘密附加協定和合同裡。東北和新疆的「工業的、財政的、商業的」活動都只許蘇聯參與。當時中國可開採的礦產集中在這兩個地區,毛實際上是把中國主要礦產的開採權都給了蘇聯。毛自己把這兩個地區叫做「殖民地」。二十多年後他對美國人說,蘇聯當時「拿去了半個新疆,叫做勢力範圍,滿洲國〔原文如此〕是蘇聯的另一個勢力範圍。」又一份秘密協定還規定,中國極寶貴的戰略原料鎢、錫、銻在十四年內只准賣給蘇聯。這意味著中國百分之九十以上可供出口的原料,都不能在世界市場上以最佳價格出售。

一九八九年,鄧小平對戈爾巴喬夫(Mikhail Gorbachev)說:「從鴉片戰爭起,列強侵略、欺負、奴役中國,對中國造成損害最大的是日本,最後實際上從中國得利最多的是沙俄,包括蘇聯一定時期、一定問題在內。」這最後一點毫無疑問指的是毛澤東同斯大林簽的損害中國利益的秘密協定。斯大林死後,赫魯曉夫(Nikita Khrushchev)承認這些協定對中國不公正,主動廢除了它們。

這些秘密條約按中共的尺度堪稱「賣國」。毛審閱有關簽約的社論時,把所有可能使人猜測的字句,像「補充協定」,「及其附件」等全部刪去,從莫斯科發標明「限即刻到」的火急電報給看家的劉少奇和負責新聞的胡喬木,令他們立即照辦,「至要至要」,一九五○年三月,報紙上不小心報導了中、蘇兩個合股公司的消息,劉少奇寫道:「消息發表後,已經在北京學生中引起了極大的波動,懷疑這兩個協議是否要損害中國主權,許多青年團員提出質問,要求解釋,甚至有罵蘇聯侵略、人民政府賣國者,並有要求退團及向人民政府請願者。」要是年輕的中國人知道了秘密協定的詳情,非上街不可。

在斯大林的堅持下,中國不僅對在華工作的蘇聯專家付以極優厚的報酬,給他們和他們的家庭極優裕的生活條件,還付錢給這些人在蘇聯的工作單位,作為對它們「損失」的賠償。這些人還享有「治外法權」,如果犯了罪一律由蘇方處理。長期以來,中共指責「帝國主義欺負中國」的最重要一點,就是「治外法權」。毛如今偷偷把它請了回來。

簽約後,毛懇求從來不出克里姆林宮參加宴會的斯大林,到莫斯科「大都會飯店」來出席中方舉行的答謝宴會。毛反覆說:「希望你,斯大林能蒞臨。我們希望你能出席一下,如果健康狀況不允許,你可以隨時提前退席,我們不會認為這有什麼不合適。」

斯大林決定給毛面子,說他「決定破例接受你們的邀請」。晚上九點,斯大林來了,帶著一瓶自己喝的酒。幾百客人誰也不知道斯大林會來,一瞬間全驚呆了,接著爆發出暴風雨般的掌聲和「斯大林萬歲」的歡呼聲,爭睹斯大林的人群差點把玻璃門擠碎。

斯大林不僅是來給毛面子的,也是來向毛下警告書的。在祝酒中他提到鐵托,說鐵托脫離共產主義陣營大家庭,想走自己的道路,可這條路行不通,南斯拉夫人民遲早要回到大家庭裡來。斯大林曾一再把毛比作鐵托,他的意思很清楚,當鐵托沒有好下場。斯大林此時正著手進行暗殺鐵托的計劃。

但對這個大老闆,毛並無多少懼怕感。簽約儀式上,記者給身材高大的他和相對矮小的斯大林照相時,斯大林向前移了一步。事後秘書提及此事,毛微笑著說:「這樣就一般高了嘛」。

這次訪蘇,遠遠沒有滿足毛的胃口,他要從斯大林的虎口裡扯出肉來,還得打別的主意。(待續)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 李劍)

相關文章
評論